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185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打着手电,仔细的看料子的其他部位,料子其他的部位有黄色的雾,有黄雾白沙皮的石头,是人们最喜欢的翡翠赌石之一。
  在黄砂皮的翡翠赌石中有两种情况要引起重视,一是表皮见松花,擦口见黄雾,感觉颜色有点泛黄,但再擦进去,颜色变蓝,黄味跑掉了,这种情况大多黄雾层比较薄,由外到内黄色从浓到淡。
  其二是见到松花,一擦见不到颜色,是黄雾将翡翠的颜色分开了,很多人以为没有颜色了,其实如果你再花时间往里面擦,穿透雾层,会见到淡淡的黄味变成蓝绿色的翡翠颜色,这种情况是由于翡翠的雾层出现了黄雾的特点,开始的时候黄雾由浓变淡,再进去又由淡变浓,胶体层黄雾非常厚,有时厚达5-6厘米。
  当然了,黄沙皮的料子见松花跟黄雾,是好事,可是黄岩砂皮中最渴望的还是具有带子绿色的翡翠赌石,如果有黄雾,又有松花莽带,那就是十分理想的翡翠赌石了,可惜这些年已经没有见到这样的石头了,以前在老帕坎场口及结崩琼场口能见到。

  这块料子,有雾,有蟒带,而且带子的绿色极其浓艳,这想不让人心动都难,但是一般有黄雾的料子,底子都可能发灰,木那料子灰底子的多了去了,所以,只要开刀见灰,这块料子就打折扣了。
  但是这块料子见灰的可能性不大,因为,满身几乎都是蟒带了,如果这也见灰,那得运气多差啊,所以,我很心动。
  我捏着手指上的戒指,我看着所有人,我问:“你们觉得他值多少钱?”
  “一千两百万,我是看不到,我只能看到六百万啊。”
  我听着上海人的话,就摇了摇头,他只能看到六百万的蟒带,但是他的话不能信。
  朱贵说:“料子如果能达到一级绿,这块料子,我们北京人就拿了,谁要是买了,当场切开,我们北京人当场回收。”

  所有人都笑了笑,没说话,陈辰有点急了,问我:“邵老板,这块料子,到底能不能那?”
  我说:“不能拿,料子有黄雾,底子见灰,就死定了,一千两百万欧元,买五百克蟒带?我知道你们揭阳人有钱,但是在公盘上,你敢这么赌吗?”
  听到我的话,陈辰有点讶异,但是看着料子,随后又打手电,说:“我也是害怕这个黄雾,这个雾啊,赌好了,能一夜暴富,赌不好,就是倾家荡产啊,我一开始,也是害怕见灰,木那新料,灰底子的实在是太多了,哎,没想到邵先生也是这么看的。”
  我点了点头,就笑了一下,拍拍手,说:“还有其他料子要看吗?”
  “当然有,邵先生,我还没找到。”陈辰说。
  我听着就看着料子的标号,5228,我走了出去,身后的人没跟出来,还在研究那块料子,我笑了一下,打电话给李吉,我说:“李吉,5228给我投标。。。”
  我刚说着,就看着周欢走出来了,他盯着我,笑了起来,说:“邵先生,真是好狡猾啊。”
  我听着就笑了,挂了电话,周欢走到我面前,说:“邵先生,一人一半吧?”
  我听着,就看着里面,陈辰似乎还在纠结那块料子,我说:“你们不是一伙的?”
  “福建人跟广东人,从来都不是一伙的。”周欢说。
  我说:“如果我不给你呢?”
  “那就看谁钱多了,当然了,我相信,邵老板肯定喜欢偷偷的把这块料子给拿下,而不是弄的满城皆知,尤其是陈辰。”周欢说。
  我听着就深吸一口气,我说:“我不喜欢别人威胁我。”

  “那就看成合作吧。”周欢平淡的说。
  我笑了起来,有意思,这个人还真的是个难对付的人,我说:“我邵飞,从来都不喜欢跟别人合赌料子。”
  我说完,就朝着竞标台走,周欢没有跟过来,在赌石公盘上,如果别人威胁你,你就妥协的话,那你就别赚钱了,你肯定会沦为别人赚钱的工具。
  我看着李吉他们过来,我说:“没事了,我自己来。”
  我拿着标书,看着周欢,他也没有去告诉陈辰,而是站在原地不动,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写了第一个价格,一千三百万欧元,这个价格想要中标,纯碎是靠运气。

  我投了标书,看着周欢走了过来,他也拿着标书,说:“邵先生,真有幸能跟你在斗一次。”
  我笑了笑,看着他只写了一份标书投进去,我皱起了眉头,哼,跟我玩偷鸡?我当然不会怕你。
  这个时候,我看到陈列室的人都出来了,那个陈辰一看到我们在投标,就走了过来,身后跟着一大群人。
  “你们在干什么?”陈辰有点愤怒的问。
  我说:“投标啊。。。”
  “你,你不是说那块料子不能投吗?你是在骗我?”陈辰指着我说。
  我笑了一下,我说:“那块料子,我说的都是中肯的,唯一怕的,就是见灰,所有人都知道,这块料子,就看你敢赌不敢赌了,我赌的是一千两百万人民币一克的料子,我敢赌,你要是敢赌,你也上好了,没有人拦着你。”
  “是啊,赌石赌石,讲究一个赌字,神仙难断寸玉,邵老板说的对。。。”
  “就是,邵老板的名声可不是吹出来的,而是赌出来的。。。”
  “有本事就竞标,少说废话。。。”
  陈辰被说的面红耳赤,他拿着标书,但是又不敢下笔,他看着我,问我:“你投了多少?”
  “一千三百万。。。”我说。
  我说完,就看着周欢,这个人,不动声色的跟我玩偷鸡,他的价格,肯定不会是个整数,福建人非常讲究发发发这个数字,里面肯定有很多八,这个我是能猜的到的,但是就是不知道这个开头是几。

  按照底价,他不可能给太高,因为料子确实赌性很大,他周欢被称为小玻璃种大王,不可能不知道料子的好坏,我觉得这个开头,可能是个二。
  当然了,我的估计最后拿下也就三千万欧元,超过这个价格,我也不会赌的,因为折本,所以,我就写了一串数字28888889,如果周欢真的是偷鸡,写了一大串8的话,哼,那就有意思了。
  我写完,就把标书给投进标箱,这个时候,来的人越来越多,我看着陈辰,手里拿着标书,但是始终不敢往里面投。
  “陈老板,玩玩,反正,大不了可以弃标嘛。”我笑着说。

  陈辰看着我,脸色都气绿了,他把标书丢在地上,我看着,写了四千万欧元,我草,这王八蛋,还真敢写,但是他没有投进去,如果真的投进去,我还真敬佩他是个男人。
  这个时候屏幕刷出来了,我的投标价很快就爆出来了,但是前面两个投标的标书,都没有中,但是屏幕很快就刷出来了中标人了。
  我看着,是我邵飞的名字,我就笑了,但是所有人都惊呼了。
  “一块钱,邵老板,你真是神了。。。”
  我看到屏幕上的价格,我也震惊了,我笑了起来,没想到我又猜对了,周欢给出来的价格果然是28888888,后面很多个8,他就是在偷鸡,但是被我给抓个正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