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959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半小时前接到消息,说他们已经进山了,但是山里没有信号,无法与外面联系。
  葛书铭呢,管不了那么多,亲率工作人员进入事发现场,去寻找这些工人的下落。
  乡政府里的干部对葛书铭说,“这个地方平时都没有什么人来过,碰上这种天气就象不要说了。现在这三个电力局的工人从这里掉下去,只怕生还的机率很渺茫。”
  这样天寒地冻的,到处都是冰,连走路都走不稳,真的无法想象,他们是怎么在这片山里穿行的。
  葛书铭看着这片山,对乡政的同志说,“你们想办法把人给我找到。他们是为了全城人民的生活,为了全城人民能有一个明亮的夜晚,所以,不管付出多大的怒力,哪怕是……发生了意外,我们也要将他们带回去。”
  乡政的干部立刻组织人手,开始在这附近搜索。

  齐妃在家里左等右等,也不见自己男人回来。打电话呢,又处于不在服务区状态。
  齐妃就没了心思,以前每次下班,夫妻两个一起做饭菜,然后一起吃饭。谈工作,谈生活。
  葛书铭不在,连个电话都没有,齐妃的心就乱了。打秘书的手机,同样不在服务区。
  山里的信号差,到了事发地点,根本一点信号都没有了。
  打了几个电话,都不通,齐妃就给从彤打电话,问顾秋回来没有?
  从彤说这段时间他都没按时回来过,哦,我听说电力局有几个职工出事了,葛市长有可能去了现场。
  现在除了市区之外,郊外的路依然是冰封三尺,车子只能慢慢的开,而且还得装上链条。
  葛书铭他们去的时候,花了好几个小时。
  其实这样坐车,跟步行没什么区别了,唯一的就是可以省点力气。
  齐妃一听说葛书铭去事发地点,就有些担心。
  难怪电话打不通,她就给妹妹打电话。
  齐雨刚从宁雪虹那里出来,听了姐姐的担心,她就笑了,“没事,别担心。姐夫是市长,身边有人保护他的。”

  看到姐姐担心,齐雨就赶到姐姐家里陪她。
  下雪的天气,虽然已经很晚上,但是光线依然很充足,看起来白茫茫的一片。
  葛书铭的秘书劝道,“市长,你回去吧!这里交给我们就行了。”
  葛书铭不答应,“你们就不要管我,抓紧时间找到他们。早一分钟找到,他们就多一份生还的希望。”
  看到秘书寸步不离,葛书铭发火了,“还要我说多少遍,快,所有人都去搜索。一定要找到他们的人。”

  葛书铭抢过一个手电筒,大步朝前面走去。
  秘书见了,咬着牙跟上去。
  葛书铭打着手电。“你们看,这是什么?”
  棍子,一根很长的竹棍子。

  葛书铭肯定地道,“快,叫人过来。”正说着,旁边的雪丛下突然窜出来一只野兔,嗖地一下从葛书铭脚边窜过。
  葛书铭吓了一跳,浑身冒出一身冷汗。
  脚下一滑,大叫了一声,身子就顺着冰封的山坡滑下去了。
  “市长——市长——”
  秘书吓傻了,尖叫着喊了起来。
  糟了,有人听到声音,飞快地朝这边跑过来。秘书在那里喊,“快,来人啊,来人啊!市长从这里掉下去了。”
  乡长一听,顿时浑身冒汗,葛市长从这里掉下去了?
  看着这个陡坡,也不知道下面究竟有多深。
  乡长一边挥手,一边大喊,“快!多叫些人过来。”
  这里是一处陡坡,冰雪覆盖在上面,也不知道下面有多深。葛书铭就是刚才一不小心,从这里滑下去,再也没有了任何声音。
  这下,所有的人都傻眼了,电力局局长拍着胸脯大喊,“快点,快点,一定要把市长救上来!”
  警车长鸣,在前方开道,救护车也扯大了嗓子,歇斯底里地呐喊,只不过,它们在冰雪覆盖的路面上行走,实在太慢。
  尽管轮子上都绑了链条,但前进的速度依然很缓慢。

  顾秋接到消息,心里一惊,葛书铭出事了?
  “马上给医院打电话,开避绿色通道,抢救葛市长。”
  程暮雪是第一时间参加救援小组,她和几个警员一起,把葛书铭抢救出来。
  跟葛书铭同样掉进沟沟里的,还有三名电力局工作人员。沟里很深,整个沟沟里全都是冰雪。
  人摔下去,撞晕了,然后在这种环境下冻了这么久,形势十分危急。
  救护车拖着四个伤员赶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
  齐妃一夜没睡,和妹妹在床上说话。
  因为这样的天气,太寒冷,所以她一直有些担心葛书铭的处境。电话突然响起,齐妃的心猛地一跳,接了电话之后,她就呆在那里,话筒从手中跌落。

  齐雨见状,马上喊姐姐。“怎么啦?怎么啦?”
  齐妃反应过来,一边换衣服一边喊,“书铭出事了,正送往医院途中。”
  “啊——”
  齐雨吓了一跳,从床上跳起来,“怎么会这样。”
  听说两葛书铭出事,两人匆匆出门朝医院跑去。

  凌晨三点十分,警车和救护车同时赶到,医院里早就为他们开通了绿色通道。
  救护车一到,马上实行抢救。
  齐雨和姐姐看到了晕迷不醒的葛书铭被抬下来,齐妃扑过去,“书铭,书铭,我是齐妃啊,你一定要挺住,我不许你有事!不许你有事!”
  齐雨抱着姐姐,“姐,不要担误医院抢救的最佳时间。别哭了,姐夫不会有事的。”
  医务人员把葛书铭推进去的时候,齐妃哭得象个泪人一样。
  顾秋没有回家,他也赶到医院来了,政府秘书长呆在那里,一脸沉重。顾秋问,“怎么样了?”
  秘书长低声说,“刚刚进急救室,还在做检查。”
  一次推进去四个,医院里忙得不可开交。几乎所有医术高明一点的医生都派上用场了。这里毕竟是县级市,设备和技术有限,所以院长倾全院之力,来抢救这四个人。
  宣传部长跑着上楼,气喘吁吁过来了,随后,常务副市长也赶到现场。还有组织部部长,以及几名副市长都来了。
  副书记过来时,看到其他人比自己早到,他就站在那里沉着脸,“怎么会搞成这样?书铭同志也太性急了,堂堂一市之长,干部要自己亲自参与行动呢?”
  旁边有人推了他一下,让他不要再说了。
  一个个安慰齐妃,没事的,市长命大福大,他肯定不会有事。
  齐雨眼泪双流,都快包死了。
  从彤见顾秋这么晚都没有回来,就给他打电话,听顾秋说葛书铭出事了,她也顾不上休息,匆匆赶到医院。
  宁雪虹不知从哪里得到消息,说葛书铭在率人寻找三名电力局工作人员的时候,掉下山沟里晕迷不醒,她也穿了外套匆匆出门。
  医院的走廊里,有多名重要领导在,还有家属和其他工作人员。宁雪虹赶到时,看到大家都站在那里,“宁书记!”
  跟她打招呼的时候,她应也没应,只问了一句,“情况怎么样?”
  顾秋说,刚进手术室,要看里面的情况。

  宁雪虹道:“叫医院方努力稳住病情,我联系一下市委,争取送到市中心医院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