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545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嘿!这见了家长就是不一样,”萧晋又开始坏笑,“以前总是动不动就要把我打成猪头,现在竟然都开始关心我的身体了,那要是我多去你家几次,你是不是就该给我洗袜子了?”
  “老娘让你吃袜子,你信不信?”田新桐瞪了瞪毫无威慑力的大眼睛,然后又道:“说到打成猪头,你在龙朔安家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萧晋心里一惊,悄悄后退一步,说:“呃……我没有告诉过你吗?”
  田新桐缓缓地眯起眼:“没有。”
  “你……你记错了吧?!”萧晋干笑着,又后退一步,“我怎么可能不告诉你呢?”
  “是啊!”田新桐上前一步,左手把右手拳头握的嘎吱吱响,“我为什么会不知道呢?”
  “那个……田新桐同志,冷静!你是一名人民丨警丨察,要遵守纪律。”
  “哦,忘了跟你说,我今天请假了,现在就是个普通公民。”

  萧晋吧嗒了下嘴,忽然惊讶的望向她的身后,大声道:“咦?沙夏你怎么出来啦?”
  田新桐大惊失色,慌忙向后看去,同时却听到一阵脚步声远去。
  沙夏当然不可能出来,所以那脚步声自然属于萧晋。
  望着那货抱头鼠窜的背影,田新桐跺了跺小脚,嘴唇却抿成了一弯荡漾着甜蜜的小船。

  走出住院部,萧晋拿出手机,编写了一条信息刚要发出去,手指却停在了半空中。片刻后,他将信息删除,大踏步的向停车的方向走去。
  然而,他不发信息,手机却主动响了起来,重新掏出来一看,却是周沛芹从山里打来的。
  他心头一紧,连忙接通:“沛芹姐,怎么了?家里出什么事了吗?”
  周沛芹性子柔弱含蓄,一般没有要紧的事情,她是绝对不会主动给萧晋打电话的。所以,此时她打了过来,那一定就是村里出了事。

  “家里还好,你别担心。”周沛芹先是柔柔的安慰了他一句,又接着道:“是天绣的事儿。村里的梁大伟说在城里找到了新的买家,一针给一块钱,现在村子里已经有不少人表示愿意接他的活了。”
  听了周沛芹的话,萧晋只是脸色阴沉了一下,内心却并没有太多的意外或愤怒。
  这样的事情,是他从开始为囚龙村民接绣活时就已经考虑到的。毕竟,会天绣的人不是一人两人,而是一个村子,基本没有什么保密性可言。
  也就是说,只要他不跟村民们签订正规的用工合同,这样的情况迟早都会发生。
  可他在绣活方面仅仅只是一个倒手的中间商,没有注册,也不是公司,根本就没资格签用工合同,只能在有活儿时签临时雇佣合同。
  按照合同规定,在囚龙村民为他做事的时候,擅自违约是要付出赔偿所有收入的代价的,但在没有绣活的时候,村民们却是自由人,想跟谁干就跟谁干。
  想了想,萧晋问:“梁大伟开出的条件和要求是什么,你知道吗?”

  “知道。”周沛芹回答道,“他说城里的买家要求签订三年的合同,三年内,只要是合格的天绣绣活,都按一针一块钱计算,三年后续约,还可以涨价。”
  萧晋眯了眯眼:“就只有这些么?”
  “他就跟村民们说了这些,其他的就……就都是……”
  “都是说我坑害村民喝乡亲们血的坏话,对不对?”
  “你放心!”周沛芹赶紧安慰他,“我、玉香、云苓和老族长,还有好多人都是不相信的。”
  萧晋呵呵一笑,柔声道:“我知道,你也不用担心我。你家男人的脸皮有多厚,你又不是不知道,这点诋毁对我来说连个屁都不算。

  另外,沛芹姐,人家可是给了一针一块钱的价格呢!这种好事儿不要白不要,你和玉香姐也接受吧!”
  “啊?”周沛芹以为自己听错了,刚要询问,就听萧晋在电话那边解释起来。
  渐渐地,她的眼睛越来越亮,到最后更是一扫愁云,喜笑颜开道:“还是你聪明,我觉得天都要塌下来的事情,让你这么一说,简单的就像是小孩子斗嘴一样。”
  不知道萧晋说了句什么,小寡妇的俏脸瞬间就飞上两抹红霞,轻啐一口道:“真是的,正经不了三句话!好了,我要抓紧时间去找玉香和老族长商量了,具体的等你回来再说。”

  挂断电话,萧晋坐进车里,看着车窗外忙碌的医院陷入了沉思。
  直觉告诉他,这件事应该与青山镇小二所说的调查自己的人有关。
  很明显,对方是想来个釜底抽薪,直接断掉老子的财路,不过瞅这小家子气的架势,应该不是多么牛逼的人物。
  到底是谁呢?
  这种程度的麻烦对于他来讲,根本就算不了什么,可癞蛤蟆蹦到脚面上,不疼不痒,它恶心你啊!
  半个小时后,他走进了董雅洁的办公室。
  董雅洁似乎很忙,见他来了连头都不抬,只是一边敲着键盘一边道:“有事儿说事儿,今天姐没工夫跟你逗闷子。”
  萧晋径直走到酒柜前给自己倒了杯酒,说:“这马上要到中午了,饭总要吃的吧?!”
  “我还真没时间吃。”董雅洁手上的动作依然不停,“这个活忙完怎么着也得一点多了。”

  “吃个饭不耽误什么的吧?!”
  “我不喜欢做事做到一半就停下的感觉。”
  “哪怕事关天绣的供应?”
  “哪怕天……”董雅洁一滞,猛然抬起脸,凝重道:“你说什么?天绣的供应出了什么问题?”
  萧晋贱兮兮的耸耸肩,走到沙发上坐下,晃荡着二郎腿,说:“不急,你先忙吧!我也不怎么喜欢做到一半停下的感觉。”
  董雅洁气急,直接冲过去,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咬牙道:“发布会明天晚上就要举办,老娘该请的人也都请了,只等着结束后就迎接贵妇小姐们的大量订单,这个时候你跟老娘说天绣供应出了问题?信不信老娘亲手切了你祸害人的家伙?”
  萧晋看着她笑:“我怎么就看不够你生气的样子呢?你说我是不是变态呀!”
  董雅洁眼睛一瞪,刚要再说些什么,忽然反应过来如果事情真的很严重,眼前这货就不应该是现在这种轻松的样子。

  他是故意把话说得模棱两可来气老娘的!
  深吸口气,将身体里的火气压下去,她对着萧晋妩媚一笑,忽然就抓起他的手用力咬了一口。
  “嘶……!”萧晋看看手背上的牙印,再看看已经在对面坐下的女人,哭笑不得的说:“咬人是女性喜欢干的事情,这是不是证明着,我快要把你给掰直了?”
  董雅洁不屑的翻个白眼,点燃一支烟,说:“别做梦了,老娘就算要直,也不会是因为你的。”
  “那因为谁?裴子默么?”
  董雅洁双目一眯,不耐道:“你到底有没有事?赶紧说!这几天正是集团年底盘点的关键时刻,我真的没时间跟你在这儿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