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186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添了一下嘴唇,昨天一毛钱赢了陈辰,今天一块钱赢了周欢,他们两个还真是不走运,所以,千万不要让敌人知道你的意图,否则你就会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中,你的一举一动,都会被看穿。
  “邵先生,你不愧是赌石大王,我服。”周欢伸出手跟我握手说。

  我笑了一下,我说:“服就好,不服,你可以接着干。”
  他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陈辰看着我,指着我说:“邵老板,你真的是出尔反尔,你说过给我看料子的,居然骗我说料子不能赌,你自己来赌,真的是,真的是卑鄙小人。”
  听了他的话,所有人都看着我,一副看好戏的样子,我认真的看着他,我说:“四千万的标,你都写出来了,你没胆子赌,怪谁?只能怪你太胆小。”
  “如果你告诉我,那块料子能出货,我肯定会投标的。”陈辰愤怒的说。
  我听着就看着所有人,我说:“这话有道理吗?我他妈又不是神仙,就是神仙,他也不能说,这块料子一定出货,赌石靠脑子的,显然,你没有。”
  听到我的话,所有人都哈哈大笑起来,陈辰被气的面红耳赤的,他说:“我们走着瞧,料子还不一定出呢。”
  我没有说话,直接去领标,我邵飞不接受威胁,我吃软不吃硬,他跟我来硬的,我就坑死他。
  料子取标,五千八百万欧,税收对于我们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巨大的毒瘤,光是税收,就已经让许多赌石的人望而却步了,所以,缅甸公盘,就不是普通人能玩的起的。
  想要一夜暴富,你也得有这个资本才行。
  “邵老板,这块料子,我想要看着他切开,不知道,你能不能满足我这个心愿呢?”周欢过来说。
  我看着周欢,有点不爽,你想要就要?凭什么?但是我看着其他人也都抱着期望看着我。

  我说:“看着他切开又怎么样呢?跟你又没有关系。”
  “都听说赌石大王下刀如有神,我想亲眼见识见识,当然了,更重要的是,赌石有风险,万一邵老板需要别人来入股的时候,我觉得,我可以参一股。”周欢说。
  我皱起了眉头,我说:“我一向不喜欢跟别人合赌,但是,我还是会切开的,今天晚上,皇冠大酒店,就切这块料子。”
  听到我的话,不少人都兴奋起来,这块料子,也五亿多,是十分罕见,切赌性十分强的料子,所以,能亲眼目睹他切开,实在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也就只是在公盘上能遇到,其他的地方,还真是少见。

  我说完,就走回大厅,今天我不准备出手的,但是陈辰这个混蛋要白送我一块极品赌料,我不能不拿,其实,拿下这块料子,更多的就是想要羞辱一下这个陈辰,我要告诉他,别得罪我,否则,他不会好受的。
  这个时候,我看到屏幕上刷下来很多价格,我一看,是冷超中标的料子,我皱起了眉头,公屏上出现的料子,都是很惹眼的,虽然都是明料,但是几乎都是上千万的料子,这个冷超,真的有点天赋,跟我学了没多久,但是赌石起来,真的不手软,遇到好料子,真的就能拿的下。
  我深吸一口气,赌石这种东西,到了一定的境界,尤其是公盘上,也就没什么经验可以说了,除非是蒙头料,像这种明料,真的就是拼谁的钱多,谁的钱少了。
  我看着李吉,我说:“你的对手很强劲啊。”
  “师父,你教过我,做人要有自信。”李吉说。
  我听着,就点了点头,我突然有个主意,我说:“想不想参与今年的标王。”
  “我?”李吉惊讶的问我。
  我笑了笑,我说:“是的,你,给你两次竞价的机会,如果前两轮,你能赢下来,今年的标王就写你的名字。”

  “我。。。”李吉有点惊讶的看着我,很不自信的样子。
  我笑了一下,我说:“刚才还说有自信。。。”
  李吉哽咽了一下,说:“谢谢师傅给我这次机会。”
  我点了点头,我说:“我第一次参加公盘的时候,就拿了标王,虽然没钱,但是运气好,有人给我付钱,标王这个东西,就是拿钱堆出来的,对于你而言,就是怎么合理的把这个价格堆出来,又能赚钱。”
  李吉点了点头,我拍拍他肩膀,就离开了,我拿下一块料子之后,就不会在动手了,坐在交易大厅里,等着公盘休市,看着公屏上闪烁的价格变动,广东人,上海人,他们都开始扫货了。

  我看到了北京人也下手了,但是不是朱贵,而是另外的两个人,对于朱贵,我当然想要他重新回到北京帮的核心地位,因为有了他,我才能抓住北京帮的那些大爷。
  广东那边,有人控制,但是归根结底,还是钱的问题,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钱解决不了的事情。
  “飞哥,他们的货到码头了,但是,金丝眼不让我们上船拿货,就连装货的时候,都是他们的人亲自搬运的,完全不让我们碰手。”张奇小声的说。
  我深吸一口气,我说:“想办法, 让人进去弄点货。”
  张奇点了点头,很快就去打电话,赵奎说:“飞哥,如果你真的确定,他们在缅甸种罂花,虽然隐蔽,但是那么大一片地,肯定还是能找到的,只要找到,一把火烧了就行了。”
  “哼,龙肯矿区很大,虽然以前是我的矿区,但是,我并不清楚里面的地形,很多地方,我都没有去过,他们既然种了,肯定是极其隐蔽的,而且,他们军用管制,我们想要进去,很难。”我说。
  我想了一会,担忧的说:“其实,我更担心的是矿区的人,我用了六年的时间在缅甸摸索,知道每个矿区的人都有吸丨毒丨的人,在我的矿区,就不准吸丨毒丨,六年的时间,可以说管理的很好,但是,我们上次回来的时候,那些人,感觉都像是吸丨毒丨一样,吸丨毒丨不可怕,可怕的是魏忠已经把他们改变了,从吸,到养,这是非常可怕的,那么多人,如果都被改变了,别说我们,就是军政府都救不了他们。”

  听到我的话,赵奎就皱起了眉头,他说:“飞哥,他们的死活,跟我们实在没有多大的关系,路是他们自己选的。”
  “我是不甘心,我辛辛苦苦六年在缅甸莫怕滚打,最后被别人给夺走了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小镇,人脉,人心,谁都不会甘心的,而且,最重要的是,我有一个兄弟在里面,生死不明。”我说。
  赵奎捏着下巴,说:“杜比?”
  “是的,他救过我的命,两次,他上次给我打了个电话,什么都没说,只有一些恐怖的声音,所以,我害怕他已经凶多吉少了,但是,一天没见到他的尸体,我就不能放弃,虽然,他跟我的交集不多,但是我答应过他,我活着,他们背包客的命运就是光明的,这是男人的承诺。”我说。
  听到我的话,赵奎就点了点头,他突然问我:“那个阿丽是不是还在矿区?你有联系她吗?”

  我皱起了眉头,我说:“可以试试,但是希望不大。”
  我说着,就看着屏幕上的价格又刷动了,上海人,天津帮的,河南人,都开始动了,屏幕刷动的很快,一转眼,又多了几个亿的成交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