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948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杜省长当时身边的人不超过三个,排查起来就方便了。但是这些人,却不是冯太平能动得了的。

  顾秋想,不行,我得见杜省长。
  西楼先生在酒店里接了个电话,“先生,有什么吩咐?”
  西楼先生说,“你听着,马上去办一件事。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手法,都要给我查一下当时杜一文身边的三个人,他们的通话记录详单,从这个上面入手。”
  “你是怀疑他身边的人有问题?”
  “不是怀疑,你们去查吧,要快!”
  对方应了一句,马上去查了。
  顾秋给杜小马打电话,“小马,你在哪?”
  杜小马说在家里,顾秋说我要见杜省长。
  杜省长听说顾秋要来,不由皱起了眉头,“他来干嘛?”
  杜小马说,“他可能查到了什么,想跟您汇报吧!”

  杜省长道,“你让他过来吧!”
  顾秋赶到杜省长家里,是十点三十七分。
  杜小马和黎小敏都在,婆婆正逗小孙子在玩。顾秋来了,跟众人打招呼。
  杜小马指了指书房,顾秋就过去敲门。
  杜省长坐在那里,“你查到什么了?”
  “还没有!”
  面对这个曾经与自己一起并肩作战,誓死相随的秘书,杜省长心中总有些感慨。
  可顾秋的回答,令人很不满意,没有查到,你过来干嘛?难道让这事不了了之?
  顾秋郑重道,“省长,我有一个大胆的推测,不知您愿不愿意听我说几句。”
  杜省长点点头,“你说说看。”
  顾秋就说了,“根据我这些天的调查,我发现一个重大的疑点。由于当时您是临时决定去街上巡视,体察民情,所以犯罪分子提前布局的机率较小。但是从您决定出去到事发这段时间,对方却完全有机会布局。我的意思是说,对方早就有所准备,知道您要去达州,已经等在那里了。所以我怀疑您临时决定的这个消息,可能被身边的人走漏了风声。”

  杜省长的脸色阴下来,“怎么可能?”
  顾秋却很坚持,“我的意思是,不排除这种可能,真的。”
  当时在他身边的人就三个,除了姜思奇,还有秘书和一名保安人员。他们三个,谁最可能走漏风声呢?
  杜省长半晌没有说话,似乎在考虑。
  顾秋恳求,“我只是想查查他们的通话记录,有没有可疑的地方。”杜省长终于点头了,“不能惊动他们,一有结果,马上汇报。”
  “好的,谢谢!”
  顾秋挺兴奋的,终于取得了省长许可,这个有希望了。
  顾秋辞了杜省长,回到酒店的时候,立刻叫冯太平想办法,跟上面的人联系下,查一下那三个人的通话记录。
  冯太平的权力有限,只能求助省里的朋友帮忙。暗中调查他们这些人,弄不好要得罪人的。所以冯太平也特别小心。
  在查这个结果,只要杜省长同意了,倒也不是什么难事。
  所以,顾秋很快就得到了消息,姜思奇书记在当时,没有任何通讯记录。安全人员在此期间,打了一个电话。
  杜省长的秘书,也在同一时间,打了一个电话。

  但他的电话是打给女朋友的,这一点已经证实。
  那个安全人员呢?他是不是杜省长行动的信息泄密者?
  西楼先生再次证实,这名安全人员,没有可疑的地方,他的通话记录里查出来,当时他是接到上峰的命令,简短的说了不到五句话。
  于是,这次线索再次无疾而终。
  这是一个令人沮丧的消息,顾秋当然不知道,西楼先生已经在背后查这件事。他,必须回到达州。

  虽然他暂时被停职,职是停了,书记的身份没法改变。
  自从这个消息传出去,达州马上就出现一种新局面,到顾秋这里汇报工作的人,明显少了许多。
  现实,这就是现实。
  你想啊,事情闹得这么大,连省长都被人袭击,上面肯定要怪罪下来。事实上,顾秋被停职。

  达州是不是要变天了呢?
  很多人对此,抱有怀疑的态度。
  在这个圈子里,最郁闷的就是站错队。试想一下顾秋现在的处境。如果死随着他,万一被他人掀了,后果怎么样?
  新上来的书记,会对这些跟随顾秋的人有一种排斥心里。这一点,很多人都担心。
  顾秋回到家里,从彤道,“我请了假,陪你两天吧!”
  顾秋看着她,“没必要吧?安慰我?”
  从彤很温柔地坐在顾秋腿上,吊着他的脖子,“没有啊,我就是想跟你休息两天。”

  顾秋搂着她的腰,“谁说老婆都是人家的好啊,我家从彤就特不一样。人漂亮不说,还会安慰人。”
  从彤笑了起来,“嘴巴越来越甜了,说,是不是做了什么坏事?”
  顾秋摇摇头,“就算是想,也心有余而力不足。”
  “这么说,你是已经想了罗?”
  从彤歪着头,看着顾秋笑。“我们好久没有看到陈燕姐了,要不去她那里看看?”
  顾秋心里一跳,陈燕现在这模样,也不知道恢复了没有,万一被从彤看出来,可有些不妙。
  顾秋说,“陈燕姐最近都干嘛了?”
  “不知道,神神秘秘的。”从彤来了一句,“是不是跟哪个男人跑了?”
  顾秋拍拍从彤的屁股,“就你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能骗陈燕姐跑路的,那是什么人?”
  从彤格格地笑,“你好象很紧张哦。”
  顾秋皱了皱眉,从彤还是那样笑嘻嘻的,审视着顾秋,“老实交代,那次我们三个人睡一床的时候,你有没有动陈燕姐?”
  顾秋心里一跳,“什么时候?有吗?”
  从彤说,“别装啊,你记性比我好。”
  顾秋摇头,“真不知道啊,都记不起来了,我们有这么荒唐吗?”
  从彤切了一声,“这么香艳的事,你会忘记?我才不信。”
  顾秋假装回忆了下,“你是说在陈燕姐家里那回?”
  从彤刮着他的鼻子,“还装,我老早就想问你了,一直没机会。”

  顾秋道,“问什么啊,真的没有。那天我睡得很死,谁知道你们两个什么时候过来的。”
  从彤说,“狡辩吧,大坏蛋。”
  顾秋笑了起来,“你不是在场吗?我动陈燕姐,你会不知道?”
  从彤鼓着嘴,“你敢摸我,就不敢摸她?谁信?”
  顾秋嘿嘿地笑,摸着头发,“你今天是回来为难我的吧?”
  这句话果然有效,从彤马上就不追问了,对顾秋说,“好吧,我不问了,安慰你一下,你说,需要我干嘛?要不我们出去逛逛?好久没有买衣服了。”
  顾秋摸着她的屁股,感觉好厚实,“我想睡觉。”
  “不会吧?睡觉?”
  从彤看着他的眼神,心里就明白了,这家伙哪是想睡觉啊/这种事情,从彤一般都不怎么拒绝。
  两夫妻之间,这是正常需要,所以她就吊着顾秋的脖子,“先洗澡吧!”

  顾秋笑了起来,这个老婆真的是贴心。正要抱着从彤去浴室,门铃响了。
  叮当——叮当——郁闷啊,这个时候有人过来打搅,还让人活么?
  从彤看着顾秋,无奈地笑了,“晚上吧!”多体贴的老婆啊!顾秋心里一暖,拍拍从彤的屁股,“看看谁来了?”
  门外,站着一对男女。
  “从彤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