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956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旁边一名男子道,“我们很多人都准备在这里过年,今年的天气好象变化不一样,不打算回去了。”
  还有人说,“厂里赶货,老板都不许我们走。”
  顾秋又跟几名管理人员交流过,管理人员说,“我都准备在达州买房了,现在房价这么高,达州发展这么好,干脆不回去了,在达州落户。”
  顾秋在工业区走了一圈,了解到一些情况之后,再次叮嘱工业区的干部和企业家们,要做好防寒防冻工作,要提前做好放假的准备。
  尽管工业区的干部和部分企业家保证,不会让书记失望,顾秋还是有些担心。
  不过下午一转,也有些收获。经过顾秋动员,达州市区内的大街上的积雪,基本上被清理干净了。
  环卫车拉了一下午,将那些冰雪拉到郊外。
  到晚上,大街上干净,明亮了许多。
  葛书铭呢,也在积极准备,叫相关部门把大街上撒上盐,以防止再次冻住。
  城区的交通恢复了,出租车和公交车井然有序,那些躲在小区里的小车,又出来活动,一夜之间,达州恢复了以前的活跃气氛。

  顾秋在回家吃饭的时候,只从彤说,菜价已经涨到三,四块一斤了。
  蔬菜涨价,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居民生活成本骤增,这对城市的稳定是个麻烦事。顾秋说,“这样下去可不行。影响居民生活了。”
  从彤道,“这有什么办法?人家做生意的也辛苦了,可不能光从涨价看问题。这大冷天的,运输成本增加,人工成本增加。那些小贩也不容易,下这么大雪,换了谁都不愿意出来买菜,冻死人了,万一冻出毛病,岂不是更麻烦?”
  顾秋想了想,这才是对的。
  天寒地冻的,谁愿意出来买菜?再说,那些菜农他们也辛苦。以前被城管追得满街跑,现在好了,城管求他们,他们也不出来买菜了,大家只能进超市。
  08年这个时候,达州的蔬菜,大部分程度上,还是有七八毛一斤,或一块多一斤。涨到三,四块,绝对是超标了。
  于是顾秋在第二天,又做了调整。
  让政府补贴市民,保持蔬菜的价格在一块五左右。多出来的成本,由政府补贴。顾秋说了,一定要维护菜篮子工程,不能让物价无限制地涨上去,扰乱了居民的生活。
  这个政策出来,市民兴奋在大街上举起了横幅,有人把锦旗送到政府。
  葛书铭笑了,老百姓就是实际,政府给他们贴钱了,他们高兴。
  不过顾秋此举,的确很有效地控制了市场物价的稳定,给居民生活带来了便利。
  只不过,事情没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百年不遇的自然灾害,悄悄来临,整个南方地区陷入一片焦灼。
  进入阴历十二月了。
  也就是说,只有二十几天时间过年。对于过年情结浓重的炎黄子孙,都有一种归心似箭的冲动。
  每到年底,很多人恨不得放下手里的一切,返回千里之外的家乡,与父母和兄弟姐妹团聚。
  但是,生活中的现状,却又与之格格不入。

  大多数企业,他们的旺季正在年底,这一点,与这些漂泊者的心思分外冲突。
  可这些天的天气,简直见了鬼。
  持续的低温,让整个江南一带处于冰封状态,十几天前下的雪,还没来得及融化,又被第二场雪覆盖。
  第二场雪又被第三场雪覆盖,日复一日,积雪厚得都漫过了成人的膝盖处。
  这还不算,长时间的低温,冰雪不化,反而成了冰。
  池塘里的冰,几乎达到了北方的厚度,于是,各种麻烦接踵而来。
  而在江面一带,南阳省和周边的几个省,受灾特别严重。

  尽管顾秋多有准备,多次强调,要注意防寒防冻,但是谁都没有想到,天气的恶劣程度,居然到了这种地步。
  电视里天天在报道冰灾的情况,高速中断,机场关闭,只差铁路没有停运了。
  因此,所有的人,都朝铁路转移。
  顾秋在会议上,再次强调。

  要求民政局想尽办法,收容那些流浪者,尽人道主义精神,给予他们一些必要的救助。
  达州唯一的好处就是,公交车还在跑,出租车可以正常营运。在这一点上,他们做得极好。
  但是城区之外,已经积雪很厚了。
  偏偏这天,宁雪虹和齐雨来到达州。
  看到两人红扑扑的脸蛋,顾秋马上招呼她们,“今天怎么赶过来了?”
  宁雪虹说,“有些情况想了解一下。”
  顾秋这才知道,有人举报了一名副市长,说他有违纪行为。
  宁雪虹呢,居然冒雪前来。
  就在这个时候,叶世林匆匆进来,“书记,大事不好了,火车站发生踏踩事故。”
  顾秋一听,马上撇下宁雪虹两人,急匆匆地赶到火车站。
  由于所有的交通都处于暂停状态,铁路运输格外紧张。一些外来务工人员强烈要求放假,很多工厂被迫停工。
  今天是工业停工的第一天,一些早就按耐不住想回家的人,象一窝蜂一样,涌入火车站。
  火车站里,引起发骚乱。
  顾秋赶到的时候,冯太平等人早就到了,正在组织警力维持秩序。
  分管交通口的副市长,亲临现场,在主持工作。看到顾秋来了,他马上过来,“顾书记。”

  顾秋问,“怎么样了?”
  “正在查,伤者已经送往医院。”
  顾秋看着这天,又飘起了雪。
  “这样下去可不行,不能让他们滞留在这里。”

  达州又不是什么大城市,火车站地方有限,哪容得下这么多人。车站旁边的旅店,都已经住满了。
  有些人不愿花钱,就挤在火车站候车室内。
  叶世林说,自己活了二十几年,也没见过这场面。头一次看到车站里的人你挨着我,我挨着你。拥挤的程度,只要你抬起脚,就再也放不下去了。
  刚才引发的踩踏,就是一列火车开过来,工作人员开门慢了点,人群激动,很多人翻过铁栅栏,疯了一样朝站台上跑。一些跑得慢的,年纪大的,稍不留神,只要倒下去,就再也别想站起来。
  一股巨大的力量,会将你往站台的方面带动,后面的人,拼命往前面挤。前面有人倒下,他们当然不知道,所以,就象叠罗汉似的,层层叠加,引发了这次踩踏事件。
  顾秋看到这现象,对副市长说,“想办法做他们的工作,让他们回到原来的工作单位,火车站容不下这么多人。”
  冯太平来了,顾秋说,“周边旅馆,也要多多巡逻,防止恶**件发现。更要加大力度,打击趁火打劫的奸商行为。”

  在火车站呆了一个多小时,几百名公丨安丨战士将事件摆平,顾秋调来了武警,维护火车站的秩序。
  在回程的路上,叶世林说,“这已经是最后一条回家的路了,如果铁路停运,将有十几万人滞留在达州。这个春节,将过得比以前更沉重。希望不要出现这种现象就好。”
  顾秋赶到办公室的时候,办公桌上电话响了。
  “铃——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