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300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覆灭了中国缉毒警数以万计,甚至十万计的缅甸顶级毒枭,乔苍与他都不当面冲突,在金三角各自占山为王, 他在缅甸的势力极其庞大,一个赵龙就搭进去了这么多特警,老K出手哪还有别人活路。
  我栽在他手里,真是C`ha 翅难逃。
  他中文口音很生硬,一只手抓着我头发,另一只手在我脸上重重拍打着,我感觉他每一下落在我皮肤,都如同 烧了火的铁锹,真不如捅一刀给个痛快好受。
  “谈生意?买货?”

  老K狩笑,他额头的肉叠起一层层,看上去恐怖至极,“边境的条子给我报信,三个月前围剿赵龙,死在这里 的局长老婆过来报仇。就是你。”
  我头皮一阵发麻,原来栽在了自己人手里,云南省公丨安丨厅有条子是老K的眼线,他把我的消息放出去了。
  事情败露,我只有殊死一搏,我咬了咬牙,“老K,货物我照买不误,一千五百万我一分不少你的,如果不够我 可以再加,我不在乎钱,而且我来不是冲你。”
  老杯等我说完,他抬脚狠狠踢在我小腿上,我身体不由自主向下一沉,但头发还被拽着,整片头皮差点扯下去 ,我瞬间疼得流出眼泪。

  黑狼自始至终也没有说一句话阻拦,他平静站在老K*后,对这一幕无比凉薄。轮的已经无济于事,钱根本打动 不了老K,我只好拼一把硬的,假如横竖都是死,死也死得有点骨气,我这辈子都给男人当马骑,最后关头总要把脊 背挺得直一些。
  我冷笑舔了舔唇角的血,“我不是条子,我进错了地方,如果你放我,我们相安无事,如果你不放,我死在 你手里,你也不要妄想过得好,我不是平头百姓,你很有可能出不了边境。”
  他露出一口黄牙骂了句**,松开禁锢我的手,我跌倒在地上,腿麻得没有了知觉,老H怒目圆睁从马仔手里 夺过铁棍,直接朝我头顶劈下来,我仰倒在地上敏捷闪身一躲,拥嚓一声重响在耳畔炸开,铁棍几乎砸裂了地板 ,砸出一道深深的碎纹,整个包房都晃了晃。
  “妈的!中国娘们儿嘴硬找死!”
  他怒吼着命令马仔将我绑起来,丢到夜总会的地下室,和两个条子一起喂狼狗。
  马仔应声出动,将我从地上拎起,非常粗暴拖着我往门外走,迎面走廊慌里慌张跑进一个男人,他在拐弯时没 有停稳,直接扑在我脚上。

  他顾不得疼,鹏起来一把推开挡路的马仔,冲到老K面前,“有点麻烦,苍哥到了,看样子刚下飞机,带着三-^个手下,已经上楼了。”
  老K眼睛里的火还没有平息,正在偾怒燃烧着,“他怎么来了 他龇牙咧嘴朝地上晬了口痰,“真他妈晦气!和老子抢东南亚的生意?”
  马仔揺头,“苍哥让我支会您一声,他来接他女人。
  乔苍赶来云南救我了。。。
  我身体剧烈颤抖起来,我该想到以他在金三角的势力恐怕我踏入这里第一日起他就对我的行踪了如执掌。
  我下意识侧过脸看身后,然而我头皮疼得撕心裂肺,似乎快要和骨肉脱落,我根本没有力气抬起,只剩下不断 大口喘息。
  极致的绝望和崩渍中,没有什么比他更是我的曙光。
  其实我很依赖他,只是始终走不出周容深在我世界里结束的梦,打破不了执念悔恨的心魔,他给了我三年安稳 美好的生活,我没办法忘掉,没办法合拢在时光的尘埃里再也不提,才会反复无常逼迫自己忽视对乔苍的眷恋,僵 持着那颗心,不肯堕落深陷。
  拖着我的几个人迅1速返回包房关上门,把我随手一扔,我跌倒在地毯上,忍痛咬牙翻了个身,侧卧在沙发下 ,将自己小菔牢牢护在掌心。
  老K听了马仔汇报脸色铁青,“他来接他女人,谁是他女人?”
  他垂下眼眸,在我脸上打量了一个来回,“这他妈不是条子的娘们儿吗,怎么成了他女人?”

  “条子娘们儿跟干咱这行的通奸还少吗?您在省公丨安丨厅的眼线,不也是姘头吗。”
  老K*红着眼睛嘟囔了几句緬旬语,看得出是真急了 他和乔苍在金三角平起平坐,中国区贩毒组织里的三大佬 ,乔苍排老大,緬甸区老K是老大,各自掌管着十几块地盘和交易网,上面还有一个顶级老大,就是建立亚洲金三角 贩毒区域的泰国老大,上了国际刑警的首席黑名单,不过那个人非常欣赏乔苍,不会帮助老K搞他。
  两大巨头相斗必有一伤,老K的势力大多聚集在緬旬,一时半会调集不来,最起码也要三四个小时才能顺利偷渡 ,云南边境是中国国土,乔苍自然压了他半头。
  他面红耳赤询问黑狼接下来怎么办。

  黑狼一脸沉着,并没有为此慌了手脚,他有条不紊指派一拨马仔先去楼口拦截,想法设法拖延时间,乘ij余人将 包房门口堵住,誓死不让对方闯入,他亲自发布电话指令通知手下人迅速支援。
  他对老K说,“乔苍这人狡猾狠毒,惹急了他_向都是不计后果下死手,他的死士很多,任何一个都能为他顶包 ,最好能将他引入緬甸边境,在我们的地盘上,他的势力会被大大削减。”
  我身体一震,有些不可思议看向他,黑狼是条子的人,怎么会如此推心置菔为老K谋出路,就算演戏也演得太 逼真了,把养苍引到緬旬,这不是瓮中捉鳖死路一条吗,两国交锋,中緬黑势力一觖即发,这样紧急关头面前,卧 底首先要先保住自己国人的命,再去考虑其他。
  除非黑狼和乔苍有不可解的深仇大恨,试图借老K的手搞死他,一石二鸟。

  老K回头看了一哏敞开的窗子,黑狼立刻明白他的企图,挥手示意保镖探路,保镖纵身一跃跳下,大约几秒钟 后窗外传来几声类似鸟兽的鸣叫。
  “没有埋伏”
  老K指了指我,朝地上晬了口痰,“乔苍既然冲她来的,那就把她带上,他如果敢和我玩橫的,我就亲手撕了他 女人”
  几名手下将被折腾得奄奄一息的我从沙发底下拖出,架起直奔窗户,黑狼在这时试探说,“要不放了她”
  老K一愣,龇了龇牙,“你说什么?”

  黑狼云淡风轻说,“乔苍是找我们要人,不是要货和地盘,这无足轻重,只要把人给了他,自然化解干戈,我 们还有几块失地没收复,为一个女人损失掉那么多钱和俘虏,实在不划算。”
  他说完目光荫冷注视我,“只要你保证出去不乱说,把看到的都忘记,立刻动身离开云南…”
  “不行! ”老杯等黑狼说完便否决,“她是条子的人,她不是这行的,她怎么会守规矩金三角见过你真面 目的人很少,她如果提供给条子我们的画像,这事就麻烦了”
  他恶狠狠扯断脖子上的舍利子,一声脆响后佛珠像雨点般打落,滚得到处都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