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946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杜小马想了想,我还有一点不明白。他们是如何得知,我爸在这个时候要去街上走动?如果他不去,岂不是要空等一场?这难道只是巧合?
  顾秋也没有弄明白这一点,所以不敢下结论。
  杜小马喝完了酒,“我要走了,明天还有重要事情要处理。”
  顾秋说,那我送你回去。

  杜小马切了一声,“你什么酒量?我还要你送,岂不是笑话?”
  顾秋道,“那好吧,你路上小心。”
  杜小马扯了张纸抹嘴巴,然后下楼去了。
  顾秋在这里坐了会,去见夏芳菲。
  医院的营运步入正轨之后,夏芳菲就轻松了许多,她给顾秋打电话,要还了舅舅的二千万借款。
  顾秋赶过去的时候,夏芳菲刚刚洗好了澡出来。
  闻到她身上的香味,顾秋有些蠢蠢欲动。夏芳菲道,“怎么搞的?连官职都丢了。那天究竟发生什么事?”
  顾秋不好作声,“我也很郁闷,可人家分明就是冲着我来的。”
  夏芳菲有些担心,“可能是你得罪什么人了?”

  顾秋得罪的人还少吗?这些年,那是踩着人家的肩膀,一步步走过来的。倒在他手里的人,已经快数不清了。
  顾秋道,“先不说这个,说你的事吧!”
  夏芳菲道,“你舅舅那边的二千万,我们还了吧!”
  顾秋说,“什么我舅舅,是我们两个的舅舅。”
  夏芳菲俏然一红,“少贫,我跟你说真的,把他的钱还了,我不想老欠着这个人情。”
  顾秋说,“那行吧,我跟他联系一下,你打款过去。”

  夏芳菲说行,那我明天就给他打过去。
  然后顾秋就去抱她,夏芳菲道,“别闹,若兰等下要来!”
  叮当——叮当——就在这时,门铃响了。
  白若兰果然来了,看到顾秋,颇有些意外。
  顾秋朝她笑了下,白若兰纯当没看见。
  这一点,顾秋有些抓狂。
  这丫头究竟是什么材料合成的?这么冷冰冰的,没有一丝人情味。自己跟她,好歹也算是坦诚相见的朋友了,她却如此不近人情。
  说到上次的事,顾秋也很郁闷。
  是你自己这般主动,能怪我失控?你当拿别人当木头人啊?说实在的,他无法理解白若兰这种心态。
  在那种情况下,顾秋自然以为她是想跟自己来段什么之类的。对于这种事,顾秋基本不做,读书的时候没干过,长大了之后也没有过。
  要不是同情白若兰,他估计也不会想到这个词语。
  顾秋看到她来了,只好告辞。
  夏芳菲有些奇怪,给白若兰倒了杯水,“若兰,你怎么啦?看起来不高兴。”
  白若兰说,“哪有?”
  夏芳菲望着顾秋离去,“你对他有意见?”
  前段时间开业的时候,自己还看到白若兰和从彤聊这么开心,在得月山庄更是如此,她们都睡一床了,聊了个通宵。
  白若兰放下茶杯,“想什么呢?我和他能有什么意见。”她又否认了。
  顾秋走后,白若兰的手机响了,西楼先生打来的。
  他在楼下等,想约白若兰出去。

  白若兰答应了,对夏芳菲说,“我出去下。”
  夏芳菲喂了一句,“这个时候你去哪?”
  “他来了!”
  夏芳菲一愣,哦,明白。
  走到窗口一看,楼下果然有辆车。
  看样子,是一辆新买的保时捷卡晏。夏芳菲在窗口看到白若兰上了车,她就笑了下,摇头。唉——总算开窍了,看来有希望。
  夏芳菲一直担心白若兰,她现在都不想回新加坡,剩下的资产,全部在这里,如果没有个男人,她就没有归属感。

  但愿他们能在一起。
  白若兰和西楼先生来到咖啡厅,这里是一个充满温情的世界。带着柔情的灯光下,一对对情侣随处可见。
  他们在这里,或交头接耳,或轻声交谈,或勾肩搭肩,或含情默默。
  一名穿着旗袍的服务员,挺有礼貌地招呼客人,“您好,请问几位?”
  西楼先生道,“二位。”
  “这边请!”
  服务员就给两人带到一处幽静的角落,这家咖啡厅建在四楼,临窗而坐,感受着大街上的繁华,看着熙熙攘攘的人流,的确是一种享受。
  音乐,轻轻响起。
  那是萨克斯演奏的曲子,悠扬,起伏。
  白右兰穿着一条带银片闪闪的短裙,肉色的丝袜,一字平胸的抹胸,外面是一件白色的小褂。
  喜欢短发的她,虽然有些憔悴,但看起来比前段时间好多了。西楼先生看着她,“你爷爷的事都处理好了吧?看,我都没有时间赶过来参加葬礼。”
  白若兰摇摇头,“不必这么客气,事情都处理好了,现在我只想放下一切,好好轻松一下。”
  西楼先生留意到,这是一个刚从人生低谷中爬出来的女子,想到白若兰的处境,西楼先生道,你可以把公司的事务,交给夏小姐打理,她是一个很能干的人。
  白若兰说,“嗯,芳菲姐的确不错。再说,你们大陆的体制我有很多地方不熟,应付不过来。”
  西楼先生说,“有事可以找我。”
  白若兰喝着咖啡,“你那么忙,我怎么好意思麻烦你。”
  西楼先生应道,“无妨,前段时间我只不过是回京城处理了一些事,现在好了。哦,如果你有兴趣,我可以带你去全国那些名胜古迹走走。说不定,对你很有帮助。从现在想,你要适应大陆,了解大陆。我们这里地大物博,山川秀丽,风景如画,你不去看看,实在有些可惜。”

  白若兰点点头,“有时间我一定去。”
  西楼先生笑了,“嗯,想去的时候,记得喊我,我陪你。”
  “谢谢!”
  白若兰看着他,露出一丝古怪的表情。
  左安邦也在咖啡厅里,一名年轻男子朝他走来,“久闻左市长大名,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
  左安邦打量着对方,对方穿着一件黑色的衬衣,黑色的休闲裤。没经过自己的允许,他就坐在对面。
  服务员走过来问,他就有一个自认为很潇洒的动作,“一杯咖啡。”
  左安邦的目光就落在他身上,“你是谁?”

  对方自我介绍,“余理,安平人氏。”
  左安邦看着他略带傲气的脸,不咸不淡地问,“找我干嘛?”
  余理说,“我想您可能需要一个能帮得上忙的人。而我,很适合你。”
  左安邦笑了起来,“我不喜欢太自信的人,真的,你那种自信,令人很讨厌。”
  余理说,“这个容易。”
  表情一变,余理就变得很谨慎,低调,本份的模样。左安邦见了,暗暗称奇,这小子还真有几分本事。
  “说吧,你的目的。”

  “与您合作,我要顾秋和杜小马,还我一个公道。”
  “什么理由?”
  余理的脸色,变得有些愤愤不平,那种怒火,似乎要燃烧起来了一样。
  “这是一个很凄美,又悲惨的故事。”

  余理说了当年的事,当然,他肯定站在自己的立场上。说杜小马不顾兄弟情义,抢了自己的心上人。
  而顾秋呢,则为虎作伥,与杜小马勾结,迫使自己无辜入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