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巫老司机》
第41节

作者: 龙鸽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是院里的珍藏,本院创建者海因茨用德文手书的。”吴远洋介绍完打开书页,翻开的那一页有一幅插图,看见这幅图,我们全都吃了一惊。那图是用硬笔描绘的,内容是一只漆黑的蛾子,和查道明家里那些一模一样。
  “海因茨先生当年曾遇见中过这蛾子毒的病人,当时他无计可施,最后还是求助一个道士,才得到了这个方法。”吴远洋说到这看向我,“不知这位先生……”
  “我家与那道士有旧。”我连忙回答,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原来他的治疗方法是这么来的,现在看来,那个德国佬找到的应该就是李天水。

  “这样。”吴远洋点了点头,又转向查道明,“这种蛾子据我推断,应该是天霜蛾的某个恶性变种,道明,我看你那个家……”
  不等他说完,查道明抬起一只手摆了摆手,语气无奈说:“吴老,不瞒您说,我最近生意遇到了些困难,所有值钱家当都放在了那里,损失不起啊……不过您放心,我刚才已经定了一批装备,今晚就能送到,不会有事的。”
  吴远洋叹了一口气,既然查道明都这样说了,他也没法劝,只好叮嘱:“蛾子的寿命一般只有半个月,这毒蛾子因为是变异品种,没有繁殖能力,这十五天你可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您老放心吧。”查道明满不在乎答应。
  想了想,吴远洋说:“既然这样,我也没什么好交代的了,我还有些事想和这位……小兄弟商量下。”
  “我姓米,米小经。”我连忙欠身自我介绍。

  这是典型的中国人说话方式,是个中国人就能领会话里的含义,查道明立刻起身,客客气气和吴远洋握了下手,“你们忙,我去看看大江。”
  查道明大步离去,吴远洋又把目光落在了玄真子身上,那意思就是“你怎么还不走”?
  然而,玄真子女道士依旧保持着那个姿态,靠在椅背上,单手托腮,看着窗外的木棉花出神,仿佛在思考某个哲学问题。
  从我这个角度看过去,玄真子清秀的脸庞上耷拉着一绺乌黑的发丝,姿态恬淡神情优雅,还怪好看的。不过吴远洋对此显然毫无兴趣,时间过去了几秒钟,他的脸色变得有些尴尬,外加无奈。
  “这位道长,我和……小米先生的话题,你也感兴趣?”吴远洋又问了一遍,这话就等于是挑明了,再不走,你这人就叫不识相。
  玄真子这回果然有了反应,她怅然若失叹了口气,转向吴远洋,轻轻一点头,“是的。”
  吴远洋目瞪口呆,他忽然发现,那个不识相的人是自己,这下可好,下不来台了。我在一旁憋着笑,来回打量他俩,反正事不关己,我就看热闹。
  吴远洋终于怂了,他自嘲笑了笑,“那就……一起聊聊吧。”

  “小米先生。”吴远洋转向我,立刻话入正题,“既然你家和那位道长有旧,不知还有没有其他的方子,您别误会,不让您白出,我们会给予相应的报酬。”
  我原本就猜到了吴远洋的目的,闻言摇了摇头,反问:“当初那个道士教给……”
  “海因茨先生。”吴远洋见我卡了壳,连忙出言提醒。
  “对,海因茨。”我接着说:“教给海因茨这个方法的时候,他就没说过有什么禁忌?”
  吴远洋点了点头,指向书页插图下面一行文字,“的确有,记载中那道士嘱咐过,这个方法只能用一次,不成验方。”
  “我的也一样,都不成验方,就算告诉你,你也不能用。”我说的都是实话,并不是不肯教给他,实在是按照医方套着用有很大危险性。

  吴远洋闻言有些失望,不过转念一想又释然,笑着说:“既然这样,那我也不强求了,小米先生能不能留下联系方式,以后遇到了难题,还望赐教。”
  这对我来说没什么问题,于是留下了联系信息后,就告辞离去。
  吴远洋一直把我送出门外,我寻思着该先去看看郭大江,于是走向门诊大楼。走着走着,我猛然回头,果不其然,玄真子一脸淡然跟在我后面飘着。
  谁能受得了一个女人背着长剑跟在自己身后飘?那这人他一定有问题。
  我刚准备说什么,又赶紧闭嘴,这女人身负凶器出手如电,我肯定不是她的对手,还是低调点为好……
  我干脆也不去门诊楼了,转身走向旁边一条幽静的长廊,心说还是离你远点好。
  长廊是水泥架子搭建的,一眼望不到头,架子上爬满了紫藤,遍开着火红的花,清香怡人。廊内有三三两两的人闲逛,清幽雅静。
  走着走着,我转回头看,一身道袍的玄真子依然跟在我后面,左顾右盼,仿佛看风景的游客。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她走路的时候悄无声息,当真跟女鬼似得。
  我火气上涌,准备喷她,大晴白天,你一姑娘家跟着我做什么?不过话到嘴边又给我咽回去了,打不过人,硬不起来,最主要我还心虚……
  我兜里还揣着那枚龙虎天师钱,难道,在江边的时候已经被她发现了?
  想到这,我的心脏开始加速,如果知道了来龙去脉,这龙虎山下来的天师后人会怎么做?会不会就把我给手刃了?!
  想到这我的冷汗下来了……

  没敢分辩,我捏着鼻子转身继续走,加快了脚步,我已经放弃了劝离的打算,决定把她给甩掉再说。我刚走起来,身后传来玄真子的动静,她清咳了两声,紧紧跟随,那意思很简单——我可跟着你!
  我又疑惑起来,她如果真的想了解什么,干嘛不直接问?这样跟着我算什么?随即了然,她应该是已经知道了事情经过,不需要了解了,只需办事……办事!
  我抖了一下,猛然站定,全身汗毛都竖起来了,这时候我方才惊觉,刚才一通快走,已经接近长廊尽头,前面是半矶山脚下的密林了!已几乎看不见什么游客,四周一片寂静。
  “不能再走了!”我心中狂吼,再走下去,待到无人处,她指不定就会对我亮剑!
  慌慌张张左右一打量,我找到了自己的目标,那是一位扫地大妈,她身后有一栋造型别致的小房子——公共厕所!
  我跳出长廊向那边扑了过去,任你天大的本事,还能追进男厕所不成?

  天杀的,我这一狂奔,身后风声涌过,玄真子竟然和我跑了个肩并肩!与我的呼哧带喘不同,人家跑得气定神闲,脚步轻盈,不带一丝烟火气。
  我觉得我已经不能再保持沉默了,只好强颜欢笑打招呼:“道长,您急急忙忙是要去哪里?”
  玄真子原来也不是闷葫芦,闻言她淡然说:“与君同往。”
  “我可是要去尿尿!”我没好气地喷,之所以敢这么和她说话,只因为我已经跑到了,扫地大妈就在旁边,我不信她敢当众行凶,道士也得守法!
  我停下,玄真子也停下,还顺手捋了下刘海,抬手示意:“请!”
  我也是无语了,转身大步流星走进了男厕所,余光瞟着身后,她同时进了女厕所。
  刚进厕所,我做了个深呼吸,立刻转身跑了出去,心说这下总能把你给甩掉了吧?然而,刚出厕所门,让我绝望的一幕展现,玄真子站在厕所外,背对我负手而立,正在悠闲的看风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