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巫老司机》
第21节

作者: 龙鸽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见这名字,郭大江当时就喷了,“咱们进去看看发哥在不在。”
  小饭店只有两进,外面摆着两张大桌子,里面还有个小包厢,设施简陋,整间店子里充满着一股油烟味。我和郭子(郭大江)进去的时候,就看见一个中年男人坐在外间抠脚,锃亮的脑门冲着门外,反射出一抹耀眼的亮光,效果比后视镜差不了多少。
  看见有客人上门,店老板连忙松开脚,套着红拖鞋迎了上来,“二位,吃点什么?”
  我对点菜不在行,也轮不到我,郭子大大咧咧一挥手,“有什么新鲜的,外面吃不到的,多来几样。”
  老板喜滋滋“哎”了一声,招呼我俩坐下,去后厨房做菜。我看着毫不在意的郭子,有些心虚的小声问:“哥哥,你吃饭都不问价?”

  我早上走的匆忙,口袋里只有五块,假如这小子兜里也没什么钱,到时候付不起账,可就丢大人了。
  “价?问什么价?”郭子一脸蒙逼,看见我脸上开始变色,才露出坏笑,使了个眼色,把腰包拉开一条缝。我偷眼一打量,汗毛都竖起来了,那里面厚厚一大叠,全是大团结!
  “整整两千块!老板发的活动资金,随便花,还有这个。”郭大江说着话,又从腰包里掏出个大哥大,“咣”一声墩在了桌子上。
  这东西有二十多公分高,重量也差不多,横着拿是电话,竖着抓就是凶器,实在是既气派又实用。我看的眼睛一亮,连忙夺过去,爱不释手把玩起来。
  “这就能打电话了?”大致搞清楚按键后,我就想试试。
  郭大江满不在乎挥挥手,“打就是了,反正老板报销移动话费。”

  他都这样说了,我还客气什么,连忙拨出我们家大院传达室号码,那时候我家还住在造船厂职工大院里。可号码按完了后,手里的大哥大真的就像块砖头,毫无反应。
  “坏的?”我有点郁闷,端着沉重的大哥大仔细打量起来。
  郭大江这小子一脸得意看着我翻过来倒过去摆弄,直到我准备在桌子上敲的时候,才赶紧把我拦下,抢过电话慢悠悠按下一个按键。果然,里面立刻传出来熟悉的拨号音,不一会儿功夫接通,那头是传达室大爷。
  我接过电话,让大爷转告我爸妈,就说我今晚加班,得明天才能回去。讲清楚后,我立刻把大哥大扔还了回去,德行,我还不稀罕。
  事情交代完,没了后顾之忧,菜也开始上桌了,总共三道,都是当地特产,分别是:红烧石鸡、汆石蛙、清蒸石龙子。
  吹了吹菜上的烟灰,老板得意洋洋解说:“这是咱们南陵著名的石宴,正宗野味,别处保管吃不到!”
  看着菜我傻眼啦,石鸡、石蛙就算了,石龙子居然也能吃?!

  郭大江看我对着菜发愣,二话不说,夹起一只石龙子丢嘴里大嚼起来,连呼美味。我的胃口倒没那么浅,也挑了条小的细细品尝,还别说,味道不错,不过也没郭大江表现的那么夸张。
  总得来说,这顿饭味道不错,价钱更是超值,拢共加一起才十七块二,老板去了个零头,十七块就行。酒足饭饱,我没有急着离去,而是找老板聊起天来,话题就是前面村子埋祖坟那座山。
  在饭店老板口中,那座山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他们还经常上去,只不过仅限于北坡。南坡顶上有一段十几米高的悬崖,只能从他们村里才能上的去。由于那个村子里都是同姓,有点排外,没事别村的人也不上他们村去,更没兴趣到南坡看他们家祖坟地。
  听到这里,我有了计较,招手示意郭子跟我走。
  出了饭店,我俩继续蹬上自行车向回骑,到了那座山北面后,我跳下后座,开始仔细打量这座小山包。
  郭子莫名其妙,支在地上回头问:“你在看什么?我还有事要办呐。”

  我摆了摆手,示意他自己去,“你走你的,这里风景不错,我想看一会,完了我自己走过去。”
  这里距离山南的村子很近,也就一里路,郭子见喊不动我,惦记着自己要办事,只得骂了我两声骑车走了。
  我在原地仔细观察了一番,转过身走进了一条上山小路,开始沿着北坡向上爬。
  路是被人用脚踩出来的,不过一尺宽,好在这山的坡度比较平缓,走起来还不算很吃力。我沿着蜿蜒的小路一直向上,穿行在密林间,大约一个小时候爬到了山顶。
  我累出了一身透汗,连忙找块视线开阔的地方就地坐下来休息,山风迎面吹来,暑热顿消,极目远眺,心旷神怡。
  山南坡下,就是那个小村庄,由于现在还没到农忙时节,村子里基本看不见什么行人,都在家里午睡。村东头的晒谷场上已经搭起了一个棚子,把那个石碾子罩在里面,出马老太太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石碾子旁边。
  可以看得出来,老太太有些焦躁,趴在大桌子上,不时回头看一眼那个石碾子。我能理解她现在的心情,这件事情太离奇了,完全超出了正常的范畴,估计她一点把握都没有。
  看向村西头,郭大江这小子骑到村口后,并没有急着进去,而是靠在一棵大树下纳凉,从他的位置也可以清楚看见晒谷场,没必要现在就过去。
  休息了一会儿后,我起身继续向南走,很快就来到了一座断崖边。我之所以独自爬上山,就是想看看那片已经废弃不用的祖坟地,我总觉着事情的根源应该在这上面。
  这片断崖落差有十来米,刀削斧劈一般,无处着力,虽然不算很高,却绝对没法徒手爬下去。崖下的南坡植被比北坡茂密得多,全是常绿植物,里面什么都看不见,只能听见潺潺流水声。
  我不想被当地村民发现,估计他们也不会让我上来,只得在山顶上寻找,希望就地取材找到能用的东西。
  还别说,真让我找到了。
  山顶上有许多黄藤,纠缠在古木巨树上,取之不尽。这种黄藤是用来编制藤椅的,韧性十足,筷子粗的就足够承受一个成年男人,编成绳子放我这个小身板下去,绰绰有余。
  想要用手拉断黄藤,根本没有可能,好在我带着钥匙串,上面有个指甲钳,否则就只能望藤兴叹了。
  捡着粗细合适的老黄藤,我钳断了九根,坐在地上开始细细编制起来。
  编黄藤是个手艺活,我根本干不了,要不然也用不着这么多,我只会编“麻花辫”……
  将三根分为一组,编成了三条“麻花辫”,再将三根麻花辫又编成一根更粗的麻花辫,等到完工后,这根藤绳成品差不多有小孩胳膊那么粗,估计放一只大野猪下去都不在话下。
  这么一番忙活下来,日头已经西斜,村子里人开始出来走动,有人端着碗碟向晒谷场赶,给出马老太太送晚饭。
  我不敢再耽搁,在藤绳上打满了结,把一头拴在棵大树上,另一头绑住我的腰,准备下断崖。打结这一点很重要,能够增加摩擦力,要不然光凭手劲想拉住一个人的重量,基本没有可能,这点常识我还是有的。

  坐在崖边,我先把双脚探了出去,然后双手使上力,开始一点点往外溜,就在这时,意料之外的状况发生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