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962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真的,那一刻,顾秋有种触电的感觉。
  当宁雪虹的胸抚过自己胸部的瞬间,顾秋感觉到有股电流袭击全身。这是一种很微妙的感受,或许,宁雪虹没有在意到,她太心急了。
  片刻之后,卫生间里传来一阵塑料袋的声音,宁雪虹从卫生间里出来,又回到沙发上。
  顾秋就变得有些尴尬,本来他是去洗水果的,可没其他的念头,再说,宁雪虹这样的女子,一般人很难打她的主意。

  进去的时候,卫生间里整理得干干净净。
  顾秋洗了水果出来,用盘子装好。以前当过秘书,现在宁雪虹是领导,为她洗一回水果倒也正常。
  顾秋把水果盘端过来,宁雪虹问,“路这么不好走,今天怎么来了?”
  顾秋说,“我去看过书铭同志。”

  “他情况怎么样了?”
  顾秋摇头,“不太乐观,都几天了,还没有醒过来。”
  宁雪虹问,“那政府的工作,由谁在挑?”
  “常务副市长方正刚同志。”
  宁雪虹没说话了,顾秋就叹了口气,“唉!书铭同志要快点醒过来就好。”
  宁雪虹听出了弦外之音,“怎么?有麻烦吗?”

  顾秋说,“我下午到了思奇书记那里,思奇书记跟我谈了很久,大概的意思是,让方正刚同志顶替葛书铭同志。”
  宁雪虹果然是个火爆脾气,“这算是什么道理?葛书铭不是还没有死嘛,姜思奇怎么可以这样安排?再说,干部的任命,也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
  顾秋知道,宁雪虹最见不得内幕交易了。
  而顾秋在心里猜测,提出这事的,肯定是方正刚或他背后的人。更有可能,是方正刚在走动关系。
  顾秋是这样想的,既然都已经安排了,干嘛急在一时?
  不过话又说回来,历史上,杀兄弑父的人都有,更不要说是班子内部之间竞争了。
  更有可能,他们认为这是个机会。
  先让方正刚顶替了,万一葛书铭醒来,再挪个地方就是。反正要换届了。

  宁雪虹发完了火,目光就望着顾秋,“这就是你买水果来的目的?”
  顾秋苦笑,“我能有什么目的?看看您这位纪委书记,这不算过份吧!”
  宁雪虹道:“这事我会去反映,不能让他们乱来。”
  时间不早了,顾秋没敢在她这里停留太久,宁雪虹这样冰清玉洁的女子,对名声看得很重要。
  顾秋坐了会,起身告辞。
  第二天,顾秋回达州了。

  在开会的时候,顾秋脸色非常不好,当然,他这是做给有些人看的。
  今天的会议,还是听取下面的汇报,听听各地受灾情况。然后,顾秋又继续讲团结的问题。
  班子内部一定要团结,否则就是一盘散沙,什么事都做不成。
  说完之后,他宣布散会。
  然后转身就走,离开会议室。

  方正刚到顾秋办公室来请示,顾秋公事公办交代了几句,看看表,“我还有事,先到这里吧!”
  方正刚当然感觉到顾秋的冷淡,他就在心里奇怪,书记去了一趟市委回来,对自己的态度变化很大。
  这一点,方正刚很郁闷。
  他还想争取到书记对自己的信任,怎么突然就不对劲了呢。
  在办公室里,左思右想了很长时间,他就在心里琢磨,是不是自己太过于主动了,让书记反感。
  因为最近将是一个非常敏感的时期,接下来进入三月,将要进行换届选举。
  书记可能会对自己的过于主动感到不爽,方正刚也知道,或葛书铭与书记之间的关系。
  其实方正刚也想过,到市里争取一下,为换届的时候打下基础。有这样的机会,谁不想争取啊。
  方正刚回到家里,她老婆正在打电话,听到她喜滋滋的声音,方正刚什么也没说,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等她老婆打完电话,他就问,“又是谁啊?”
  他老婆乐滋滋的,“正刚,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方正刚有些不乐,心情不大好。可他老婆的心情截然相反。“正刚,我托我爸,帮你想办法了。”

  方正刚道,“什么办法?”
  他老婆就说了,“葛书铭不是受伤住院,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吗?这可是个机会,所以我就缠着老爸,要他出现帮你一把。他虽然退休了,还是有些面子。姜思奇书记答应考虑,所以我们一定要抢在葛书铭醒过来之前,把你这个市长的位置抢下来。”
  方正刚明白了,原来是自己老婆搞鬼,他就拉下脸来,“怎以可以这样?你太过份了,这么做不是帮我,那是在害我。”
  他老婆吓了一跳,“你傻啊,难得这样的机会,你不争取,别人还要争取呢!谁知道他葛书铭还能不能醒过来。现在你不提前布局,到时你就输人家好远了。”

  方正刚说,“行了,这种落井下石的事情我不干。”
  女人就是女人,头发长见识短,她怎么可以自作聪明,在这关键时候给自己捅娄子呢?
  方正刚郁闷了,这个老丈人也是,唉!
  他当然知道,只要老婆在老丈人面前闹,他是会帮忙的,老丈人可是姜思奇书记的恩师和老领导啊!而且他更知道,除了自己,还有更多的人盯着这个位置,只是自己的机率更大一些。
  可这样做,有失厚道啊!
  关于市委领导的意见,顾秋自然没有给齐妃说,但是他一定要维护葛书铭的权益。

  从市委回来后一个星期左右,天气终于放晴了,气温迅速升高。积雪和冰开始融化,整个世界象变了一个模样。
  人们仿佛从沉睡中苏醒,回到了原来的生活轨迹。
  交通也陆续开放,来来往往的人开始忙碌。不过此刻也已经临近过年。
  每到年关,大家分外忙碌,今年比往年又多了一件事,那就是忙于统计灾后的损失。这些都要上报到市里,市里再往上报。
  顾秋在这些方面,他做得很好。
  要求各级班子核实下面汇报的情况,任何人也别想虚报,假报。
  这一点,自己心里必须有数。

  开了几天会,只有一周时间过年了。顾秋还在想,葛书铭也已经在医院呆了近二十天,究竟是怎么回事?
  此刻葛书铭已经转到省人民医院,那边的条件,又要更好一些。齐妃在这段时间,瘦了十几斤。
  顾秋跟从彤说,“书铭还不醒过来,只怕要坏事。”
  从彤无奈道:“怎么办呢?有没有更好的方法?哦,对了,老神医怎么样了?”
  老神医早介入了,当初进省城之后,就想到了老神医,但这段时间老神医不在。听说昨天他回来了,马上就有人将他请了去。
  从彤对葛书铭的事比较认真,也打心里希望他不要出事。
  在达州班子里,的确有人渴望葛书铭出点事,这种心态的人,的确不在少数。
  前天顾秋又在市里开会,姜思奇书记肯定了达州成绩。在这次灾害当中,达州可是损失最少的县市之一。
  而且达州班子做出了惊人之举,无偿救助那些路过的受灾群众,除了这一点,达州班子还给外来务工人员补贴。
  在事发这段时间里,达州的治安,物价,交通方面,都与其他地方不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