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巫老司机》
第28节

作者: 龙鸽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其实还是很有音乐天赋的,只是这调子太怪,我花了差不多整整一个小时,才把这首曲子学会,累得满头大汗。
  回到家中,我急着赶过去办事,和外婆打了声招呼就去推自行车,这时候外公又踱了出来,把一个布袋拴在了我腰上。“这是我昨晚给你配的药,你带在身上,也许用得着。”
  我打开袋口看,里面只有两颗红色的药丸,外面包着层蜡,阻止药性散发。
  外公看见我要去拿那颗药丸,连忙阻止,“现在千万别破了腊封,这两颗药丸是给‘阳魂’吃的,即开即用,至于效果嘛……我也不确定。”
  不等我再提问,外公挥了挥手,转身回屋。目送步态蹒跚的外公离去,我吐出一口气,压抑着心中感慨,跨上自行车上路。

  来时慢,去时快,当天下午两点左右,我就赶回了那个小村子。
  老村长家在村子中央,我急匆匆赶到,把自行车往人家门前一撂,来不及解释,进门第一句话,“我需要煤炭,大量的煤炭!”
  就是煤炭,昨晚我想了好久,这个东西最简单有效。
  煤炭原本是树木,埋在地底亿万年,阴气极盛,并且量大易得。既然这个阵法靠阳气推动,只要用煤炭去掉封闭阵法的阳气,甭管多厉害的阵法,不攻自破,并且煤炭还有养魂的功效。

  老村长也没细问缘由,他估计自己也听不懂,只是问我,“你有把握?”
  不怪他犹疑不定,别的法师作法,都是神通古怪的,就算用什么东西,那也是一般人看不懂的,而我居然用煤炭,这事情听着就新鲜。
  “大道至简,你不知道吗?”我神秘兮兮说,顺道装了一回逼。
  不得不说,这个逼装的好,老村长立刻拍板——干了!
  村长加族长,他的号召力是毋庸置疑的,一句话传下去,家家户户开始忙活,手推车麻袋齐上阵,开始装煤炭。这年月液化气还没普及开,家家户户烧煤,收集起来太容易了。
  老村长不放心,一声招呼打下去,手扶拖拉机出动,到镇子上拉烟煤去了,看见这架势,我松了一口气,这下基础材料是足够了。
  接下来,我和老村长头冲着头,开始制定具体的实施方案。
  方案制定好,天已经黑了,吃过晚饭,全村人都集合在了晒谷场上。我过去一看,乐了,一个个扛着煤,黑乎乎的,跟刚从窑里出来似得。
  这一次我直接站在了那个石碾子上,大声安排任务,所有人扛着煤跟老村长上山,事先已经商量好了,该怎么做,村长已经有数。
  转眼之间,人走了个一干二净,晒谷场上只剩下了我一个。
  一片死寂中,我跳下石碾子,仔细打量起来。其实这个东西很容易解决,大不了把它炸了,真正麻烦的还是祖坟地里的那位爷。

  念头刚转完,忽然,一阵若有似无的哭声从石碾子里传了出来,听的我浑身一麻,汗毛全竖起来了。这声音不太好形容,有点像捂着嘴呜咽,不经意间直接传进你脑海里,可要想仔细听,却又听不见。
  接下来一段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没人知道,包括我自己,我不知怎么就丧失意识了。
  不知道过去多久,也许只是一瞬,也许更长,等到我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前额离那个石碾子已经只有一寸。我睁开的并不是正常的双眼,而是眉心里那只眼睛,视线打开,只见石碾子表面浮现着一张人脸,近在咫尺冷冷看着我。
  我下意识猛力向后一挣,坐在了地上,大口喘着粗气。第三只眼闭合,眼睛睁开,面对的依然是那个清冷的石碾子。

  稳住心神,我不由苦笑,强大的魂魄可以直接干扰人的思维,刚才一个不注意,竟然着了它的道,我这个法师有够失败的。
  不等我喘匀气,耳边丝丝缕缕的哭声再起,听得我浑身发凉。有了刚才的经验,我赶紧转移注意力,面对着石碾子,开始哼唱起外公刚教给我的曲子。
  霎时间,鬼哭伴着鬼调在空无一人的晒谷场上回荡,月光下,气氛说不出的诡异。
  很快我就发现这办法果然有效,原因很简单,那边的鬼哭明显没有我的鬼调阴森,说白了就是我现在的鬼气比那个石碾子还要重!这时候要是有人从附近过,准得把我当成月下厉鬼。
  曲调不长,我一遍接着一遍哼,越来越入戏,有一瞬间我甚至产生了错觉,自己真的是个孤魂野鬼,在夜里寻找同伴。
  这调子太邪门了!
  渐渐地,石碾子里再也没了动静,我闭上眼睛,第三只眼顺势打开,只见四周好几团黑白色的人形光团一动不动,把我围在了当中。
  我打了个哆嗦醒悟过来,我不是鬼魂,而是来办这些东西的,想到这,我的心跳开始不由自主加快。

  我立刻压制住紧张,维持着开眼的状态,缓缓站了起来,继续哼唱不停,从两团光影中间穿过去。我开始一步步向着山南坡的方向走,脊背一阵阵发凉,不用回头看都知道,那群东西正一言不发紧跟在我后面……
  说一点不害怕,那肯定是假的,我其实两条腿都在筛糠了,可我不敢显露出来,一旦那些东西察觉到不对劲,必然会立刻回石碾子,再想勾出来可就没这么容易了。
  一旦开始行走,我的开眼状态就维持不住,恢复了正常视线,这种状况下,我已经看不见那些东西了。余光扫过,身后空空如也,只能凭借背后传来的寒意判断它们还在不在。
  绝对在,我脊梁骨汗毛竖着根本下不去,并且有淡淡的压迫感,估计都紧挨着我了。

  强自镇定,我不间断哼着鬼调,保持着节奏,慢慢把这些东西带上了山,穿行在林间小道,我觉得我就是个鬼……
  好在南坡比北坡好走得多,要不然我真没法一直维持调门不断。
  就这么磨磨蹭蹭走了足足有半个小时,我终于接近了前晚被困的那片空地,也就是村里祖坟旧址,现在那里已经站满了人,翘首期盼等着我过去。
  于是我就这么鬼里鬼气走了过去……
  离着还有八丈远,人群就尖叫声一片,离我近的那些转眼逃散。不用照镜子都知道,我现在的脸色肯定很古怪,既阴森又恐怖。
  其实这样才好,我得哼着调子把身后那些看不见的东西带坑里去,最怕被人打扰。可问题是,人群中还是有胆大又不识相的,比如老村长和他儿子。
  “小法师,您这是在干什么?”村长儿子迎上来问,一脸关切,他是开拖拉机的,高大黝黑,往我前面一挡,看架势以为我中邪了。
  我被他这么一打岔,险些忘了调,赶紧收摄心神瞪了他一眼,绕过去继续走。估计我这一眼也鬼气十足,那家伙很明显打了个摆子,下意识往后缩了缩。
  绕过去,淌过小溪,前面就是那一排柳树。与前天晚上不同,柳树里面一片清明,并没有雾气,站满了人,全都瞪着惊恐的双眼看我。按照事先商定,他们应该已经在老村长的带领下挖了个大坑,把煤炭全都倒了进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