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巫老司机》
第26节

作者: 龙鸽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正准备追过去,身后传来那个年轻女大夫的责备声,转头看,她站在注射室门口,手里夹着一块纱布,狠狠瞪了我一眼。
  “这里是医院,安静!”女大夫小声斥责,转身又回了注射室。
  我下意识应了一声,又转回头看向门外的黑暗,只是这么一耽搁,现在连老太太细碎的脚步声都听不见了。
  等我回到注射室的时候,女大夫已经为郭子清理好了伤口,正在缝针,伤口不大,两针就能完事。
  郭子这家伙挺带种的,也没打麻药,缝针的时候不但不喊疼,还一个劲问人家女医生叫什么名字。

  女大夫装作没听见,两下缝完打了个结剪断,开始包纱布,吩咐说:“他得住两天院,看看有没有脑震荡症状。”
  听见这话,郭子两眼放光,显然求之不得。
  包扎完毕后,这小子还不愿意走,赖着跟人家大夫说话,我当时是又困又乏,不由分说架起他就走,女大夫跟在后面给我们安排床位,笑的特有深意……
  当天晚上,我就和郭子在住院部的病床上凑合了一夜,第二天天不亮老村长来了,问我关于出马老太太的事。我把昨晚的事捡不重要的和他交代了一番,算是替老太太传话,你们这事人家不干了。
  听完我的话后,老村长挺失落的,显然这事他不止托付过出马老太太一个,只是都没办好。其实我也挺失落的,我那工作就算是完了,要是挣不来钱,回去可怎么交代?
  几番犹豫后,回头看看郭子睡得还香,我一咬牙,跟在老村长后面追了出去。
  卫生所大厅里,我把老村长喊了下来,面对他不解的目光,我嗫嚅了半晌不知该怎么开口。做法师的好像都是些老头老太或者和尚道士,我一大小伙子干这个,不怎么搭啊。
  “你们村的事,我也许能帮着办了。”老半天后,我终于鼓起勇气说出了这话,那一千块对我的诱惑力太大了!

  老村长不敢置信,指着我的胸口,“你?”
  他的态度充满了不信,我也有点恼了,“我怎么了?我这手艺可是祖传的!”
  这些事就这样,但凡沾了“祖传”俩字,立马就显得高大上,老村长闻言点了点头,琢磨起来,看来还是对我不太放心。
  我这时候为了那一千块巨款,索性豁出去不要脸了,拍着胸脯说:“你放心,咱们先做事,办好了才给钱,怎么样?”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老村长还是一脸为难,犹豫着不肯答应,他的意思我明白,是怕我跟郭子一样再出点什么事。我连忙给他吃定心丸,表示不会蛮干,现在就回去请示师傅去。
  老村长终于还是给我说动了,我们当场商定,价钱还是那个价钱,只要把石碾子的事办妥了,那一千块就归我。出马老太太走的时候警告过我,不过我没太当回事,这事情能办就办了,不能办就拉倒,怎么可能会带来灾祸?
  出了卫生院,我那辆自行车已经被人骑了过来,跨上就走。
  骑出丘陵后,再拐上省道,我奔了市区方向,这一趟从南面的县里向北,穿过市区后,再进入城北远郊,总里程有70多公里!

  赶路这种事情不能算账,你要觉得我一小时15公里,5个小时不就70多?放心,绝对不可能按计划完成。我在半路上吃了两次饭,等赶到外公家的时候,差不多用了8个小时,天都快黑了。
  这事我是毫无把握,一点头绪都没有,只有向外公求助。
  离得还远,我看见外公坐在那栋熟悉的屋门外,正在和村里人聊天,谈笑风生。那件事后,外公有一段时间很萎靡,人也迅速苍老,用了很久才慢慢恢复,现在基本又回到了正常的精神状态。
  先看见我的是一位本家大爷,他相对年轻些,眼神好,站起来挥着手大喊:“老梁,你们家小米回来了!”
  外公猛然站起来,眯着眼睛朝我看。
  听见这话我怪内疚的,上一次来还是端午节,有好长时间没来看外公和外婆了。
  骑着自行车到门口后,大伙儿看见我的打扮,全都傻了眼,我现在满身脏污,衣服上还有好几个破口子,鞋子是污泥色,比要饭的强不了多少。
  “小米,你这是骑沟里去了?!”不等我站稳,外公一把把我抓住,心急火燎问。
  感受到胳膊上传来的力道,我内心稍安了些,外公虽然老了很多,可力气还不小,看来身体状况不错。我连忙安慰了一番,表示自己不要紧,就蹭破了点皮。

  看着我打哈哈,外公似乎察觉到了什么,面色逐渐变得凝重,半天后转身往屋里走,“跟我来吧。”
  我叹了口气,外公就是外公,就算老了,那份睿智还在,我那点花花肠子又岂能瞒得过他?
  外公屋里,他坐在书岸边,我规规矩矩站在他面前,低着头不说话。
  “遇到什么事了?”外公淡淡问,他老人家皱着花白的眉毛,依然那么威严。
  我想了想,既然到了这一步,就索性全说了吧,在外公面前,任何隐瞒都是不智之举。当下我就从工作上说起,把过程原原本本交代了一遍,包括我对未来的打算。
  我开始叙述后,外公眉头就松了下来,一边听一边拿起笔在纸上写写画画,不时点点头,询问细节。中途外婆回了家,和我亲密一番后就去厨房做饭了。
  等我把事情全都交代完后,天已经彻底黑了,外公撂下笔,让我洗个澡换身衣服,然后咱们爷仨吃饭,没有做任何表示。
  吃完饭后,外公再一次把我带到了他工作的书房,这次让我坐在对面,没有说话,把一张竹纸推过来,示意我先看看。刚才我说事情的时候,外公就一直在这张纸上画着什么,现在终于看见了。
  看见了也没用,完全看不懂,一尺见方的纸上,密密麻麻画满了条纹,有些类似小时候玩的迷宫图,最中心还有个螺旋,根本就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直看得头昏脑涨,我终于投降,“外公,您还是直说吧……”

  外公用一根食指点了点那张纸,“这是道家的乾坤阵。”
  说完,外公站起身在房间里来回踱步,思考着什么,我在一旁规规矩矩坐着,不敢打扰。
  许久后,外公停下脚步,看着我叹了口气说:“那个出马仙说的没错,这件事情,恐怕不简单,那片祖坟地,被人布下了乾坤大阵。”
  “这样做有什么含义?”我是完全没听懂。
  外公又坐在了我对面,神情严肃,斟字酌句说:“乾坤大阵里的阴阳是颠倒的,可以在极阳的地方囚禁阴气,如果我推断不错的话,那个村的祖坟被人设置成了监牢,专门囚禁他们家祖先的魂魄。”

  我听傻了,“这么做是为什么?而且听那些村民说,他们家祖上是自愿的,有人自愿坐牢吗?”
  外公接着解释:“有魂魄在乾坤阵里面,这个阵法就会持续吸收阴气,阴衰则阳盛,风水就被人为改变了,过剩的阳气随着水流到村子里,天长日久,村民的运道就会特别好,只是阴阳不协调,人丁也就旺盛不起来。”
  以上这段话就像天书一样,我是完全听不懂,也不太相信,这么折腾一下就能改变运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