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302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K有些慌,好在见多了世面,S佥上没露出来,他摸遍全身口袋也没找到烟盒,有些烦躁回头朝马仔骂了一句, 马仔立刻递上烟和火,为他挡住扑朔的风□,老K点上烟后,两根手指夹着凑在嘴边,微不可察的抖了抖,马仔只 看了一哏,心就寒了。
  老K&金三角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什么条子没弄死过,他能慌成这个德行,势必窥见了你死我活的苗头。 乔苍把玩着手上帽子,在指尖来回旋转,放不放人”
  老K狠狠吞吐了几口,“乔苍,你别逼我,我在緬旬也有头有脸,我还没碰上在我面前像你这么嚣张的。”
  “老K,金三角我一没抢你生意,二没夺你地盘,我女人如果真带了条子堵你,你扣下我认栽,咱们好商量, 5见在你一点亏没吃,是你先逼我”
  老K眯起眼睛,在他思绪万千回味乔苍话中深意时,乔苍将勾在指尖的帽子朝一侧试图偷袭他的马仔扔了过去, 啪嚷一声,轮趴趴的帽子在他惊人的腕力之下竟成了刀刃般的利器,帽檐边角C`ha 入马仔的眼睛,霎时血光四溅。
  马仔捂住被戬瞎的一只哏倒地哀嚎,老K没想到乔苍忙正经生意这么久,私底下身手一点没荒废,功夫又增进 许多,金三角怕是很难找到他的对手了。

  老K〇交了咬牙,扬起右手朝前狠狠一劈,几十名马仔掏出枪,黑漆漆的洞口对准乔苍。
  乔苍这边打手不甘示弱,相差一秒不到也掏出了枪。
  黑狼迟疑片刻朝前走了一步,不动声色阖动薄唇,对老K说了句什么,老KD交着后槽牙唾骂,“没他妈时间了, 出不了云南,索性在这里干一场!”
  他指着乔苍这一方站立的石坝,哑着嗓子大吼,“今天谁打嬴了乔苍,让他放出血,我给一千万美金,十个缅 旬美女!如果能杀掉他,我和他拜把子,和我_起在金三角称霸!”
  马仔中鸦雀无声一阵,紧接着便爆发出惊天的咆哮声,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混这条道上的人,对钱财和美色永 远有消磨不尽的贪婪,我几乎没有反应过来,黑狼揽住我的腰将我朝旁边一推,我趴在一处茂盛的杂草堆里,他警 告不要乱动。
  视线里遮天蔽日般的人海黑压压冲向了乔苍,三十多名马仔岿然不动,握紧了手里的狙击枪和短枪,指尖麻利上 膛,拉保险,扣扳机,一气呵成。
  为首的乔苍风衣敞开,两片衣摆在夜色下烈烈飘扬,他像是一樽完美无瑕的雕塑,面对千军万马毫无惧色。
  第一声枪响划破长空,惊了树桠上宿眠的鸟雀,嘶鸣着飞向黑暗的云层,我哏前人影晃动,贡毛带着四个马仔 包围在我身侧,我看到是他松了口气,“你们什么时候来云南。”
  他不搭理我,一双眸子像鹰隼,牢牢锁定战场。
  第一声枪响爆发,便是此起彼伏,两拨人马的交火陷入混战,界苍身影快要被硝烟吞没,我惊叫一声起身,黄 毛哏疾手快按住我肩膀,“你去送死吗?早知道惹麻烦不要来最好,周容深已经完蛋了,黑狼和他一点关系没有。
  我用力挣脱他,他将我控制得更紧,直接把我压在草丛里。

  “苍哥不是吃素的在金三角毒贩之间斗殴杀人不犯法,随便杀,真有一天栽在条子手里,新账旧账一起算,枪 毙十回都够了!”
  黄毛话音未落忽然朝前一扑和我一起卧倒,我头顶一块巨石下一秒被金色的子丨弹丨打穿。
  周围马仔找好伏击地点对准者K的人猛烈射击,我听到凄厉的枪声,爆炸声,尖锐声响犹如匕首和银针,剌入人 的骨头,连疼都来不及感受,便一命呜呼。
  哏前这一幕,是一场我连做梦都没有见到过的战火纷飞,血雨腥风。
  和平年代的中国,早已不见这样残暴杀戮的场面,甚至被刻意隐瞒,遮掩其实在充满罪恶交易的金三角,无 时无刻都在上演百里枯骨。

  周容深也曾无数次在见血封喉的屠杀里死里逃生,他不想我担优,从没有对我描绘过当时的凶险,直到我此时 就置身在生与死擦肩而过的漩涡和战场,我终于明白强悍勇猛如他为什么也有去无回。
  也终于肯接受,黑狼不是他的现实。
  他是抱着殊死的信念踏入这片土地,他根本没有想过离开。
  他那么爱我,那么纵容我,我最终还是变成了他痛恨的模样。
  他永远不会原谅我,也不会再见我,这个世界,以及另一个世界,我和他都是永别。
  我无法控制嚎哭出来,黄毛堵住我的嘴,他在耳边警告我不要出声,我死死咬着嘴唇和舌头,哏前的一切都变得 虚无而模糊。
  老KIP边越来越多的马仔包围了乔苍这方,眨眼便占据了整片荒野。
  乔苍沉默摸出烟盒,他站在枪林弹雨的中央,无数子丨弹丨黑烟从他头顶掠过,飘荡,四散,燃烧,他纹丝不动 ,仿佛置身无人之境,他的血肉之躯这时是钢铁般刀枪不入百毒不侵的,他根本不畏惧这些人,更不畏惧惊天动地 的战火,他那般云淡风轻,潇洒英俊,一簇火苗映照他清冷的眉眼,他面无表情,吸了一口烟雾。
  老K藏匿在千涸的湖泊旁一棵巨大榕树后,他叮着眼前战况,忽然想到什么,四下找了找,当发现没有找到他想 要的,他立刻破口大骂,“操他妈,那小娘们儿呢!”
  马仔说不知道,打起来就没留意她,之前跟着五哥。。。
  另一个马仔踌躇了一会儿,颤颤惊惊说,“我看五哥把她推给乔苍那边的手下了。”
  “这骚娘们儿!阿五就是受她迷惑了。”老K怒气冲冲拔起面前一簇茂盛的野萆,“他这次要坏我的事,我他妈 看他对女人不感冒,才敢甩手放权给他,看来他也靠不住。”
  马仔拿着一面铁皮挡在头顶,“这女人也许不是条子的娘们儿,乔苍手眼通天,什么底细不能造假,搞不好 就是他的姘头,替他打头阵来了,咱这不是已经着了道吗,今晚上怕咱走不出去几个了。”
  漫天枪火中,贡毛将我牢牢护在身下,他搜寻良久,终于锁定了目标,朝黑狼站立的位置瞄准,我急忙抓住他 手腕,哀求他不要开枪,“他是卧底,他是搞老K的,和你们没关系,兴许用不了多久他就能颠覆老K,对你们没有 坏处”

  贡毛将我禁锢在他腕子上的手狠狠一甩,“你疯了吗?我知道他是卧底还留他?他搞完老K,会来搞苍哥的,只 要是条子深入金三角就留不得。”
  他说完这话扣动扳机,朝黑狼的头颅射了过去,我本能大喊小心!
  我的声音并没有穿透力,在冲破喉咙的同时就被枪声覆盖,黑狼动作千脆利落,踩在石头上朝髙空一跃,子丨弹丨 从他脚下擦过,穿透树千无影无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