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巫老司机》
第40节

作者: 龙鸽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这个女道士我是没什么好感,甚至认为她很可能就是个骗子,否则又怎么会连郭子的毒性都镇不住?当下没好气地说:“你要帮忙就动手,不帮忙就就别碍事。”
  没轻没重抢白了她几句,我继续弯腰寻找干枯的紫色艾草,这次需求的量可能有点大,我得多准备些。
  拔着拔着,脚下“当啷”一声响,一个金属物体从我裤兜里掉出来,落在了一块鹅卵石上。
  我看了一眼,顿时头皮发炸,赶紧回头看向玄真子。只见她那双漂亮的杏核眼睁得滚圆,直愣愣看着那东西,一脸惊诧。
  一个没注意,我揣在口袋里的龙虎天师钱竟然滑了出来,听说这位玄真子下山的主要目的就是寻找这东西,现在可好,当着人家的面现形了!别看这小妮子长得秀秀气气,我看过她的身手,绝对不是一般人,再联想到她们家里道士的手段,我脑子里立刻闪过一句话——“糟了!”
  情急之下,我一脚踩在铜钱上,然后用手从鞋底下摸出来塞回了裤兜,赔着笑说:“裤兜破了,老爱掉钢镚。”
  我希望她没看清那东西,现在塞回了裤兜,她一姑娘家,应该不好意思从我兜里抢吧?
  “是吗?”玄真子目光又恢复了正常,淡淡说了声,没做任何表示。
  我松了一口气,她果然没看清,我深深为自己的机智折服。可尽管如此,我还是有点心虚,一边继续拔艾草,一边分神关注着她,生怕她一言不合拔剑相向。
  好在这一幕并没有发生,等我收集到足够的紫色艾草后,玄真子依然站在我身后三米,一动不动。

  危机解除了,我抱上一大捆干艾草,又回头向着门诊部狂奔,玄真子一言不发跟在我后面。
  到了急诊室门口,我一脚踹开门,大喊大叫:“快!快给我找点糯米……”
  话喊一半我喊不下去了,只见郭子病床边围着一群白大褂,查道明站在那群医生后面,正在对我微笑。
  “第二锅煮好了没?”

  那群白大褂里有人说话,人群一分,一只戴着胶皮手套的手伸出来,把一把漆黑的糯米饭扔进了床边的垃圾桶里。
  这是一个年老的医生,头发花白,不过脸庞倒还健康红润,他扔了手里的黑糯米饭后,又从旁边工作台上一口锅里又抓一把,按在了郭子背上。
  糯米饭应该是刚煮好的,还散发着腾腾热气,温度不低,可郭子却像死了般一动不动。周围围着一圈白大褂,既有年轻的,也有中年甚至长者,全都看得目不转睛。
  “糯米饭也行?”身边的玄真子小声问,她凑得很近,我能闻见一股淡淡的……女人味。
  这让我有点不适应,下意识挪开了些。“当然了,糯米可以拔阴毒,等拔完了后……”
  不等我说完,那个动手拔毒的老者回头看了我一眼,微微一笑,“等毒拔完了,再用紫艾把毒虫逼出来,就好了。”
  听见老者的话,我内心极为震惊,外行可能看不出来,可我知道,这一套并不是一般中医的手法,而算是巫术了,这老者怎么会懂?
  身后传来开门声,一个小护士捧着一锅热气腾腾的糯米饭冲了进来,一路大喊:“让开让开,小心烫着。”
  这边糯米饭刚送上去,贴在郭子背上揉的糯米饭已经变成了黑色,比刚才要淡了一些。老者将染黑的糯米饭团起来扔进垃圾桶,试了试温度,开始团下一把糯米饭。
  周围一片惊叹声,那些医生都看傻眼了,这么一会儿下来,郭子背上那一团乌黑已经变成了淡褐色,并且不再扩张。
  “看看就好,这法子你们可千万别胡乱用。”老者嘱咐一声,将温度降了些的饭团摊在郭子背上,继续轻轻揉动,饭团渐渐开始染色,围观的医生们连连点头。

  查道明走到我身边,介绍说:“这位是吴远洋先生,我的旧识,本院副院长,有他在,郭大江不会有事的。”
  我点了点头,安静旁观吴远洋大夫施救。
  很快,又一锅糯米饭用完,郭大江背后黑色尽去,只剩一大片粉色,上面起满了疹子,有点像癞蛤蟆皮,看着让人毛骨悚然。不过这里绝大部分都是医生,什么样的状况没看过?对此没什么感觉。
  吴远洋脱下手套退后一步,对着我点了下头,“该你了。”
  我俩仿佛配合默契的搭档,他刚闪开,我立刻接过位置,把怀抱的紫艾放地上,开始打草把。这活我小时候在外公家经常干,很熟练,不一会功夫几个草把整整齐齐码在了地上。
  我抓起其中一把,掏出个打火机点燃,轻轻抡了两圈让火烧开,一股浓烈的艾草味道立刻散开。接下来趁着火势,我翻转草把从郭大江背上一燎而过,顿时“吱啦”作响蓝烟缭绕,火把熄灭。
  再看郭大江的背,凭空生出了一层水渍,那些疹子肉眼可辨缩回去了些。
  我立刻扔了手里熄灭的草把,换了一根点燃,如法炮制在郭子背上重重一燎,他的背上水汽更盛,糊了一层黑色的草灰。
  一连七根草把下去,郭子背上已完全变黑,吴远洋示意可以了,拿过一块纱布再来回一擦,露出来的皮肤光滑白净,疹子已完全消失了。围观大夫们全都看得瞠目结舌,这样治病,他们还从来没见过。
  “没事了,也不具有传染性,让他修养下就好了。”吴远洋嘱咐一声,转头看像玄真子。
  玄真子依旧是那副有气无力(也可以理解成高冷)的架势,走上来略一打量,反手一抡,黑光闪过,那柄长剑又连鞘拍在了郭子后脑勺上。只听“啪”一声响,一直昏睡不醒的郭子身躯一震,痛苦的“哼哼”起来。
  “好功夫!”吴远洋目露钦佩点了点头,玄真子没什么反应,又有气无力飘了回去。这妮子成天都目不聚焦,走道都是用飘得,我看她压根就不像道士,更像聂小倩……
  吴远洋副院长丝毫不以为意,笑着看了我和查道明一眼,说:“让病人休息下吧,你们跟我来下。
  说完,吴远洋转身走向急救室门外,我看郭子“哼哼”的声音越来越有力,已经没事了,就和查道明他们一起跟了过去。
  出了病区后,半矶山脚下有一座独栋小楼,就是院领导的办公地点,
  半矶山医院已经有一百多年历史,虽然几经改建,仍然留下了一些具有历史价值的老建筑,这栋小办公楼就是其中之一。由于创建者为德国人,整栋屋子为巴洛克式建筑风格,年代虽久,却不显残破,反而更添神韵。

  吴远洋的办公室不算大,也没什么现代化的设施,都是深色木质家具。他先把我们三人请在落地窗前的椅子上坐下,脱掉白大褂挂在了他办公桌后的架子上,然后在办公桌后那庞大的书柜里翻找起来。
  “道明啊,那房子暂时最好别住人。”吴远洋一边翻看,一边说。
  查道明坐在我正对边,听见这话,眉头微不可查皱了一下。玄真子坐在我左手边,看着窗外的木棉花,一派置身事外的架势。
  不一会功夫,吴远洋捧着一本大开的书走过来,放在了桌子上,在我右手边坐下。
  书很老旧,羊皮封面,纸页已经发黄,有些地方还有残破,上面图文并茂,只是文字我却不认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