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巫老司机》
第32节

作者: 龙鸽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是巴不得,反正今天二十块钱到手,工资算是有找落了。趁了个他不注意的空子,我把宣传纸卷吧卷吧塞进挎包里,然后我俩一起动手,收了桌子板凳走人。
  我俩也没去远处,就在街外找了家苍蝇馆子,叫了几道菜吃喝上了,老规矩,他“公款”付账,要发票的。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郭大江终于说明了今天这一趟的任务——找个牛逼的扎匠,他们家老板要扎一对龙灯!
  听见这话我当时就喷了,既不逢年又不过节,舞的哪门子龙灯啊?土豪的世界我等果然不懂。
  郭大江摆了摆手,连忙解释,原来他是这么回事……

  郭大江的老板老家在大青山,具体做什么的,就连他都不知道,反正是当地有名的乡镇企业家,有钱,人豪爽!发了财后,他在大青山老家盖了一栋远近闻名的大房子,他自己不常住,其他一家老小都住在里面。
  大约三个月前,这一栋据说一市三县最豪华的私人住宅出问题了。
  具体怎么回事,郭大江仍然不知道,老板从不跟他明说,只是让他到处找厉害的法师。结果三个月过去,靠谱的一个没有,基本都是招摇撞骗的,全都碰了一鼻子灰。
  要说大老板就是人脉广,前几天他从香港请来了一位风水大师,人家来看过后出了个主意。说是你家这房子处在死水局上,得弄点大动静,把这潭“死水”给激活了,以后不但不会再有事,还会财源滚滚。
  要说动静,没什么比耍灯更大的,本地不喜欢耍狮子,也找不着狮子把式,会耍龙灯的倒是很多。于是老板当场拍板,让郭大江找个大师傅做一对龙头出来,听到这我暗自感叹,郭大江这口饭是真不容易吃……
  扎龙灯都是只扎龙头,其他部位很简单,随便找人就能搞定。只是这门传统手艺到现在,已经极少有人会,并且那极少数做出来的东西还都不能看。
  郭大江今天打算先来这条街逛一趟,看看有没有意外收获,实在不行就去找我。我外公是本地有名的扎匠,尤其擅长扎各种灯,只是年纪大了,早就不干了,他打算算带着我去求求,也许会有希望。
  听完郭大江的叙述,我心里打起了鼓,外公的身体状况我很清楚,龙头这样的超大件他是肯定干不了了。这东西我从没做过,虽然工艺都清楚,可过程太复杂,有心想接又没把握。
  “板灯还是滚灯?”思考了一番后,我很认真地问。
  板灯俗称板龙灯,能做到几百截,长有一里多,夜晚舞动起来蔚为壮观,不过相对工艺粗糙,如果是做这个的话,我毫无问题。

  然而,郭大江斩钉截铁说:“我们老板要的是滚灯。”
  这下我就犯了难了,滚灯是俗称,也就是人们常说的蛟龙,举在头顶上舞的,工艺要求特高。
  看见我在犹豫不决,郭大江神神秘秘凑过来,伸出一只手小声说:“我们老板出了这个数,五吊!您就去劝劝咱外公吧,算是收山之作,不留遗憾嘛……”
  “你小子能不能少说两句?!”我被说得心烦意乱,瞪着一眼,郭大江连忙缩回去,可怜巴巴看着我。
  又权衡一番后,我终于下定了决心,郑重说:“这买卖不用外公,我接下了!”
  “你?”郭大江的不信任直接就写在了脸上,“那可是龙灯!”
  “龙灯怎么啦?到时候让你们老板验收,不合格不要钱。”我本就有些烦躁,被郭大江给说恼了。

  “行行行。”郭大江连忙赔不是,从腰包里掏出大哥大拨通,“我去问问我家老板。”
  那边电话接通,郭大江唯唯诺诺说起情况,我也懒得听,自顾喝酒。
  我冒险接这活是因为想到了一件事,外公外婆都已经七十多了,身体越来越差,我仨瓜俩枣又存不下来钱,想接个大买卖,给两位老人家挣个棺材本……
  五千块,那是一般职工整整一年的工资,做学徒工的还挣不到!有了这笔钱,完全可以让二老安享晚年。
  不过这工程我一个人显然干不了,得由外公在一旁制导。
  正琢磨着,对面郭子挂了电话,对我点了点头,“小米,我家老板要和你当面谈。”
  “让他去我外公家吧,咱们在那里谈。”我撂下筷子起身,收拾收拾准备走了,其实我还没吃饱,不过有桩大买卖放在面前,要做的准备工作太多,我一时也没了胃口。

  “成,我吃完就去接老板,下午三点你在村口等着。”郭子也来了精神,开始狼吞虎咽对付饭菜,他常挂在嘴边一句话——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活嘛。
  郭子知道我外公家在哪个村子,不过从来没去过,认不得门。
  等我回到外公家的时候,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一会儿,我把这件事对外公和盘托出,征求他老人家的意见。
  外公对扎龙头没表达什么看法,只是答应先见人家一面再说。

  三点的时候,我准时来到村外,远远看见一辆酒红色捷达沿着村道开了过来。汽车开到我旁边,前排副驾驶窗户摇下,郭子探出脑袋示意我上车,我站着没动。
  我这时候心里有些不悦,你这老板架子也太大了吧?
  念头刚转过,后座门打开,一个中年男人跨了出来,对我点了下头,客客气气问:“您就是梁可玉老先生的传人?”
  看来,这位就是正主。
  这位听说很有钱的老板形象和我想象中完全不一样,既不胖也不粗鲁,更没有戴二十两重的金链子。他下穿笔挺的黑西裤,上身着短袖白衬衫,鼻梁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瘦削白净,显得很内敛,甚至有点书卷气,举止彬彬有礼。
  我相对点了下头,“我就是,您是查老板?”

  中年人微笑着摆了摆手,“不敢不敢,在下查道明,烦请小米先生带路,领我去拜会下梁老先生。”
  看查道明的架势,是准备要徒步跟我进村,我对他的好感又添了三分,做了个请的手势。
  查道明回头对着车子嘱咐:“你们在这里等着,不要跟过来了。”
  郭子刚准备下车,听见这话看了我一眼,又缩了回去。
  到此,这位查老板给我的感觉是颠覆性的,我以前也接触过一些所谓的大老板,无不是些骄横无礼之辈,满身铜臭,粗俗不堪。可这人却温文尔雅,与其说他是暴富的乡镇企业家,我都觉得他更像是某个有成的学者。
  这样的人谁不愿意和他打交道?我的态度立刻转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弯,一边和和气气攀谈,一边领着他走向外公家。
  到了家门口后,我注意到了一个细节,查道明并没有立刻进门,而是用力磕了嗑脚后跟,然后才跨进了门槛。看见这个举动,我觉着这人太讲究太有礼貌了,搞得我都有些不自在。
  书房里,外公早就坐在书案前,摊开一张黄表纸在写着什么,看见查道明后,他老人家做了个请的手势,“先生请坐。”
  查道明微笑颔首,走到外公对面坐下,饶有兴致打量起这件简陋的书房,并没有急于进入话题。外公也没说话,依旧在纸上挥笔疾书,俩人仿佛有着某种默契,全都不沉默不语。

  沉闷持续了大约10分钟,就在我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外公轻轻将笔放在了笔架上,查道明立刻正襟危坐,我也松了一口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