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306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乔苍嗯了声,“找个死士,把消息散播给缉毒大队,到这里收尸,死士的家人你看着安顿,不要亏待。”
  黄毛点头,又一S鉍S不在乎说,“金三角每年死十几万人,毒贩、瘾君子和条子都有,连**人质也不少,这 他妈算屁事啊,才死了这么点,九几年泰国头目带领的人斗死了七十多个,还死了三个卧底,到现在不也没破案吗。 毒贩子死了条子还清静呢,报不报信儿无所谓,早晚闻着臭味就找过来了。苍哥要是不想惹大麻烦,我明天安排下。
  贡毛钻入驾驶位,其余马仔也纷纷坐进车里,老K的手下不敢过来,躲在远处看,等我们全部驶离上了公路,身 后停泊的车灯才接连亮起。
  乔苍为我擦拭脸上的灰尘与汗水,车厢昏暗的灯光下,我嘴唇青紫,面孔不是饱受惊吓的苍白,而是尽失血 色的惨白,他掌心贴着我额头探了探温度,发现我不烧,他让我说话。
  我张了张嘴,哭腔从鼻子里溢出,“孩子…”

  他脸色顿时有些变化,他视线下移,看清我腿间快要千涸的血迹时,瞳孔猛地一缩,生死当前也无动于衷从容 不迫的乔苍,那张永远云淡风轻的脸孔,终于露出一丝从未出现的恐慌。
  他伸出手触摸我腹部,带着隐约的轻颤和无措,他触摸到温热的,说不上隆起还是平坦的肉,他双眼忽而猩红 ,朝黄毛大吼,“去医院!最近的医院。”
  我在一阵刀绞般的剧痛里失去了知觉,哏前一丝光线是被云朵遮住了一半的月亮,透过车窗洒入进来,映照着乔 苍的眉眼,他理红的瞳仁存在于我晕厥前最后一秒记忆中。
  我不断颤抖,不知是疼还是冷,或者是恐惧。

  我清酲过来的霎那,发现自己走入苍茫的霎气深处,白色的尘烟飞扬,将整个世界变得没有天日。
  他站在一棵榕树下,穿着染血的警服,正面无表情凝视我,胸膛里C`ha 着_把匕首,他应该非常痛苦,才会有那 样苍白的一张脸。
  我惊情住,朝他飞奔而去,榕树在我逼近的过程里忽然变成一座悬崖,他就站在悬崖边上,随着我的奔跑而 后退,直到他半R脚都踩空,吓得我不敢再动。
  我哭着向他伸出两只手,颤抖的,枯瘦的,没有血色的手,“容深,你还活着吗,他们说你没有死,他们说黑 狼就是你”
  这是我记忆里英姿舰爽温厚美好的容深吗,他身上没有一处是完整的,狼狈而凄芜,剌痛着我的心脏。

  "何笙。,,
  他喊我名字,“回去,回到你应该去的地方,永远不要再来这里”
  “你和我一起回去! ”
  我朝他声嘶力竭大吼,“我来这里闯了一趟鬼门关,差点送了命,我已经什么都不顾了 ”

  他看到我腿间的血和身上的青紫,脸色忽然变得严肃,“如果你不听话,我会彻底忘记你。”
  我嚎啕大哭,“我不要你忘记我,我要你跟我回家!”
  他身体四周散发出一圈光环,从很浅到很深,仿佛巨大的傳炉,几乎灼伤了我的眼睛,他张开双臂开始后仰,而 他身后是万丈悬崖,我失声惊叫朝他奔跑,试图抓住他的手将他拖回来,然而我太慢了,我根本跑不过他下沉的速 度,我眼睁睁看着他坠落悬崖,被池水里厚重的雰掩埋。
  “不要!”
  我胸腔一阵激荡,重重回响着这一声,只是没有力气吼出喉咙,我不安分颤动,漆黑的世界之外,剌目的白炉、 灯将我惊酲。
  我有些痛苦睁开眼,入目是一片洁白的墙壁,洁白的库,洁白的每一处,有人烟的气息,呛鼻的药味,又是一 场噩梦梦,只是梦。
  我长舒一口气,绵轮无力的四肢好像经历了一场缠斗,湿涔涔的额头流淌下水珠,分不清是我痛苦至极的哏泪 还是汗水。窗纱在日光里浮荡,玻璃敞开,一簇紫红色的树叶延伸攀爬进来,落在髙髙的阳台上。
  我看到两抹人影伫立在窗前,他们全部背对我,我认出其中一个,艰难朝他伸出手,想要喊他,却发现根本发 不出声音,正在我舔舐千裂的嘴唇时,黄毛的轮廓也在我视线里变得清晰。
  “苍哥,条子已经去现场了,云南省公丨安丨厅和缉毒大队都去了,一共五十多个人,咱这边顶包的有三个,我都 安顿好了,事儿不大,因为没有条子牺牲,死的都是毒贩子,估计判七八年,咱想法子买动下,三五年也就出来了

  乔苍嗯了声,“缉毒总队安排进去的人,为什么失联。”
  “被条子发现了,条子清楚咱们训练出来的人牙口都紧,任凭怎么上刑也不会吐口,干脆派出执行一个解救人质 的任务,绑匪身上有冰*,有弹药,直接引爆了,咱的人,绑匪,人质一个没活。”
  乔苍掌心掂着_只银白色玉石打火机,他轻轻旋转把玩着,“老K在金三角的势力,波及几成”
  “西双版纳一代有两成,中緬交界有一成,市区贩毒的黑市和地下组织,有大概一到两成除了咱们和泰国老 大,老K的势力最广,基本上咱不在的时候,这边毒网他说了算。”
  黄毛想了想,“黑狼…”
  他说话的同时余光不经意瞥向库头,看到我睁着眼睛在看他,黄毛立刻住口,戮了乔苍手臂一下,扬起下巴示 意他转过身,乔苍的脸孔落入我哏睛里,他说酲了。
  我点头,他脸色陡然一沉,“知道你闯了多大的祸吗。”

  我不由自主僵直身体,生怕听到噩耗,几乎连呼吸都不敢。
  “我如果晚一分钟,车开出我视线,我即使在金三角布下天罗地网,也未必找得到你,等找到你很有可能已经 是一副尸体。你以为老K和你以往接触的男人一样吗,他手上人命很多,不差你一条。”
  乔苍一身煞气朝我走来,他居髙临下俯视我,“你想陪他去死,问过我肯放吗”
  他目光落在我腹部,“差一点就没有保住”
  我呆滞惊惧的哏眸亮起一丝光,孩子还在。
  他在我腹中三个月,我从最初厌恶他,恨不得丢掉他,自欺欺人没有彻底背叛,到现在很揭望拥有他。
  我在流血那一刻,忽然意识到内心的慌乱与畏惧,我很怕失去,我已经承受不了任何失去,只是我自己不知道

  乔苍的责骂停止,我艰难扯出一丝笑,笑容很明媚,也很温柔,可怜巴巴说我要暍水。
  他怔了怔,脸上戾气驱散一些,拿起水杯C`ha 入吸管,让我含住一头,我吸光一整杯,觉得重新活过来了。
  我抓着他的手,停在自己小應,裂开嘴露出牙齿,“还在,你不要骂我了,老K打我时,我一直在护着他”
  乔苍眼里的怒火熄灭了一些,“是不是真以为我拿你毫无办法。”
  我说你有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