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巫老司机》
第20节

作者: 龙鸽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刚才我开眼看那尊半米多高的巨大石碾子,毫无发现,它就是一块普通的石头。由于年代久远,反复碾压五谷无数次,渗透了浓重的阳气,开眼看的时候一团金黄,怎么可能会撞邪?
  况且石头撞邪,闻所闻问!
  再看那座小山,垂直高不过两百来米,南面坡度平缓,上面生满了茂密的植被,绿意盎然。我虽然不懂风水,可我外公懂,我在他那里呆了十年,耳融目染也知道了些常识,这样的山南坡怎么能够葬祖坟?
  阴宅一般都设在山阴面(北面),并且还要挑藏风聚水的地方,植被也不能太茂盛,那样会招来白蚁。而这里旁的不说,祖坟葬在南面,白天饱受日晒,这对人来说是好事,可对亡者来说,跟被火烤差不多,这样受罪的祖先还会保佑后辈?
  那个出马仙老太太果然有些门道,只看了一眼,就大声怒斥:“简直胡闹,我看那根本就是个妖道,分明是来害你们家的!”
  村长苦笑着摇了摇头,“大仙别急,听我说完。”
  当初那个道士出主意的时候,家族里也有懂风水的人,当场大怒,差点要去找人家道士拼命。可两人经过一番秘密交谈后,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同意了道士的主张,并且全力配合,死后第一个葬进了道士规划好的坟地里。
  说来也怪,自从这片祖坟里埋了人后,这家族不但没发生过任何坏事,反而就此开始飞黄腾达。
  他们家里人出门做生意,全都顺风顺水,上学堂的孩子一个比一个聪明,几百年间,进士就出了十几个。唯一的不完美的地方,就是这一族始终人丁不旺,村子规模几百年基本就没扩大过。
  对于风水这回事,我其实是不太相信的,可那老头言之凿凿,由不得人不信。
  老族长接着往下说:

  大约在一个月前,有个自称龙虎山来的道士游方到这个小村,挨家挨户化缘,他不收钱不收物,只要一口饭吃,吃完就坐在这个石碾子上休息。村里人还没见过这样纯粹的脱离了低级趣味的道士,就跟他闲聊起来,聊着聊着,就聊到了他们村奇特的祖坟地上。
  老族长当时也在场,记得清清楚楚,那道士听村里人提到祖坟,回头看了一眼,笑着摆了摆手,说:“这不过就是个藏金局,设计的还不错,可有缺陷,局里的后人永远兴旺不起来。”
  关于这个“藏金局”的事,即便是他们家族里也很少有人知道,并且绝对不允许泄露,听见道士一番话,族长知道对方不是凡人,当时就动了心思。他把其他人赶开,客客气气向道士讨教,看能不能把这个缺陷给补上。
  在传统观念里,千好万好也不如人好,日子过得再舒心,没人口那也是一场空。
  道士当时若有深意看着老族长,说出了一句话,“天下没有完美的局,太过求全,只怕适得其反。”
  老族长没太听明白道士话里的意思,他当即表示,没什么比人丁兴旺更重要,只求道长成全。
  道士见他态度坚决,给出了个主意——迁祖坟。
  传统文化里,逝者讲究个入土为安,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动土迁坟,这被认可的几项里包括:阴宅毁、风水恶、以及举族迁移。这里的情况按照“风水恶”来套也说得通,要是能把祖先搬到更好的地方,并且还顺便福及后辈,生者亡者皆大欢喜。

  不过,道士又说了,要动迁祖坟可以,必须要在大白天烈日当空的时候进行,最奇特的是,必须架在这石碾子上推一圈,然后再运到西山头他指定的地点安葬。
  族长对这道士已经很信服,打听了一番细节后,就去召集各家各户商议,而这个道士,当天晚上就躺在这石碾子上睡了一觉。
  动迁祖坟的决议被一致通过,第二天各家各户出人,带着工具上山,这时候那个道士已经走了。他们严格按照道士的要求,把“金”捡出来收纳进金盒后,趁着正午烈阳摆在石碾子上推了一圈,匆匆运去西山安葬。(“金”指的是亡者遗骨)
  事情办得很顺利,可当天晚上的时候,这里就出问题了。

  那夜有个男人在邻村喝酒,从晒谷场回家,路过这个石碾子的时候,赫然听见,这个石碾子居然在哭!男人一开始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趁着酒劲,走到石碾子边想仔细听个明白,刚靠近,他就觉得脑袋一晕,重重碰在这个石碾子上,昏了过去。
  等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出山,他这才发现,自己竟然趴在这石碾子上睡了一觉,脑门上还肿了个大包。他连忙跑回家,把事情告诉村里人,可大家认为,根本就是他酒喝高了产生的幻觉。
  接下来一段时间,果然再也没有出什么状况,这件事情也就这么过去了。可就在几天前,有一个人半夜路过晒谷场,出现了一模一样的状况,碰在石碾子上昏睡了一夜。
  前后一联系,村子里开始人心惶惶,这用了几百年的石碾子撞邪了不成?
  第二天晚上,大家伙儿不睡觉,全都聚集在晒谷场上,想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一夜,前半夜毫无动静,可刚过午夜12点,果不其然,石碾子里隐隐约约传出来了哭声。
  诡异的一幕就在大伙儿眼前,村民们吓得一哄而散,紧闭门户,开着灯睡了一夜。自此后,每到12点,晒谷场上就能听见哭声,大约维持两个小时后消失。
  老村长终于交代完了因果,唉声叹气,“眼看就要秋收了,石碾子变成这样,大伙儿都不敢在这里晒谷子,法师,您就行行好,帮我们村一把吧……”

  听完了前因后果,出马老太太脸色变得很难看,目光闪烁权衡着,村民们齐声哀求。
  我暗地扯了下郭大江,一偏脑袋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跟我来。
  郭大江还不太乐意,眼睛盯着那老太太追了我一段,说:“小米,哥哥我在这里办事呐,你要等不及就先回家吧。”
  就冲这一点,我对郭大江这小子刮目相看,还真的从没见他做事这么认真过。

  这时候再看晒谷场,大概是村里人又加大了悬赏金额,那老太太终于下定决心,在布置好的酒席上坐下,开始吃喝起来。无论做哪一行都讲究无功不受禄,既然肯吃人家饭,这事情她就必须得管,村民们松了一口气。
  我指着那边对郭大江说:“人家在哪里大鱼大肉,我陪你办事,你总不能就让我喝西北风吧?”
  郭大江一拍脑门,“把这茬给忘了……”
  既然出状况是在半夜,时间还早得很,老是守在这里也不是个事,人家那里被大鱼大肉供着,咱们总不能一直饿着看人家吃吧?

  “走,哥带你吃馆子去!”郭大江拍了拍自己腰里拴着的腰包,牛逼哄哄说:“公款供着,什么好咱们去吃什么!”
  这小子和我同岁,不清楚月份,咱俩还不知道谁大,他就这德行,不过看在他请客的份上,我也就不跟他计较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了。
  这里是丘陵乡下,别看没什么高档馆子,山里的野味可不少,这些才是真正的好东西!
  我和郭大江摸出来,蹬上自行车继续向里骑,绕过那座小山没多远,进入了个集镇。这里有百来户人家,县道穿镇而过,顶着路口有一家小饭店,门头上挂着块被油烟熏黑的牌匾——和平饭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