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188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瑜看着我,我抓着他的手,朝着我的胸口按过来,李瑜很惊慌的说:“你这个土匪,你怎么这么恶毒,这么霸道,为什么?”
  “要么报仇,要么原谅我,来啊,互相伤害如果能让你好受点,那就来啊。”我说着。
  我使劲的按着他的手,刀子很锋利,水果刀的尖头已经扎进来了,我感受到了压力,李瑜甩手给我一巴掌,打的很响,她把刀子夺下来,丢在地上,说:“你就是疯子,你就是土匪,你就是。。。”
  “可是,你还是爱我,是不是?”我笑着说。
  我说完,就靠在椅子上,我对着那些看热闹的人说:“打情骂俏,没什么好看的。”
  其他人都摇摇头,虚惊一场,张奇把刀子捡起来,放在桌子上,然后很识趣的离开了,我解开衣扣,给他看我的胸口,他看着,很惊讶,已经流血了,她惊讶的问:“你,你受伤了?”
  “嗯,四枪,都打在了左边,你看,靠近胸口最近的有一颗,我告诉你,要不是我走运,你根本就见不到我了,不不不,是你不走运,又见到我了,你是不是想,为什么不一枪打死我呢?”我笑着说。

  李瑜咬着牙,狠狠的说:“是啊,为什么不一枪打死你呢?”
  我点了点头,我说:“留着命还给你啊。”
  李瑜听着我的话,眼泪一颗颗的掉下来,她握紧了拳头,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我伸手把他搂过去,搂在怀里,她没有在抗拒,只是在哭,肆无忌惮的哭,我拍着他的后背,我眼眶红红的。
  “我从来不想欠女人什么,这辈子,我就欠你一些东西,所以,没把你的东西还清之前,我不能死,不管怎么样,我都活着回来见你,现在,我有机会把欠你的还给你,不管你答应不答应,我都还给你。”我说。

  李瑜说:“明知道你的话是花言巧语,但是我却感到激动,兴奋,明知道你是个骗子,每一句话都是陷阱,但是我还是情不自禁的掉进去,我发誓不在原谅你,但是你装可怜的本事比小狗还要强,忍不住就会原谅你。。。”
  我说:“个人魅力吧,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晚上,我切开料子,赢了,我们好好庆祝一下,今晚我不走了。”
  我在李瑜耳畔小声的说着,李瑜受不了,直接推开我,说:“你真的是个混蛋,把人家弄的动容了,又跟我说这些?”
  我笑了一下,我说:“所以,你是同意了?晚上有很多事情要说,我想听听,那帮王八蛋是怎么欺负你的,然后,好好的治他们。”
  听了我的话,李瑜沉默了起来,他擦掉眼泪,我摸着他手上的伤疤,真的,以前的李瑜身体,像是一块洁白无瑕的白玉,现在多了这几道伤疤,我当然要把这几道伤疤都算在那些人头上,都是他们逼的。
  李瑜看着我,说:“我确实很辛苦,我在撑着,如果不是那些跟我没关系的人,我早就死了,你永远不知道千夫所指的感觉是什么样子的,其实,那个时候,我一直在期盼着你来拯救我,虽然我恨你,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来安慰我,把所有的担子帮我扛起来,那样,我也有借口原谅你,但是。。。”
  我伸手擦掉李瑜的眼泪,我说:“现在来也不玩,你的担子我挑了。”
  李瑜看着我,眼神很复杂,最后她叹了口一气说:“黄槐。。。”

  “一个残废,能做什么呢?他只能接受。”我说。
  我在李瑜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只要她选择原谅我就行了,其他人,我不在乎,我站起来,心里充满了斗志,今天晚上切一刀,干他一仗!
  料子要对切,所有人都惊讶不已,但是我主意已定,就让师父开始上刀切料子。
  赌徒的心里就是要赌大的,赌赢了在赌,直到赌输了为止,赌徒就不知道什么叫做收手,什么叫稳。

  我看着料子上了切割机,所有人都是评头论足的,有说我胆子大的,也有说我冒失的,我都不管,对于赌石,我不屑跟谁比,跟谁比我也不怕,我的石头,我看准了就行。
  料子开窗已经出色了,蟒带缠身,这时候不切蟒,还等什么?扒皮是没有必要的,料子没有看裂,赌的就是面跟色,变种是不可能的。
  所以,尽管大胆的切,要是里面的肉质不行,那真的就是我运气背到家了。
  这块料子就是色阳正浓,色算不上是顶级的色,但是种老水好,综合评判起来,他就是极品的料子。
  我站在一边,一只手握着,另外一只手捏着戒指,我紧张,这他妈的是十亿的料子开始切,虽然我是在陈辰面前装逼,告诉他老子不缺钱,不屑跟他合资,但是如果赌输了,我脸上无光不说,还他妈亏了十亿。
  我这次回去可是要买游轮的,还有那么多事情要做,所需要的钱,都是一堆一堆的,所以我当然希望赢。
  赌石就是这样,没有人能在切开之前,决定料子是好是坏,所以,即便是我已经开窗,有了百分之八十的把握,但是我还有百分之二十的风险呢?
  事情不能绝对。
  看着石头被固定,机器加盖,我们都后退,朱贵站在一边,跟我小声的说:“邵飞,我已经把图片传到北京那边了,群里已经炸锅了,那帮富豪抢着要呢,有人出价预留了,就这个窗口的色加上蟒带,有个老板出到了十六亿了。”

  我听着就说:“开了再说,要是个满料,十六亿不行,至少三十亿。”
  朱贵点了点头,说:“哎,那利息我不要,料子出了,交给我处理吧?”
  我听着就笑了,我说:“我还是给你利息吧,我感觉那个福建人很喜欢这块料子啊。”
  朱贵有点着急了,擦掉头上的汗说:“之前咱们有过约定吧?”
  “有,但是那是针对标王,我不是说,标王只要中标,就给你处理吗?”我说。
  朱贵咬着牙,说:“邵飞,咱们不能这么不讲情面吧?你还有用得着钱的时候呢,我可是提款机,你看我的顾客,我朱贵在北京可是人家叫我朱爷,手一圈,都能来不少大老板募集资金,有那个人一夜之间,能给你募集十五亿的资金?也就只有我了,你得求着我知道吗?”
  我听着就看着朱贵,他一副心虚的样子,我说:“价高者得。”

  听了我的话,他还想说什么,我就不耐烦了,我说:“你们北京人不是号称谁也没你们有钱吗?这时候跟我墨迹什么啊?料子还没出呢,等出了再说,我他妈也紧张呢,少哔哔。”
  我说完就不理朱贵,捏着戒指,一圈圈的转,这内比都的雨季是闷热的很,我们在地下仓库,人还挺多,虽然空间也挺大,但是每个人身上都出了一层汗,脸上油乎乎的,这就是缅甸,在外面,身上永远是用光满面的,热。
  我看着那个陈辰,左右走动,心里很急躁,他是够急的,料子不出货,他还能坐的住,甚至是可以开怀大笑了,但是如果切出个满料的话,哼,他就得哭了,白白的把一个三十亿的大料子送到我手里,妈的,以为要挟了李瑜,就能要挟我?我邵飞还真的不是被要挟的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