《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964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彤说,你不要把人家小孩子教坏了。
  可葛书铭儿子说,“伯伯是个好人,上次他教的我数学证明题,我都把老师弄哭了。伯伯,你问吧,我一定如实回答。”
  晕——于是王为杰笑道,“假如你喜欢的女孩子也喜欢别人,或者还有别的男生喜欢她,那么你们就是情敌,对不对?”
  “对!这个我知道。”

  “好吧!那我问你,如果你会游泳,而你的情敌不会,有一天他掉进水里了,你救还是不救?”
  “当然救啊!”
  王为杰说,“笨死了!”
  “那我假装没看见!”

  王为杰道,“错!”
  “那我该怎么办?”
  王为杰说,“你应该在他身边游来游去!”
  “……”
  葛书铭是过了年才出的院,在医院里呆了几近一个月了,感触很多。出院那天,他跟齐妃说,“要是我醒不过来了,你怎么办?”

  齐妃当时就眼泪出来了,很生气,“如果你真丢下我们母子不管,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葛书铭就搂着她,深深的叹了口气,“人生只有经历过了,才懂得珍惜。齐妃,我对不起你们母子。”
  齐雨说,“放心吧,姐夫命大,死不了。他这人啊,官瘾大着呢,才舍不得这么早离开。”
  还是齐雨逗人,大家就笑了。
  出院后,他去拜访老丈人。

  过年没有去看老丈人,心里过意不去。齐老看到女婿安然无恙,这才放下心来。
  在省城呆了一个晚上,他们一家三口回了达州。
  刚刚过年,接下来又是换届选举。
  工作安排得挺紧密的,葛书铭都离开工作岗位这么久,也不知道已经发生了什么。
  所以他得早点回去,把握时机。
  在回去的路上,齐妃说,“多亏了顾书记,书铭,跟当初选择跟他,完全是对了。”
  很多事,葛书铭不怎么知道。
  齐妃多少听说过了,于是他问,“又发生什么事了?”
  齐妃说,“你知道为什么,在你昏迷之后,一直没什么人来看望你吗?而你一醒过来,马上就很多人来看你了。”
  葛书铭道,“那个时期,谁也没有时间来看望,很正常啊。”当时冰天雪地的,你叫人家怎么过来看望?而且每个人都得守在工作岗位上,不许擅离职守的。
  齐妃却不这么认为,“你到省城之后,冰雪开始融化了,但好多人都没有过来。”
  葛书铭说,“你可能想多了。”
  齐妃说,“我倒是听说,在你昏迷之后,市委曾经有人提议,让方正刚接替你的工作。但是顾书记坚决不同意,也不知道后来怎么回事,姜思奇书记就把这事压下来了。”
  葛书铭问,“那我不在的这段时间,政府那边的工作谁在接?”
  “当然是常务副市长方正刚。”
  葛书铭说,“这也没错啊,他本来就是常务副市长,于情于理都没有错。”
  齐妃就道,“你啊,木瓜脑袋一个,人家可不这样想。人家可是想取代你,是顾书记压下来了。”
  葛书铭说,“方正刚不是那种人,他真要是喜欢搞这一套,早就上去了。我可是听说,他老丈人不是蛮喜欢他,说他太固执,这才不帮他。”
  齐妃叹了口气,“好吧,当我什么都没说。”
  回去之后,葛书铭刚到家里,方正刚不知从哪得来的消息,立刻赶到葛书铭家。
  “书铭同志,你总算是平安回来了。”
  葛书铭看着方正刚,“什么事情让你如此着急?”
  方正刚说,“你要是再不回来,我真就顶不住了。所以特意过来汇报一下这段时间的工作。”
  葛书铭道:“坐吧,正刚同志。”
  方正刚看看家里,“我们还是到你书房去谈吧!”
  两人来到书房,葛书铭就问,“什么事情这么神神秘秘的?”

  方正刚说,“我可能把顾书记得罪了。”
  葛书铭吓了一跳,“怎么回事?”
  方正刚说了,“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但是我明显感觉到他对我的态度,应该是说,对我很不满意。可这段时间,我左思右想,却也想不出个名堂来。”
  其实,他听老婆说了之后,心里基本有数了。顾秋肯定是认为他要夺葛书铭的位置,从而对自己起了戒心。
  葛书铭一听,“我还以为什么大不了的事。这个我会跟他去说的,顾书记这人你也知道,原则性挺强。他就是见不得内部矛盾,我估计他是什么地方误会你了。”
  两人在书房里谈了一阵,方正刚这才道,“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
  人家两夫妻二十几天没有在一起亲热了,可不能担误太久。
  如果说以前,齐妃心事忧忧,可葛书铭醒过来之后,她心情大好,而且丈夫一天天康复,今天晚上该交作业了。
  果然,方正刚一走,把孩子安排入睡,两人就心照不宣,洗了澡上床。
  顾秋下班回家,听从彤说,葛书铭回来了。

  其实他昨天就知道葛书铭要回来,还安排了人去接,可葛书铭推了,说要去拜见岳父岳母,这才拖了一天。
  从彤说去他家里看看,顾秋道,“明天再去吧!今天晚上就不要打扰他们了。”
  从彤说,“你以为人家都跟你一样,**那么强烈?”
  顾秋只是笑,“就算他不强,人家齐妃也熬不住啊。”
  从彤就揪着他的耳朵,“你啊,是不是对人家齐妃打什么主意了?”
  顾秋顺手将她揽入怀里,“想什么呢?你这心思真让人无语。”

  第二天早上,葛书记清早来到顾秋办公室。
  新的一年里,两人可是初次见面。
  顾秋看到葛书铭又生龙活虎站在那里,立刻给他一支烟,“看起来精神不错。”
  葛书铭笑了,“还不是托你的福,顾书记,今年有什么新的打算?”
  顾秋说,“这个嘛,应该是你的事了。既然你回来了,由你作主。”
  葛书铭道,“看来是要高升了。恭喜啊。对了,我怎么就忘了选举换届的事?”

  顾秋笑,“现在这说话,有点早了吧!不过达州可是我们苦心经营的地方,不管谁在这里,我们都应该坚持,把达州精神继续贯彻下去。”
  葛书铭心里明白,如果顾秋上去,那么他就有可能接顾秋的位置。只是很多事情,他还没有理顺,毕竟在这段时间内,发生了很多事。
  好多人往市里,省里跑。
  今年这个春节,肯定很热闹,他葛书铭错过了这个最热闹的时候。

  顾秋吸了口烟,“书铭啊,有些人你应该多注意,反正我的观点很明确,不管接下来谁来扛这担子,我都不希望他们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破坏达州的平静。”
  葛书铭就想到了方正刚,“顾书记,我倒是觉得达州班子的团结性还是蛮强的。至少我们达州在这次自然灾害中,表现出了极度的自信,也表现出了与众不同的和谐,团结。”
  “我也听说了,不过我倒是觉得,方正刚同志不会,他这个人我了解,不可能那么鲁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