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949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一丹笑笑着打起了招呼,背后的男人自然是王为杰。王为杰在喊,“顾书记呢?”
  从彤说在屋里呢,马上拿了拖鞋,给两人换上。
  王为杰一进屋,就喊了起来,“顾书记,真是不好意思,搞到今天才来。”
  顾秋道,“你怎么有空?”
  扔了支烟给王为杰,王为杰道:“还行吧,我请了个假。就带一丹过来看看。怎么搞的,你居然被停职了,这不科学啊。”
  从彤打量着陆一丹,哎啊,不得了。

  当年的这个小妹子毕业后,就一直跟着王为杰,王为杰呢,也特喜欢她,到哪里都带上。
  原配估计都被打入冷宫了,从彤看到陆一丹,这胸,鼓鼓的,又大了一圈。
  王为杰就哈哈地笑,他当然知道从彤在看什么,顾秋呢,自然也看到了,陆一丹的胸围,这么壮观,很吸引人的眼球。
  他和从彤还在心里嘀咕呢,是不是生过小孩了?
  王为杰笑道,“你们不要这么看着她嘛,蛮有压力的。”陆一丹和他开玩笑惯了,就抢起拳头打他。
  王为杰说,“有句话说得好,男人钱包的厚度,决定女人胸部的高度。”
  从彤给两人泡茶,“你是说自己发财了?那你得请客。”
  王为杰道,“请客没问题,随时可以啊!”

  其实这句话还有另一种解释,就是说,有钱的男人才有资格拥有大胸的女人。
  王为杰历来喜欢开玩笑,大家都习惯了。
  两人坐在沙发上聊天,陆一丹就和从彤在阳台上去了。
  齐妃也过来串门,看到家里有人,她就惊讶的问,“来客人了?”
  顾秋说,“他们刚到。”
  齐妃道,“我还过来叫你们一起去吃饭呢!”

  顾秋道,“一起吧,晚上到餐厅里搞一桌。我叫从彤去弄。”
  齐妃说了,“我家那个说到家里搞。”
  “家里太累,还是去餐厅吧1”
  齐妃说没事,没事,不就多两个人嘛。
  顾秋就喊从彤,“你们一起过去吧,给齐妃帮帮忙。”

  三个女人一起走了,王为杰这才问起,“究竟是谁搞的鬼?这不是故意整你嘛。”
  顾秋说,“有些事情看起来是坏事,其实未必。”
  王为杰道,“看来你早心中有数?”
  两人在聊这事,王为杰也觉得有些古怪,说对方太损了。这种人抓起来得枪毙。

  快七点了,顾秋和王为杰去齐妃家吃饭。
  三个女人一起动手,果然很迅速。
  葛书铭回来的时候看到王为杰,不禁有些奇怪,怎么他也来了?他以前见过王为杰,只是很少打交道。
  两人打个招呼,葛书铭就知道,他是顾书记的一路人。葛书铭的儿子读初一了,跑过来喊,“爸,我这道证明题目不会做。”
  齐妃说,“不要吵你爸爸,晚上我教你。”
  王为杰说,“过来,伯伯教你。数学嘛,太容易了。”
  他就拿起作业本来看,跟葛书铭儿子在那里研究。还别说,王为杰这数学挺糟的,搞了半天,也说不出个所然来。

  陆一丹过来了,“走开啦,丢人,我来教你。”
  陆一丹三下五除二,很快就把这道题搞懂了。齐妃道,“一丹真不错,很厉害啊,这道题挺难的。”
  陆一丹笑了,“还行吧!我以前也挺喜欢数学的,尤其是这种证明题。”王为杰不服气,“有本事,我出一道题,你给我证明一下。”
  陆一丹道,“切,你能出什么题目?别丢人了。”

  王为杰切了,拿笔和纸过来,写下:求证:1元=1分。
  陆一丹道:“你这什么题啊?扯蛋吧你!”
  葛书铭儿子道:“这两个怎么求证?不可能。”
  王为杰笑了,“要是我求出来,你们两个怎么着?”
  两人都不信,顾秋就知道,王为杰小心思多,他肯定有办法求证的。否则他也不会拿出来显摆。
  陆一丹说,“你要是求出来了,我随你怎么办?”
  齐妃也过来看了,看看王为杰搞什么鬼。王为杰拿起本子和笔,“你说的,别后悔。”

  他在本子上写了,1元是不是等于一百分?
  “是啊,一百分与一分,差一百倍呢?”葛书铭儿子喊道。
  王为杰说,“不急,不急,我会告诉你答案的。”他又写,一百分,是不是等于十分乘十分?
  两人点头,这个没错。
  王为杰又写了,10分等于一毛。

  对吗?
  对的!十分本来就是一毛嘛。陆一丹也觉得没有问题。于是就成了,1元=100分=10分乘10分。
  10分乘10分呢,则等于1毛乘1毛。
  炸看之下,果然没有错。
  王为杰问,一毛是不是等于0.1元?

  “对啊!”
  王为杰写了,一毛乘一毛=0.1元*0.1元。
  接下来,结果令人大跌眼镜,因为他们看到的是。1元=100分=10分×10分=1角×1角=0.1元×0.1元=0.01元=1分。
  擦,连齐妃这个老师也傻眼了。
  一元在王为杰分析下,生生的变成了一分钱。

  额!陆一丹愣是半天没反应过来。
  第872章官复原职把一块钱,变成一分钱,这就是王为杰的拿手好戏。
  他得意地看着陆一丹,陆一丹皱起眉头,“这个不算!”
  齐妃喊,“开饭了,开饭了。”
  大家这才收拾桌子吃饭,陆一丹瞪了王为杰一眼,估计这家伙今天晚上又要得瑟了。
  每次他一得瑟,就是一个通宵不睡,人都要给他折腾死。也不知道他哪来这么多力气?
  弄得陆一丹甚至怀疑他吃药了,可王为杰确实没有。
  只是他跟陆一丹在一起,特别兴奋。这种现象,据专家解释,可能是对某种事物持续保持着一种新鲜感,这才一直处于亢奋状态。
  不过这也是好事,至少他不会在外面再乱来,让陆一丹有安全感。
  吃饭的时候,大家边喝边聊,都多喝了几杯。

  王为杰更是酒意甚浓,跟葛书铭频频碰杯。
  三个人中间,就葛书铭酒量差点,所以他根本就搞不过人家。好在顾秋不劝酒的,酒嘛,能喝多少就多少,量力而行。
  不能强来。
  葛书铭喝了酒,对顾秋说,“班子里没有你不行,达州这么大的摊子,不能一日无主啊,而且我感觉到有个别家伙要造反。”
  顾秋笑了起来,“书铭啊,你迟早是要爬到这个位置的,达州这摊子,你该抓起来。尤其是有些事情,不能妥协。”
  齐妃就望着顾秋,分析他话里的真假。
  如果顾秋是真心的,那对葛书铭来说,也是个机会。但顾秋要是试探他的呢?那可不好,会引起两人之间的猜忌。

  从彤当然没说话,官场上的事,她不多嘴。
  陆一丹当然不说话了,陪在王为杰身边,努力吃饭,否则哪有力气应付他啊。
  葛书铭则说,“你不要灰心,上面只是停你的职,说明留了余地。达州这个书记的位置,还是你的。顾书记,你应该了解我这个人的,从长宁到达州,我还不是就想着,怎么为群众做点事嘛。”
  顾秋点了支烟,“政府那边的事,你一定要抓住。抓紧了就不能松,你一松,它就要反弹,这样很不好。至于我的事,看上面怎么个说法。”
  葛书铭叹了口气,说话有些凌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