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巫老司机》
第30节

作者: 龙鸽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一夜我睡得特香,等醒过来后,已经日上三竿了。坐在床上,我打开红纸包,把钱数了一遍,一分不少,整整一千块!里面还夹着一枚形制古怪的铜钱。
  这铜钱并不是常见的外圆内方制钱,而是八卦形,一面铸着乾、坤、坎、离等卦符,另一面则是四个大字——龙虎天师,整枚铜钱生了一层润泽的铜绿,看上去好像已经有些年头了。
  我对这些古物完全不懂,顺手塞进了外公给我的布袋子里,准备回头找个行家看看值不值钱。
  这一刻我是很得意的,一趟差事赚一千,整整抵过我原来两个月工资了!
  洗漱完毕,出了卫生所,郭子这家伙已经扶着自行车等在了门口,可怜巴巴回头看着。他看的当然不是我,至于是谁,不用说都知道,那姑娘没出来送他。
  我跨上自行车后座的时候,这家伙依然还是那副呆傻相,仿佛我根本就不存在。我对着他后脑勺就是一“毛栗子”,不耐烦喊:“走啦,人家指不定正睡着。”
  郭子失魂落魄“哦”了一声,蹬着自行车踏上了归途。

  上大路的时候我回头看了一眼,旁边一扇不引人注意的窗户后面有一张脸,贴着玻璃目送我俩,正是那位女大夫。女人呐,心思真是让人猜不透……
  这一路上,郭子就跟瘟鸡似得,一路垂头丧气,再加上他头上还缠着纱布,用力蹬自行车,观者触目惊心。而我外观完好,趾高气昂,坐在后座上优哉游哉哼着小调,怎么看怎么像在赶一头受伤的驴。
  外人不知道,郭子他受的其实是硬伤,对体能没什么影响,再加上他身大力不亏,车子当然应该他骑。反观我,虽然外表无损,受的可都是内伤……
  至于精神面貌……他刚“情场失意”,老板交代的事情又办砸了,当然好不起来。而我吗,马到成功,一千块到手,自然是春风得意。
  这次的成功,坚定了我干这行的信心,只是我还不打算告诉除了外公外的任何人,包括爸妈和郭子,我怕他们理解不了。
  一路无话,回了市区后,我和郭子分道扬镳,他去找老板交差,我直接奔了长街,来了次大采购。好几天没回去了,不带东西回去,爸妈那里没法交代……
  我给爸爸买了一条红塔山,又给妈买了块谢馥春粉饼,再搭上一块丝巾,估计着差不多了,骑车回家。
  等我到家的时候,已经黄昏时分了,刚打开房门,就被爸妈揪到沙发上一通审问。原来,三天没去上班,中铁快运那边已经通知了我家里,把我给辞了。
  这事情很明显,分部经理被我撞破了后,估计一直想找借口把我给扫地出门,正好我连续旷工三天,这个辞退的理由刚刚的。
  在爸妈的逼问中,我道出了实情,他们对此倒也理解,只是觉得就这么放弃这份工作有点可惜了。至于这几天去了哪里,我的回答很简单,看外公去了,我想跟他老人家学扎匠的手艺,以后就靠这个吃饭。
  这个理由很靠谱,我在外公那里长大,书法水墨都有相当的功底,对扎匠的工艺也很清楚,稍加实践就能上手。另外,这也不是搪塞的话,做法师这生计很不稳定,要是再同时做扎匠,两门手艺一起干,收入肯定可观。
  我的想法得到了爸妈的支持,这个年代,正是经济大潮初始,任何拿死工资的工作地位都不高,敢出去闯,哪怕就是摆个混沌摊,都被认为有出息。
  有了爸妈的支持,我再没试图去保住那份工作,第二天骑上自行车就奔了外公家。自此后,我在外公家学习一天,隔天就去神山口晃悠,一边熟悉环境,一边寻找合适的活儿。
  我现在既没有本钱,也不算真正入行,主要还是学习了解为主。

  从前我在外公那里学过很多东西,包括巫术在内,不过都是鸡零狗碎的,这次正好系统的学一下。
  转眼之间,一个月过去,随着学习的深入,我渐渐有了独立操作的能力,准备真干了。
  这一天清早,我从外公家出来后,再一次去往神山口迷信一条街,与以往不同,这次我挎着一个很大的挎包,里面带着各种家伙事,后架子上还绑着一副折叠桌椅。有过前次的经历,我深深体会到,不能打无准备之仗。
  到了神山口后,我把自行车停在街口农贸市场的停车棚,挎着包进了街。以前都是走走看看,遇见合适的轻松活就揽下,今天鸟枪换炮,我要摆摊了。
  别看不起摆摊,当前的年代,有门面的那都是极少数,自家的屋子,绝大部分做生意都是摆摊,后来很多亿万富豪都是这时候练摊发的家。
  找了块空场地后,我把折叠桌椅打开,铺开早就写好的纸,往折叠凳上一坐,敬候顾客上门。
  我左边是个看相算命的地摊,右边是卖各种仿古工艺品的,当然是号称开过光的那些……其实我觉得那摊主可能连“开光”是什么意思都不清楚。
  和别人的纯地摊比起来,我这设施就算是上档次了,另外我的外形也和一般摆地摊的明显不同,又是生人,这一桌自然就格外引人注目,不时有人过来我这边看看。只是这些人在看过桌子上的宣传纸后,绝大部分都摇摇头就走了。
  与别人不同,我宣传纸上写的内容太丰富了,计有:驱邪、镇宅、扎纸、还有疑难杂症……这些乱七八糟摆一起,估计别人都把我当骗子了。不过我是安坐不动,真金不怕火炼,能干些什么我门儿清,实在应付不了还可以去向外公求助嘛。
  我这个独特的摊位不但引起了顾客们的注意,附近商家也被我这个陌生人吸引过来,纷纷品头论足。我也不管他们,爱说说去,直到有人说我长相不合适。
  这人是个中年男人,瘦高个,带着一付眼睛,看上去文质彬彬,我注意过他,是旁边一家香烛店店主。

  说我是骗子也好,说我不知天高地厚也行,这哥们偏偏说我长相不合适,长相这东西是爹妈给的,稍微有点脾气的人都容不得别人这样说是吧?
  “这位大哥,别光说我,照照镜子吧,你那长相也不咋地。”那边人正在哄堂大笑,我冷冷反唇相讥,我又不是外地人,不受这个气。
  “小兄弟,你误会了。”中年人也不生气,笑盈盈说:“我不是说你长得不好,而是说你还太嫩,想吹牛,总该装得老成点吧?”
  话音刚落,又是一阵哄堂大笑,这老小子是变着法的挤兑我。
  我也不跟他吵,继续淡淡说:“黄口白牙胡乱喷,我看你才太嫩了,小心说出去的话收不回来,把自己噎着。”
  “哦?”那人收了些笑容,认真打量了我一番,微笑着点了点我桌子上的纸,“敢问小兄弟,哪门哪派?师从何处?”
  我不搭理他,掏出钳子修指甲玩。
  中年人以为我心虚,继续追问:“那小兄弟学的是哪路法门?茅山?天师?麻衣?还是……”
  他说一门我就摇下头,等他没完没了扯到东正教的时候,我实在忍不住了,把指甲钳子丢桌上,不耐烦的说:“伟大设计师说得好,不管黑猫还是黄猫,能逮住老鼠就是好猫,你管我是哪家的?”
  “好大的口气!”这话是围观好几个人异口同声说出来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