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巫老司机》
第19节

作者: 龙鸽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进医院,不知道世上有那么多怪病,不逛一趟这迷信一条街,绝对想象不出来有那么多人撞邪。不长的街走下来,相似的情景我看见了好几出,都是家里出了状况,来这里找法术平事的。
  我们这里习惯性把算命驱邪捉鬼的统称为法师。
  看见这么多人家里摊上事,我心头窃喜(别打我),看来市场需求不弱,这一行果然有钱途!
  其实我并不是真的想靠这个吃饭,家里人知道了也不会答应,我就是想用这路子攒点钱,然后和郭大江合伙开饭店,捞第一桶金。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刚想到郭大江,身后有人拍了下我肩膀,回头看,不是别人,正是郭大江那小子。
  “小米,你今天不上班了?”郭大江有些诧异。
  我比他还诧异,昨天在这里遇见他就有些奇怪了,怎么今天还能遇见,这小子在这条街蹲点不成?
  这么一眨眼的功夫,前面那个老头蹬上自行车,驮着东北出马老太太出了街口,我顾不上问,连忙骑车跟后边追。谁料骑了没几步,后车座一沉,郭大江那小子死皮赖脸坐了上来。

  “我有事,你跟着我做什么?”我连忙赶他下去,我怕自己会那些东西的事情让这小子发现,怪丢人的。
  谁料郭大江根本不吃这一套,死赖着不下来,指着前面俩人小声说:“你就带我一段吧,跟上他们就好。”
  这下我彻底蒙逼了,郭大江难道跟我一样,也学了这些本事而深藏不露?
  不过听他这么一说,我也就放心了,现在是你让我跟着的,我就不丢人了,反正我也就是去看看。
  当下我俩吵吵嚷嚷,远远跟在了那俩人后面。
  出了神山口,再往东就是郊区,路上车子渐渐稀少起来,我蹬了一段觉得有点吃亏,换成郭大江带我。他身大力不亏的,载着我毫无分量,就是我那辆破28大杠被他艹的有点惨。
  顺着省道走了个把小时后,前面的自行车拐上一条机耕路,骑进了圩区,路边的民房渐渐稀少,全是庄稼地。到了这里,已经出了市区范围,进入郊县了。
  郭大江这小子骑着还挺带劲,嘴里哼哼唧唧着,“我一见你就笑,你那翩翩风采太美妙……”
  这歌现在正流行,特别受广大二流子们喜爱。
  我气不打一处来,问:“你小子盯着人家到底想干什么?该不会是‘打飘子’的吧?”

  “打飘子”是江湖黑话,意思是做贼的先探路摸底设计路线,我生活的城市那年月扒手小贼特多,这切口人尽皆知。
  郭大江被我吓了一跳,连忙辩解:“哪儿能啊,哥哥我长这么大鸡都没叉过一只,怎么能做贼?!”
  这话我也就当笑话听听,他小子没偷过鸡?光我知道的就不下五只!小时候大院里但凡清早有妇女骂街,基本都是他干的。
  接下来,郭大江先是叹了一口气,然后满含悲愤控诉起来。原来,他这一段时间天天都在神山口迷信街守着,就是为了查访这些法师。
  具体什么事,郭大江也不知道,这是他现在跟的老板吩咐的,说是看见有真本事的法师,就立刻通知他,为此,还特地给他配了一部大哥大!

  听见郭大江带着大哥大,我顿时来了劲,在他身上胡乱掏摸起来,自行车走起了“8”字。郭大江连连告饶,说到了地方一定给看,我这才罢休。
  骑着骑着,前面出现了一片低矮的丘陵,这里是皖南山区余脉,再往深处走,就要进山了。抬头看天,太阳快要到正中了,我们不知不觉竟然跟了一上午。
  前面后座上,那个老太太骂骂咧咧,说是早知道这么远,打死都不来。老头被她拍得龙头打晃,连忙指着前面说:“就是那个村,我们到了,真不算远。”
  向前看,前面第一座丘陵下果然有个小村庄,全都是粉墙黛瓦的皖南风格。
  这是个不大的村子,也就几十户人家,背靠青山朝南,村前有一条小河潺潺流过,清澈见底,实在是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
  老头带着老太太到村口的时候,早就有一大帮人迎在了那里,男女老幼有一百多号,估计他们全村都出动了。我本来还担心怎么能不引人注意加塞看热闹,看见这架势松了一口气,淹没在人海里,谁还会注意到我啊。
  郭大江也是个人精,立刻把我的自行车靠在村边一棵大槐树下,摘下那根格外显眼的假链子,塞进了腰包里。
  现在我们俩就是普通城里人打扮,混在闹哄哄的人群里,尽管谁都不认识我们,却没人开口问,只当我们是谁家的亲戚。
  不过,有一点我觉得很奇怪,驱邪这种事,怎么会惊动这么多人?
  我俩跟在大部队后面,穿过小村子来到村东头,这里有一个晒谷场,面积差不多有两千平方米。由于没到收获的季节,地面还没有平整,一个巨大的石碾子孤零零躺在晒谷场中央。
  一大群村民个个面色凝重,惶惶然簇拥着老太太来到晒谷场中央,把她请到了石碾子旁边。老太太到现在都没弄明白要干什么,不过看在那一千块钱加猪肉鸡蛋的份上,也有由着村民们折腾,总不能现在跑吧?
  我在人群外围看着,那老太太眼观鼻鼻观心,双手交握在胸前,架子端得笔挺,果然有派头。说实话,光是这份高人姿态,就够我学半年的了。
  再看郭大江,他同样是满脸崇拜,嘴里不停嘟囔,“这回这位靠谱,估计老板该满意了。”

  不过他也不是傻瓜,知道老板请法师肯定不是为了看人家端架子,得有真本事才行,所以他也没有急着联系人家,耐心看着。
  不一会儿功夫,有几个人扛着一副桌子板凳跑了过来,直接在老太太面前搭好,紧接着几个妇女往桌子上摆出几碟子硬菜,人群围着石碾子站成一圈。
  出马老太太莫名其妙,“你们这是干什么?”
  上百号人就这么可怜巴巴围着,这时候任谁都能看得出来,这些人有些不对劲了。别说是身处中心的出马老太太,我和大江站在最外面,都能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力,下意识对视了一眼。
  一片沉默中,载着出马老太太来的老头越众而出,低着头上前,酝酿一番后叹了口气,说:“不瞒大仙,我们这次全村凑钱请您来,不是为人驱邪,而是为这个石碾子驱邪的……”
  听见这话我的第一反应是大吃一惊,然后赶紧闭上眼,偷偷开眼观察那个石碾子。开眼其实很累人,一天用不了几次,可那老头的话太耸人听闻了,我根本压不住自己的好奇心。
  开眼的功夫,老头继续叙述,原来,他就是这个村的村长,这个小村都是同性本家,他也是这一族的族长,而事情,还得从一个月前说起。
  一个月前,这村子全族人通过了一向决议——动迁祖坟。
  村子里有一片祖坟地,在村后那座小山的南坡上,里面葬着几位先祖,已经有几百年历史了。据说,当初是一位道士给村里布置的,说这叫做“藏金局”,可保祖荫连绵不绝。
  听到这里,我睁开了眼睛,看向村后那座小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