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947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左安邦明白了,他能感受到,这种恨究竟有多深,有多强烈。
  做为一个男人,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自己的女人被人家夺走,左安邦点点头,“你合格了。”
  余理道,“这是肯定的,如果我没有几分本事,也不敢找您。”
  左安邦笑了下,“你还是改不了,那种自负的毛病。年轻人,我劝你一句,做人要低调。越是有实力的对手,越要低调。”
  余理道,“谢谢提醒,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
  左安邦端起咖啡喝了口,朝另一个方向望过去。
  蓦地,他猛然发现,白若兰竟然也在这家咖啡厅。而且跟一个男人有说有笑的。
  这名男子是谁?

  西楼先生的方向,与左安邦相背,所以他看不到对方的模样。见到白若兰这种表情,左安邦怒火中烧。
  杯子重重一放,余理是何等的精明,一眼就看到左安邦的表情,他站起来朝对方走去。
  西楼先生和白若兰正聊得开心,余理走过来。
  端起桌上一杯咖啡,噗地一声泼过去。
  西楼先生坐在那里,哪防到会有这样的事情?

  对方闷声不响,就泼了自己一脸。
  咖啡流下来,把白衬衣和裤子都染上了。白若兰这才回头,盯着余理,“你这是干嘛?”
  余理说,“不好意思,麻烦你让一下,我要和这位先生谈谈。”
  西楼先生看着余理,居然没有任何表情,“你什么意思?”
  白若兰也觉得突然,“要不要报警!”
  西楼先生道,“不必了!”他就看着余理,余理道,“我们是不是应该谈一下账务的问题?你欠我们公司几百万,什么时候还?”
  白若兰就奇怪了,看着西楼先生,心中有些疑惑。
  西楼先生伸手扯了几张纸,显得特别淡定,抹去了脸上的咖啡残液,这才沉声道,“年轻人,你这种手段并不高明,说吧,谁叫你来的?”
  余理冷笑,“果然是个聪明人,既然这样,那我就不防直说。如果你识相的话,马上离开这里,离开这个城市。”
  西楼先生的脸色一寒,“好狂妄!”

  说罢,拿起手机,“阿旭,你上来一下!”
  余理看到他叫人,心里也有些紧张,果然,不出三分钟,一名孔武有力的年轻保镖大步而来,“老板,有什么事?”
  西楼先生说,“这里交给你了。”他就对白若兰道,“我们走!”
  白若兰若有所悟,本能的点点头,随西楼先生离开。
  背后突然传来啊地一声惨叫,余理的身子被人举过头顶,猛地摔下去——
  “对不起,给你惹麻烦了。”
  上车的时候,白若兰抱歉道。当初,她还以为对方是冲着西楼先生来的,现在看来,人家是冲着自己来的。

  这种事情,白若兰不是第一次见到,而她,在下楼的时候,看到了正坐在那里冷笑的左安邦。
  左安邦曾经一度想追自己,白若兰心知肚明,可后来听说,他闹出了丑闻,就不好意思再纠缠自己了。
  看到左安邦的时候,她才明白,这场闹剧是有人故意挑起的。西楼先生强悍的保镖,让余理当场脸面丢尽,几乎狼狈不堪地爬出去。
  西楼先生顾不上衣服被脏了一身,对白若兰说,“我先送你回去!”
  看来他还有其他的事要处理,白若兰没有拒绝。

  车子送到楼下,西楼先生挥挥手,“晚安!”
  白若兰上楼,夏芳菲还在等她。
  “哟,去约会了?”
  白若兰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见了一个朋友。”
  “只是见朋友吗?”
  “你以为呢?”

  夏芳菲从她的脸上,看不到那种甜蜜,就问了起来,“是不是发生不愉快的事了?”
  白若兰不是太高兴,“碰了一群无聊的人。”
  听白若兰说起,她当然不认识余理。夏芳菲就叹了口气,看来是你太惹眼了,引起了有些人的不妒忌。
  夏芳菲可见过不少这样的事,有时一个男孩子带漂亮女友去嘿皮,碰到一群无聊的人。
  这些人就那么浑球,见不得别人女朋友漂亮,出来闹事。就算是你不去招谁惹谁,麻烦还是会找上门来。
  所以说,有时太漂亮,也挺麻烦的。
  两人在沙发上聊开了,西楼先生回到酒店,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
  阿旭回来了,汇报情况。
  西楼先生说,“这事先放放,达州的事,查清了没有?”
  阿旭说,“志南他们已经去了,应该很快就有消息。”

  西楼先生摆摆手,阿旭就退下去了。
  房间里,只剩一个人,西楼先生凝眉紧锁,若有所思。
  宁德市,宁雪虹和齐雨在一起。
  齐雨说,“达州这事情,有点棘手,究竟是什么人搞这种阴谋诡计?”

  宁雪虹道,“我看这事,要从杜省长身边的人查起。”
  “不会吧?”
  齐雨很奇怪,杜省长身边还有这种人?她想不出来究晚是谁。
  宁雪虹说,“据当时的情况,杜省长好象是临时决定出去察看。随后发生意外。”

  “照这样分析,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有人通过杜省长身边的人得到消息,临时布局。另一种可能,此人对杜省长的为人,十分了解,有可能猜测到他会出来走动。”
  齐雨道,“那究竟是哪种情况?”
  宁雪虹说,“据我分析,第一种可能性最大。”
  齐雨嘀咕道,“这人真可恶!太坏了。要是碰上我,死都让他来不及。”
  宁雪虹分析,“干这种事的人,应该是跟顾书记有仇,故意把事情影响搞大,让他无法收拾,从而达到打击他的目的。”

  “对,我听姐夫说了,现在顾书记一力承担了所有责任,保全了整个班子的稳定,否则上面追究下来,公丨安丨局长和分管副市长,肯定逃不了干系。”
  宁雪虹点点头,“他这么做是对的。”
  “可有人却不卖他的账,试图必走顾书记,换来自己的进步。”
  宁雪虹说,“人性都是贪婪的,有机会,他们为什么不搏一搏?”
  “那也要看是什么情况?在这种情况下,顾书记顾全大局,他们却落井下石,实在不厚道。”

  宁雪虹却笑了,“如果不是有这样的人,还需要我们纪委干嘛?”
  公丨安丨,就是抓坏人的,维护社会正义。
  纪委,是抓坏官的,维护党的威严。
  宁雪虹说,“你也早点去休息吧,明天我们还有事。”
  齐雨这才回房去睡觉了。
  宁雪虹一个人坐在那里,自言自语,“这次我倒是要看看,他如何破局?”
  顾秋呢,躺在酒店的床上,琢磨着这个问题。
  杜省长在达州时,他去大街上巡视的时候,只有姜思奇书记和秘书以及少数几个人知道他的去向。
  疑犯却能事先在某个地方伏击,如果不是巧合,那就是有人事先得到消息。
  说实在的,顾秋倒希望是前者,那样案情就简单一些。如果是后者,问题比较棘手。
  根据自己了解到的情况,顾秋细细分析了一番。
  事实证明,疑犯的出现,有些突兀。而且他的目光,竟然是杜省长,这就说明了很多问题。
  顾秋大胆地做了一个猜测,杜省长身边的人有问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