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巫老司机》
第29节

作者: 龙鸽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走过柳树,又遇见挡道的了,这回是老村长。不得不承认,他比他儿子胆子还大,眼看我游魂野鬼似得飘来,立刻表达了忧虑和关切。
  “小法师,你哪里不舒服?”老村长说着话,竟然伸手要来拉我!

  再一次被打岔,我气得都要骂人了,这调子我本来就不太熟,这不是玩我嘛!
  我一把挥开老村长的手,恶狠狠瞪了一眼,顺便递过去个眼色,可这并没有什么用,他竟然一把把我拉住。
  被拉住的瞬间,我那本就有些结巴的调门顿时被打断,心中暗呼一声“糟了!”
  事情并没有像我预料的那样发展,我的调子刚停,周身立刻一凉,一股阴风划过我耳际,向前面卷了过去。被这风一激,我周身一软,瘫坐在了地上。
  霎时间,前面平地起了一阵旋风,发出刺耳难听的呜咽怪啸。附近的村民们尖声大叫,四散奔逃,空地里转眼跑了个一干净,只剩下我和老村长父子三人。

  那道旋风蜿蜒扭曲,越来越猛烈,怪啸声逐渐增大,鬼哭狼嚎。老村长父子也吓坏了,一人抓着我一条胳膊往后拖,想把我拉出柳树范围。
  我当时急眼了,被你俩拉出去,我不就前功尽弃了嘛!
  我几乎是连踢带打,把他们父子二人甩在一边,连忙对着旋风打开了眼。只见那里黑白两色光团环绕,快速飞舞,带起了这阵旋风,风眼里一抹血红,是那个阳魂!
  我都看傻眼了,一般的魂魄在我眼中是灰色,极少数黑色和白色,那都算是凶魂厉魄,现在这里居然有这么多,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对付,何况还有那个连外公都说不清的阳魂。
  想到外公,我灵机一动,伸手摸到了腰间的布袋,那里面有两颗药丸,外公临走时叮嘱过,是专门对付阳魂的。
  没有任何迟疑,我掏出一颗药丸,捏碎腊封高高举了起来。
  我刚做出动作,原本在风眼里静止不动的红色人形立刻发出咆哮,对我飞扑了过来,那一大堆黑白两色的光影乱七八糟跟随着。
  睁开眼睛看,那团旋风对着我迎头卷来,我赶紧爬起来就跑,这么多恶魂厉魄,一旦被扑上身,绝对够我喝一壶的。
  这次我是把吃奶的劲都用上了,跑得比兔子都快,沿着那一圈柳树划了个弧线,身后旋风紧追不舍。半圈跑下来,前面中心位置果然有个大坑,坑里全是黝黑的煤炭。
  身后旋风在不断逼近,几步就要追上,眼看来不及,我把手里的药丸对着煤坑用力抛了过去。刚离手,旋风立刻将我吞没,巨大的撕扯力下,我脚步不稳,摔了个狗啃泥。
  好在那旋风并没有在我身上停留,而是追着那颗药丸卷向煤坑。
  我趴在地上抬头看,那颗药丸飞到煤坑上方的时候,突然定住,紧接着“轰”的一声燃成了一团烈火。
  这团火大致呈现人形,在满坑的煤炭上翻滚挣扎,我能清楚的听见里面传出了嘶吼声,犹如受伤的困兽。紧随其后,旋风赶到,把那团火焰吞进去剧烈旋转。
  霎时间,旋风内充满了粉煤灰,被火球点燃后,直上高空,形成了一个蔚为壮观的火龙卷!
  烈火声呼啸,火柱蜿蜒而上足有30米高,我惊呆了,万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效果,真是太意外了。这么高的温度,甭管什么魂魄,都得被烧得魂飞魄散。
  其实这不是我的本意,因为怕长时间离开阵法这些魂魄会失控,我原打算把它们先温养在这边的煤炭里,然后把那个阳魂引开,再想办法处理掉,现在倒好,一锅端全烧了……
  火龙卷只维持了几秒钟,就开始渐渐往地上缩,周围传来凌乱的脚步声,那些被吓跑的村民又围了过来,目瞪口呆看着这一幕。我当即打定主意,怎么都不能和他们说出真相,我怕会当场给这人打死。
  “这位小法师,就没事了?”老村长走过来小心翼翼问,这么大场面,谁都知道事情有了变化。
  我立刻给予了肯定答复,斩钉截铁保证,所有妖魔鬼怪一锅端,村子里再也不会发生怪事,人丁也会渐渐兴旺起来,前提是他们肯生……
  老村长这时候对我已经绝对信任,闻言对着其他村民点了点头,大家伙儿全都长长松了一口气。
  由不得他们不信,其他人驱邪不过是耍耍桃木剑,大不了再撒点符水念念咒,我这里给演了一出壮观无比的“烈焰焚天”,反差太大,他们不当场对我顶礼膜拜就算很克制了。
  那边火龙卷已经彻底消失,满坑煤炭烧得通红,我赶紧挥手大喊:“快填土给埋起来!”
  村民们闻声反应过来,立刻一拥而上,锄头瓦锹齐上阵,手忙脚乱对着燃烧的煤坑拂土。人多力量大,又都是和土地打交道的庄稼汉,不一会儿功夫坑口就被填满,丝丝热气从土缝里冒了出来。
  我这是给加了个双保险,被浮土盖起来后,下面的煤炭不但不会熄灭,温度反而会更高,燃烧的时间也会更久,现在扔个金条下去都能给烧成金水,那个阳魂应该绝对没有翻生的可能了。
  这么一番折腾下来,我累得不轻,坐在地上喘气,心想果然哪一行饭都不好吃。

  老村长是个痛快人,见事情办好,二话不说塞过来个红纸包。捏了下,里面厚厚一沓钱,似乎还夹着个硬邦邦的金属片,我不好意思当人家面数,打开口扫了一眼,直接揣进了后兜里。
  这钱是劳动所得,我拿的心安理得,哦……其实也不是完全心安,我把他们家祖宗魂魄都给烧了,这事没法说……
  这么一会儿功夫,上百号村民已经在煤坑上堆成了个“坟头”,留下十几个人看守后,忙活了大半夜的他们开始陆续回家。
  我完成了自己的第一桩买卖,和村民们一起下山,向老村长告辞,在一片感谢声中,志得意满跨上自行车骑向乡卫生所,郭子还在那里。
  等我赶到卫生所的时候,已经午夜12点多了,只有一间房的住院部里还亮着灯,我探头一看,吓得又赶紧缩了回去,里面郭子和那个女医生正在……

  别想岔了,俩人也就是亲个嘴什么的,话说回来,这小子也是真有本事,才住了两天院,居然就把人家姑娘给拿下了,不服不行!
  深更半夜的,我总一个人站门口也不是个事,别让人撞见了还以为我偷窥,憋了一会气后,我假模假式咳嗽一声,敲了敲门框,怪腔怪调喊:“有人在没?”
  刚喊出来,里面“咕咚咚”一阵折腾,似乎是有什么东西摔在了地上,我听得心里暗自发笑,又扯着脖子喊了一声。
  第二声还没完全喊出口,白影一闪,女大夫已经走了出来,现在的她小脸蛋还红扑扑的,头发有点乱,也不知郭子那小子刚才怎么“加工”人家的。
  “我刚检查过,他……没事了应该,明天就能出院了。”女大夫随口支应着,落荒而逃。
  我心里说你俩都敢这样了,当然是没事了。
  进屋后,郭子已经躺在了病床上,盖着被子,一副有气无力的架势,刚才的龙精虎猛荡然无存,装的还挺像。我也不拆穿他,在隔壁床躺下就睡,小声嘟囔:“你爱待多久待多久,我明天可是一定得回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