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巫老司机》
第39节

作者: 龙鸽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怎么知道?”我随口应了一声,脑子里在琢磨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玄真子挽了朵剑花,看都不看反手将剑归鞘,淡淡说:“因为那个人,他中毒了。”
  那个人?哪个人?稍一琢磨我悚然一惊,郭子!
  这一惊非同小可,我再也顾不得其他,慌里慌张跑回了地下室。郭子算是我唯一的哥们,他又是家里的独苗苗,可千万不能出事!
  然而,他已经出事了。
  还没等我跑进地下室门,就听见里面传出来杀猪也似的惨叫,撕心裂肺,冲进去看,郭子躺在地上拼命翻滚,两只手扭曲着向背后够,仿佛衣服里有什么东西。
  别看我瘦,力气还是有一把的,眼看不好,我冲上去把郭子面朝下死死按住,抓住他衬衣下摆向上一扯,“刺啦”一声,他的棉格子衬衣被我一把撕开,露出健壮的脊背。
  郭子从小身体就好,再加上他总爱摆弄杠铃哑铃,浑身肌肉肱结,和健美先生有的一拼。可现在看,在他脊背上有三道黑印,犹如被鬼抓了一般,触目惊心,还散发着一股说不出来的恶臭。
  “他被火烫了?”身边传来疑问,是跟进来的玄真子,她闻见臭味下意识掩住鼻子后退了一步。

  郭子这时候趴在地上,上气不接下气,鼻涕和哈喇子混在一起流了一地,嘶声喊:“小米,快帮我挠挠,痒死我啦!”
  刚喊完,郭子又控制不住,在地上剧烈翻滚,想把手往那三道漆黑的印子上够。我急眼了,这个东西怎么能挠?只好抓住他双手拼命往地上按。
  “这是尸臭”身后传来男声,查道明也进来了。
  说起来,查道明可比玄真子镇定多了,眼看我就要按不住,他一把抓住郭子头发,向后用力一提,把郭子拽成了个反“弓”形。这种姿态下,人的脊椎骨是反的,任你多大的力气也使不出来,郭子胡乱挥舞的双手立刻僵在了半空,发出阵阵凄厉惨嚎。
  我向查道明投过去个感激的眼神,要不然我一个人还真制不住郭子,不过这人手也够辣的,并且很老练,果然是个人物。
  现在我和查道明两个人制住了郭子,咱们仨全不能动弹,唯一还能指望的就只剩下了那位龙虎山下来的玄真子道长。
  “我说道长,您能不能用点手段镇住他的毒?”我向一旁的玄真子求援,虽然不清楚道门手段,可人家是天师家的人,在我想来,对付这点浅表的毒还不是手到擒来。
  玄真子听见我的求助,左手捂着鼻子,右手向后一捞,黑光一闪,那柄长剑被连鞘抽出来,对这个郭子后脑勺就抡。她的出手奇快无比,只听“啪”一声响,剑又被她插了回去,再看郭子,已经被抽昏了过去。
  “送医院吧。”玄真子依旧是一副云淡风轻的姿态,往后退了一步。
  我愣了半天才回过神来,苦笑着一点头,“这样……也行!”

  当下我和查道明一个抬手一个搬脚,把软成一摊烂泥的郭子抬出了地下室。
  手忙脚乱把郭子塞进汽车后座,我正准备去前排副驾驶位,玄真子抢先一步钻了进去,我只好和昏迷不醒的郭子挤在了后座上。
  汽车发动,飞快开出别墅院子,奔了市区方向,回头看着逐渐远去的大房子,我暗自松了一口气,外公说的没错,这地方果然邪门,还是别的为好。
  奔驰车开上大路,一路打着双跳灯疾驰,只用半个小时就赶到了市半矶山医院。
  半矶山位于长江边,一半山体伸进长江里,这种地形被称为“矶”。只有几十米高的小山上,坐落着本市最好的三级甲等医院,已经有一百多年历史,医院下属还有一所二本医学院校——皖南医学院。
  奔驰车直接开上救护车道,堵着大门停下,门里的护士一看架势不对,赶紧推过来一辆手推车。我和查道明下来,两边一使劲,把足有一百八十斤的郭子搬到了手推车上。
  这时候郭子后背敞开,露出那三道漆黑的印记,恶臭立刻散发开来,门口的患者家属避之不及。
  小护士这些东西接触的多了,没有丝毫不适,看了眼痕迹问:“还有其他地方受伤不?”
  “没有!”玄真子在一旁立刻抢答,我瞪了她一眼。
  护士立刻推着车子掉头,由我俩扶着,把人送进了急诊室。
  焦急等待了没一会,门打开,一位带着眼镜的男医生走出来,打量了我们一眼,问:“你们就是刚才送进去那人的家属?”
  我和查道明对视一眼,同时点了点头,从这可以看得出来,查道明这个老板还是很负责任的,郭子没跟错人。
  医生皱了下眉,语气沉重说:“病人的皮肤和肌肉组织急性坏死,病灶正在快速扩张,这种情况前所未见,你们要做好两手准备。”
  一般医生所谓的“两手准备”,其实就是要么死要么活,听见这话我都傻眼了,不就是中了点毒,至于这么严重?!
  “我说医生。”想了想我问:“就说你们准备怎么处理吧。”
  男大夫推了推眼镜,嗫嚅着说:“这样的病例我们从没遇见过,也不知毒性的来源,只能做切除,试试看能不能阻止扩散……”
  不等他话说完,我立刻推开门闯了进去,那医生想拉我没拉住。开玩笑,那么大一块肉全挖了,就算救活人也废了。再说了,那毒性在我看来并不算剧烈,哪用得着剜肉刮骨?整个一庸医嘛!

  任由那医生跟在后面吵吵嚷嚷,我左右一打量,直接冲到了郭子病床边。现在的郭子仍然没醒,侧着头趴在病床上,脸上罩着氧气罩,面如金纸。
  我挥开医生拉过来的手,对着那三道痕迹闭上眼睛,只用几秒钟就看出了个大概。
  “不准你们动手术,否则后果自负!”我对着围过来的一帮医生厉声大喝,又风风火火冲出了急救室。
  我原本不想在人前显露本事,可事情紧急,也顾不得这些了。
  “麻烦二位看着郭子,别让那些医生把他给害了。”出门后,我急匆匆对着查道明嘱咐一声,跑向医院门外,我得想办法赶紧找东西救郭子。
  郭子的情况比我事先想象的要糟糕,似乎有一种微生物进入了他的皮肤组织,正在快速繁殖,同时分泌出毒素。这种微生物与常见的完全不同,特质极为阴寒,不像是活物,反倒与死尸有共同之处。
  这里就在长江边,能救治他的东西多得是,这也是我敢于阻止医生动手术的原因。
  半矶山很小,我撒开腿狂奔,不一会就来到了江边。江岸的沙地上生满了成片的低矮草本植物,这些是艾草,正是治疗郭子的良药。

  这时候已是秋季,很多艾草已经应季节干枯了,我连忙上去找干透了的植株薅。艾草看似一样,其实根据特性的不同,分为绿色和紫色,绿色在这里不对症,我专找紫色的收。
  “这个东西能救他吗?”
  身后传来清淡的声音,把我给吓了一跳,回头看,玄真子那小妮子不知何时跟了过来。也不知她的脚步怎么会那么轻,如果不开口说话,我根本就差距不到她的存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