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巫老司机》
第22节

作者: 龙鸽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事先我本以为已经万无一失,可还是低估了这么做的难度,毕竟咱不专业啊。我原以为凭我的力气,拉住自己毫无问题,可身体刚探出去,一股强大的惯性袭来,我的手根本就抓不住,“嗤啦”一声向着断崖底滑了下去……
  这一下措不及防,吓得我魂飞魄散,十几米落差啊!摔不死也残了。
  当时我脑子根本就来不及转弯,下意识反手一抄,把藤绳绞在了胳膊上,可重力加速度太大,这样仍止不住下落之势,“唏哩呼噜”往下掉。

  十几米爬起来费事,掉下去也就一眨眼的功夫,还没等我感觉到害怕,就听“轰”一声响,重重摔在了地上。
  落地的瞬间我眼前一黑,憋了大概三秒钟后,才喘过气来,试着动了动手脚,浑身生疼,万幸的是,应该没断骨头,也没受什么内伤。绞住藤绳那一把为我卸了不少力,再加上地面上积满了枯叶,起到了很好的缓冲作用,实在是万幸。
  可就是这样,我也不好受,五脏六腑似乎都移了位,我躺在地上足足喘了半个小时的气,才艰难爬了起来。这时候太阳已经下山,天色还是变得昏暗,树林中能见度开始降低。
  抬头看着那道断崖,我忍不住骂了一声,这可太危险了,我自以为是的举动差点害了自己姓名。同时暗暗告诫自己,以后做事情绝不能再这么随意,要不然,早晚得把小命丢了。
  天快黑了,我不敢再耽搁,在地上找了根树枝当拐杖后,开始向山下摸。这时候我浑身疼痛,加上山路难行,对地形又不熟悉,根本走不快。

  一路披荆斩棘,大概走了半个小时后,我才下了一半南坡,天色已经完全黑了。眼前豁然开朗,出现了一条小溪,也就一跨宽,对岸上栽种着一排柳树,枝条随着晚风轻轻摆动,摇曳不定。
  由于刚才内腑受了震动,尽管溪水很窄,可我不敢跨,只得脱下鞋袜涉水趟了过去。水很浅,流速也很慢,毫无冲击力,只是冰凉冰凉的,刺骨生寒。
  现在正值炎炎盛夏,可就淌了两步水,我就冻出了一身鸡皮疙瘩,上岸后忙不迭在裤子上把脚蹭干,重新穿好了鞋袜。
  转身走过柳树丛,一片平坦的开阔地展现在眼前,撒着一片清冷的月光,显得有些突兀。我站在边缘仔细打量,这一片空地近似圆形,直径大约五十米,寸草不生,由一圈柳树围着,耳畔水声潺潺。
  从这个位置看不到山下,我现在身体不太舒服,也没了探秘的心思,只想快点下山找到郭大江,于是稍一观察找准方向后,就走进了这块空地。当时月明星稀,夜色不太深,我走的也很从容。
  说起来,我毕竟是学过巫术的人,走夜路完全没有一般人心虚的感觉。可走着走着,我觉得似乎有些不对劲,下意识停住脚步四望。
  一圈望下来,并没有什么发现,可那种不对劲的感觉反而更深,我这人心里不能留事,就站在原地思考起来。
  想了没一会儿,我抬起头,又疑惑的看了一圈。我发现那里不对劲了,现在正值盛夏,我又置身于草木葱茏的半山腰上,可四周一片寂静,完全听不见鸟鸣虫噪。
  不但没有动物的声音,就连刚才那一丝风也感觉不到了,寂静的犹如死域。
  看着看着,一阵寒意袭来,这大夏天的,我居然打了个哆嗦。那是一种说不出来的冷,由内而外,从腠理到皮肤,当时我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我原本还算从容,这一个哆嗦打出来,顿时就感觉心气全被抽空了,心脏开始加速跳动,心里升起一个念头——赶紧走!
  再也顾不得探究,我转过身就跑,只想赶紧离开这个地方。可刚迈出去几步,我就停了下来,看着正前方,头皮一阵发麻。
  我置身处被一圈柳树围成了个近似圆形,不等我跑出去,只见南面柳树缝隙里涌过来一层灰雾,无声无息贴地蔓延。
  “糟了!”我失声惊呼出来,这是遇到山雾了!
  别看这里距离山脚垂直落差不过100多米,可真在山林间穿行,没个3、400米根本走不到,假如被浓雾笼罩,失了方向,只怕这几百米我根本就摸不出去,只能等第二天日出雾散。
  山里昼夜温差大,这么浓的雾气,人在里面过一夜,里外都得湿透,肯定要生病。
  思考的功夫,雾气已经蔓延了过来,我赶紧转身就跑,大雾初起,也许能绕过去。
  可转过身跑了一段,刚接近北面那行柳树,更糟糕的一幕出现了,那里同样涌过来了浓密的灰雾。这时候再看,四面八方柳树丛里都有雾气在向内蔓延,我竟然被包围了!
  略加思忖,我又一次转回身,向着南面走了几步,义无反顾迎头钻进了大雾里。既然躲不开,我只能向着山下走,利用坡度,试试看能不能摸到山下去。

  悄无声息,我被大雾吞没,四周灰蒙蒙一片。黑暗加上浓雾,根本就没有视线可言,连脚下的路都看不见,我变成了睁眼瞎,只能一步步向前蹭着走。
  雾气把我淹没后,很快就停止流动,如同凝固了一般,我看不见景物,却能看见走过时带起的扰流。我仿佛掉进了水底,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步履艰难。
  突然,脑后一凉,我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猛然转回头。只见在我身后咫尺之遥的雾气中,顶着我刚才后脑勺的位置,有一个小小的雾气旋涡,似乎有什么东西缩了回去。
  死死盯着这个逐渐平复的小漩涡,我心里“咯噔”一声,后面有东西!会是什么?

  昆虫?鸟?或者是山里的野兽?一瞬间,我脑子里转过无数种可能,又被自己一一否定。刚才什么声音都没听见,根本不可能是普通的动物,难道……
  刚想到这里,脑后又传来凉意,我赶紧转回头看向面前,顿时吓得汗毛倒竖。在我的正前方,正对着我脑门的位置,赫然也有个同样的小气流漩涡!
  自从学过巫术以来,我走夜路还从没真正怕过,可这一刻,我实实在在感受到了恐惧,那是一种心里长毛的感觉。
  恐惧过后,紧接着就是愤怒,我抡起手里的棍子向前一挥,破口大骂:“什么东西?!”
  棍子把前面的雾气搅成一团糟,什么都没接触到,我索性一边不住抡着棍子向前打,一边奔跑起来。这一片空地是平的,只要跑出去,就进入了林间斜坡,不至于像这样不辨东西。
  我一路狂奔,越跑越快,大约跑了十几分钟后才停了下来,大口喘着粗气。我发现了一件古怪的事,这一片空地直径不过几十米,按说一分钟就能跑出去,可我已经跑了这么久,却还没有摸到代表边缘的柳树。
  “鬼打墙?!”我心里冒出了这个念头,身上的汗水被冷雾一激,寒气开始从毛孔里向体内侵袭,刚才的愤怒荡然无存。
  我敢确定,刚才一直都是跑直线,可现在还置身在那片空地里,这绝对不是正常现象,能解释的,似乎只有遇到了鬼打墙。

  鬼打墙的传说小时候就听过,没人能说出原理来,只知道是在深夜里陷入某个奇怪的环境中,怎么都走不出来。
  想到这我暗暗叫苦,不会这么倒霉吧?我可是想吃这行饭的人,竟然被鬼打墙困住,说出去都丢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