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3142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赶到招待所房间,李睿让几位好朋友随便坐随便玩,他自己快速冲澡换了身干净衣服,赶往政府点卯。
  作为县政府的最高领导之一,工作又尚未完全展开,他就算上午不去单位,也没谁找他麻烦,但他出于责任心,还是觉得应该去跟相关领导干部打个招呼,比如和代县长卜玉冰请个假,再比如和“大秘”马玉明说一声,让他们帮忙照看着,免得耽误了正事。
  赶到政府楼里时,已经是十点半多了,离下班还有不到一个小时,李睿这还是头一次来这么晚,脸皮有些火辣辣的。这也就是他责任心极强,一次迟到就产生了羞惭愧疚的情绪,要是换成原县行政服务中心主任乔国栋那样将迟到早退当饭吃的主儿,可能就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了。
  李睿打算先去见卜玉冰,跟她说下迟到的事情,刚刚爬了一层楼梯,来到楼梯拐角处,楼上下来一个身姿婀娜的女子,此女三十三四岁的年纪,身高一米七二上下,身姿苗条,留着一头黑色的波浪卷发,脸容艳美,浓妆淡抹,十分满分的话可打八点五分,上身一件鹅黄色的针织开衫,里面是件灰白色的鸡心领背心,凶器高耸,下身则是条蓝灰色的直筒修身西裤,脚上裹了非常迷人的肉色丝袜,下面踩着双黑色的高跟鞋,扭扭哒哒的走下楼来,散发着成熟美女独有的优雅诱人风情。

  李睿是贴着楼梯栏杆走的,而这女人也是贴着栏杆一侧下楼来的,二人在楼梯拐角处打了个照面,如果继续走下去就会撞到一起。李睿作为男士,只能主动让避,右移了两步让开,礼貌性的对她一笑。
  那女人也跟着笑起来,笑得很甜很美,启唇说道:“李县长您好,我正找您呢。”
  李睿非常奇怪,问道:“你是?”
  那女人打开随身携带的棕黄色真皮坤包,从里面取出一小沓颜色绚丽的票,双手捏着递给他,毕恭毕敬的说道:“李县长,我是咱们县文化局艺术团的团长,我叫卢媛媛,咱们县艺术团在五一有个演出活动,在县大礼堂举行,我送您十张票,希望您到时可以莅临指导……”
  “卢媛媛?哎呀……”
  李睿心头咯噔一响,脑海中立时浮现出那次从前公丨安丨局长孟术海山间别墅保险箱里找到的那个优盘里的视频,视频里男主角是方青云,而女主角就是这位身姿迷人的美女艺术团长,想到她的所作所为,心中对她产生了一丝厌恶,但话说回来,这个女人真是美,要身段有身段,要脸蛋有脸蛋,在小小的双河县城里,她这样的就算是绝色了,推拒道:“不好意思啊卢团长,我五一应该是没时间,要参加两个非常重要的婚礼,这些票你还是送给别人吧,我心领你的好意了,谢谢哈。”

  卢媛媛笑容越发灿烂,心说这位年轻得不像话的李县长还真实诚,他自忖没时间就不要这些票,可难道就不能收下这十张票转送亲朋好友嘛,还能落个人情,不过这反而体现出他的正直淳朴,是个可交的人,换成一个口是心非的人,自己落不下人情不说,还可能被他利用了呢,笑道:“没关系的,你没时间可以让亲朋好友的过去看一看,节目很精彩哟。”
  李睿一想也是,自己没时间去看,但是可以转送给别人嘛,比如送给马玉明、张薇等人,他们可能就很高兴,便笑着接到手里,道:“好吧,那我就谢谢卢团长了。”
  卢媛媛连连摆手,道:“不用客气,以后我们艺术团和我本人还有好多需要李县长照顾的地方呢,呵呵。”
  李睿知道她这话半真半假,既是一种客气话,又可能在今后某个时候真的需要兑现,点头道:“好说,以后有事尽管来找我。”
  卢媛媛见他答应得这么爽快,越发欢喜,笑着递出素手给他,道:“李县长也很忙,我就不耽误您上班了,再见。”
  李睿和她握手,目送她下楼离去,心说这个女人倒是知道分寸,第一次见面只示好,没有提出半点不当需求,比如索要自己的手机号码,让自己只记她的好,下次她再上门就好说话了,官场之中,这样的妙人要是多一些就好啦,收起票来,大步上楼。
  “你在搞什么鬼?”
  刚刚走进县长办公室,李睿就遭到办公桌里美女县长的当头棒喝。
  李睿微微一怔,凝目望去,见美女县长阴着脸、蹙着眉,一副很不高兴的样子,心下非常奇怪,自己和她关系不是已经转好了嘛,她今天耍脸子又是给谁看呢?上前问道:“什么什么鬼?”

  “给你打电话,你为什么不接?大雷给你打电话你不接就算了,为什么我的私人电话你都不接?”
  卜玉冰继续发着脾气,语气很有几分幽怨,好像被李睿始乱终弃的良家女。
  李睿苦笑一声,道:“什么时候打的?是今天早上吧?唉,这个你可别怪我,我也是受害者,说起来就郁闷,我周末带朋友们去仙女洞景区玩,结果意外遇到豹子,被逼跳水,手机进水,接打不了任何电话,现在手机还坏着呢。”说完掏出手机展示给她看。
  卜玉冰紧蹙娥眉,道:“真的假的?遇到豹子?仙女洞景区有豹子?你少说瞎话!”
  李睿道:“不是景区里面,是景区外面的野山上,我说的都是真的,骗你不得好死!”
  卜玉冰眼眉倏地一挑,骂道:“你才不得好死呢!你少给我玩文字游戏,别以为我听不出来。”
  李睿苦笑不已,道:“好吧,我纠正一下,如果我骗你的话,我不得好死。”
  卜玉冰犹疑不定的看着他,半响哼了一声,道:“不要说这些没用的,又出事了,你马上跟我商量一下。”
  李睿奇道:“出什么事了?”
  卜玉冰将事情始末娓娓道来,李睿听完已经是又惊又怒。
  原来,县城西北二十里,有个乡叫谷阳乡,乡驻地往北五里地有个村叫西矿村。西矿村处于山脚地带,地下蕴含了较为丰富的煤资源,村里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就兴建了不少的煤矿,有的是大矿,矿工人数多达五六千人有的是小矿,只有几十个人忙活,开始只有国营,后来慢慢出现了私营。这些矿到新世纪后,由于资源减少、煤价动荡、成本上升等缘故,停产了多数。前些年,省里鉴于各市县小煤矿频发事故,就关停了许多产量不高的小煤矿,整个西矿村的煤矿基本上就全关了。

  可时运就是那么古怪,西矿村的煤矿全部关停没半年,国内煤炭价格就一路飙升,村里有一些煤矿主见有利可图,就开始偷偷开挖生产。这样过了半个多月,上面始终也没人管,于是那些关停的煤矿就都纷纷开始复活,开采的热闹场面比以前还要盛大。
  话说回来,蕴藏再如何丰富的煤矿资源,挖了这么多年也不剩多少了,何况西矿村这边煤储量也不是特别高。眼看挖不出什么煤了,这些煤矿主就放弃了原来的矿道,开始另辟蹊径,四处打眼放炮,寄希望于找到新的矿点。而整个西矿村的地质基础,受到这么多年煤矿开采的影响,也产生了巨大变化,地下水沉降导致了地层沉降,西矿村的地下基础也就在不知不觉间形成了空心。
  日期:2018-08-28 06: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