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巫老司机》
第25节

作者: 龙鸽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问题是,这小子大半夜跑这儿来用脑袋撞石碾子干嘛?还这么狠!
  心头带着疑问看向郭大江的时候,他似乎回了些神,低头思考着什么,面色凝重。他一向是个马大哈,这神情我还从没看见过,不敢打扰在一边陪着。
  渐渐地,身边围了更多村民,老族长分开人群挤过来,看了郭大江一眼,脸色变得很难看,“这都是怎么回事啊?!”
  我摆了摆手,“甭管怎么回事了,我们都是为了你们村子好,现在他人受伤了,赶紧送卫生院吧。”
  老村长一听在理,连忙招手大喊,人群一拥而上,抬起出马老太太和郭大江往村子里跑,转眼走的一干二净。我拖在最后面,刚咬牙切齿撑起来,忽然,身后传来一阵若有似无的哭声!
  这声音我不好形容,就好像有人蹲在你后面,用手捂着嘴呜咽,又好像只是风声。我被吓了一跳,猛然转回头看,身后只有那个将近一米高的大石碾子。

  转头瞬间,所有声音消失,刚才的哭声不再,似乎那只是我的幻觉。
  “见鬼了。”我嘴里骂骂咧咧,其实是在给自己壮胆,我还年轻,就算身体状态不好,也断然没有幻听的可能,那刚才的声音究竟是怎么回事?
  正琢磨着,远处传来老村长的呼喊,我赶紧收摄心神向着大部队跑了过去,人都走光了,这里还怪吓人的……
  乱哄哄涌进村里后,有人开出来一辆手扶拖拉机,大家伙儿手忙脚乱垫上被褥,把出马老太太和郭大江全被搬了上去。接下来包括我在内,后斗子里上了十几个,一阵“突突”声中绝尘而去。
  没坐过手扶的人很难想象那种酸爽,特别是在机耕路上开的时候,就跟用铁板不停扇你屁股似得,我是根本坐不住,抓牢前扶手半蹲着苦苦支撑。

  我都这样,郭大江就更别提了,他也就是脑门磕破了点皮,现在这状况,再装死搞不好就真被颠死了。拖拉机刚拐出村,这小子一骨碌爬起来,和我肩并肩抓着前扶手,直愣愣盯着我看。他现在脸色苍白,嘴唇都乌了,再加上糊了满脸血,要多狰狞有多狰狞。
  “我说郭子,你小子刚才中邪了?”我随口问了一句,这小子神态明显有些不对劲。
  听见我的问话,郭子依旧是那副阴死阳活的表情,幽幽点了点头。
  看见他点头,我反倒松了一口气,这说明他现在意识还算清醒,可以交流。接下来,我俩就这么头冲头小声交谈起来,拖拉机震地人肺都发麻,旁人根本听不见。
  按照郭大江的说法,他久等我不来,骑着车在附近找了好几趟,还爬了一次北坡,没找到人后,断定我不知从那条路去了晒谷场。就这一点来说,这小子几年社会没白混,分析能力不错。
  他到晒谷场的时候,差不多我刚摸下山,用他的话说,一来就撞邪了。
  当时他骑着自行车直接来到晒谷场边,看见出马仙老太太跪在地上不停对那个石碾子磕头,神神叨叨的,他以为人家出了什么状况,就走上去看看。谁知道刚走到石碾子边,他跟我刚才一样,听见石碾子里传出来一阵阵呜咽声。
  与我不同,据他自己说,那哭声刚传进耳朵里,他就觉着脑子里“轰”的一声,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等再次恢复意识,已经是我把他摇醒之后。
  听到这儿,我泛起了嘀咕,确实没错,这小子就是撞邪了。可问题是,那个石碾子我白天看过,阳气极盛,都能直接拿来辟邪了,怎么可能会有邪祟?

  再者说了,真有厉害的脏东西不怕那么盛的阳气,也没必要找不自在啊,总之这是透着一股不合常理。
  我俩嘀咕的时候,出马仙老太太依旧坐在被褥上絮絮叨叨,也听不清她在说什么,不时还磕个头,整个人都魔怔了,可惜我现在开不了眼,也没法判断她身上是不是有东西。
  跟我说了一会儿话,郭子就缩在一边默默抽着烟,今晚这一出对他的打击不小,到现在还惊魂未定。
  拖拉机在山间机耕路上开了一段,前面出现了个相对大点的集镇,仔细看,正是白天我和郭子吃饭的地方。小镇就是这一带的中心,也是乡政¥府所在地,乡卫生院就在政¥府大院旁边,大家伙闹哄哄把郭子和出马老太太抬了进去。
  卫生所里值班的是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身材纤细皮肤白净,长得还挺漂亮,正躺在床上休息,听见动静迎出来被吓了一跳。

  这年代,农村宗族观念很深,邻近村子经常为点鸡毛蒜皮的事情发生大规模械斗,打死人都很常见,闹大了得出动武警部队戒严隔离。现在的情景跟械斗差不多,值班的女医生不是本地人,连话都不敢问,抱着脑袋缩在了墙角瑟瑟发抖。
  我正准备上去说明情况,身边人群被分开,郭子舔着脸走了上去,柔声安慰:“小妹妹,别怕,哥哥我这不是叫人打的,纯属意外事故。”
  他的嗓门要多肉麻有多肉麻,听的我直起鸡皮疙瘩,不过看见他这怂样,我彻底放心,本性都露出来了,看来刚才的事没给他留下心理阴影。
  还别说,那姑娘就吃郭子这套,听见他的话用小手拍拍胸口,松了一口气,“那就好,吓死我了,你这伤……”
  这姑娘一开口,我明白过来了,口音和我俩一模一样,该是市里调派下来的,咱们就算是老乡了。
  接下来,女大夫分别检查了郭子和出马老太太后,给外面打了个电话,说是老太太可能得的是癔症,她处理不了,让这里的院长来一趟。

  检查完毕,女大夫让村民们都在大厅里等着,要我搀着出马老太太,陪郭子和她一起去注射室清创缝针。
  郭子这小子屁颠屁颠跟在女大夫后面,可着劲套近乎,人家说住二街,他就说他二姨夫就在二街,人家说家里是毛纺厂的,他就说家里是麻纺厂的,本市有麻纺厂吗?我还真不知道……
  人家在带伤泡妞,我也不好凑得太近,故意搀着老太太落后一段,远远跟着。就在他俩人前后脚刚进注射室的时候,被我搀着的老太太脚步一顿,停止了念叨,小声说:“这位小法师,这买卖,我劝你也别做。”
  我被她说愣了,老太太有这么神?“你怎么知道我是法师?”

  出马老太太现在脸色很不好,说是面如金纸也不为过,她看着我摇头叹了口气,说:“我和胡三太奶聊到现在,她老人家把什么都告诉我了,这里的东西咱惹不起,要是把事情办了,搞不好就会带来灾祸。”
  说完,老太太也不解释,神秘兮兮对了点了点头,出了侧门,竟然就这么深更半夜走了!
  直到老太太隐没进了黑暗中,我才醒过神来,这么说来,这老太太并没有癔症,她一直念念叨叨的,竟然是在和什么胡三太奶说话。这事放在以前我是绝对不会相信的,可她一口就道出了我的身份,由不得不信。
  “喂!你等等。”我喊了一嗓子,跟着追出了侧门。

  外面一片漆黑,早没了人家身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