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943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到了医院做检查,医生说,由于她年少的时候,长年生病,卵巢和部分器官发育不成熟,因此,她这辈子不可能有生育能力。
  听到这个消息,曹慧快要绝望了。

  自己居然卵巢发育不成熟?这就意味着,男方的能力再强,功能再好,把种子甩在她这片沙漠里,是永远都不会有结果的。
  为此,她偷偷地去找过蕾蕾,蕾蕾很委婉地告诉她,试试看,别太灰心。曹慧想到做试管婴儿,可蕾蕾心里清楚。
  即使试管婴儿,也要有适合受J卵发育的温床,现在曹慧的条件不允许,这个方案也行不通。
  所以,曹慧试图用自己最柔情的一面,去包容,体贴,关心左安邦,希望可以感动他。
  左安邦端着杯子出来,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送我去省城。”

  也不跟曹慧打招呼,径自出门了。
  省城,繁华的大街上,璀璨无比的灯光,人来人往的十字路口,三三两两的人群。
  秋季里,眉飞色舞的美丽女郎,还有令人炫目的奢华跑车,都成了这个夜晚最迷人的风景。
  左安邦就置身在这样的环境下,看着脚下熙熙攘攘的人群,得意的微笑。
  听说顾秋也在省城,他就亲自给顾秋打了电话,约了顾秋在这里见面。
  十点左右,顾秋的身影渐渐出现。
  他同样也是孤身一人,看到左安邦坐在临窗的位置,顾秋走过去。左安邦道:“我以为你不敢来了呢!”

  顾秋道,“事实证明,你错了!”
  左安邦笑了笑,“喝点什么?来杯咖啡怎么样?”随后,他朝服务员一招手,“一杯咖啡。”
  顾秋说,“不,来杯绿茶!”
  左安邦愣了下,顾秋道,“我这个人不喜欢别人为我做主。”他在左安邦对面坐下,“说吧,今天晚上找我什么事?”
  绿茶来了,服务员微笑着退去。
  左安邦道:“虽然我们两个不合拍,又是冤家对头,不过我还是挺同情你的。真的。”
  顾秋喝了口茶,“需要同情的男人,不是好男人。我不需要,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后。”
  “到现在你还这么吊,难道你真以为还有翻身的机会?现在停职,只是给你一个台阶下,认清形势吧!”

  顾秋没有说话,他当然知道自己的处境。
  左安邦说,“不过,你要是可以认输,我倒是愿意帮你去我叔那里说个情,也许能帮得上你。”
  顾秋说,“不必了,你不是曾经说,要光明正大打败我,现在你如意了。”
  左安邦哈哈大笑,“落,落——以前我的确把你当成我的对手,但是我很快就失望了。”
  他喝了口咖啡,摇晃着脑袋,“跟你说吧,我很同情弱者,真的。”
  顾秋道:“其实我也很同情你的。”
  “哦?说说看?我需要人家同情吗?”
  顾秋道,“你身为一个厅级干部,不想着为国为民,不考虑地方发展,却千里迢迢来找我作对,心里阴暗了吧?”
  “虽然我们两家有过节,但总不至于让你如此大费周张折腾自己?退一万步说,你赢了我又如何?赢了我,你就能赢得了整个天下?赢了我?你们左家就能一家独大?左市长,我告诉你,做官,先做人。要凭着这里做事(顾秋指了指胸口)。你为地方做了贡献,你自然就能赢得名声,赢得尊重。”

  “如果你一味的陷入这种家族矛盾中无法自拨,那我真替你自己可惜,替你们左家可惜。我可听说,你是左系的骄骄者,如此小肚鸡肠,实不可取。”
  顾秋说,“没错,我今天是栽了,但不是栽在你手里。有本事,你亲手打败我啊!可惜,你没这个机会,也没这个本事,你只能兴灾乐祸,这说明什么呢?说明你心里阴暗。不过话说回来,在你们左系中,我很崇拜左书记的,你啊,好好学学他的为人吧!容天容地,容天下可容之事。否则你究竟成不了大器。”
  左安邦脸色一寒,“轮不到你来教训我!”
  顾秋说,“落,不是教训,是教育!”

  “你——”
  左安邦脸色大变,“顾秋,你知道这么做的后果吗?”
  顾秋说,“我无所谓啊,大不了我离开南阳。你能把我怎么样?”
  “左安邦,如果你想用这种方式取笑我,那我告诉你,休想——”
  顾秋站起来,“回去好好想想吧,我是不会认输的!绝不——”
  说完,随手甩出二张大钞,转身而去。

  左安邦阴着脸,捏着拳头,突然,挥手一扫,茶几上的杯子砰地一声打碎了。
  “混蛋——”
  这小子比我还嚣张!
  左安邦本来想取笑一下顾秋,看他灰头土脸的样子,可谁想到他居然如此狂妄?

  这家伙哪来的底气?吃错药了吧?
  左安邦冷静下来,分析顾秋如此有恃无恐的理由。可他怎么也想不明白,没道理啊?
  按理说,发生这样的事,顾秋应该绝望才对,可惜他错了。这小子非但不绝望,反而更加嚣张。
  左安邦不相信,杜一文有这么大的容人之量,容得下顾秋犯下的错误。

  左安邦扔了杯子,来到窗口,放眼望下去。
  “小子,我不会让你太得意。”
  顾秋刚刚走出茶楼,前面出现一个看去上极为靡弥之人。这人头发很长,遮住了大半张脸,而且头发很不干净,零乱得有些邋遢。
  顾秋想走过去,对方挡在路中间,头发缝隙里,透着一种阴森森的目光。顾秋站住了,“你想干什么?”
  对方突然昂天长笑,“哈哈哈哈——”

  顾秋猛地一惊,凛然道,“你是黄裕松!”
  对方把头发一甩,果然,黄裕松那张充满仇恨的脸,阴森森的目光,盯着顾秋不放,那感觉似乎恨不得多眼睛里伸出几只手来,将顾秋生生撕裂。
  在顾秋的眼里,他不再是那个潦倒的人,而是一个挣扎在绝望边缘的敌人。俗话说,穷寇莫追,谨防狗急跳墙。
  顾秋早已经停止对黄裕松的追击,没想到今天他又送上门来了,如果顾秋没有记错,上一次他就是因为吸丨毒丨,被一群人追杀。
  黄裕松他来干什么?
  顾秋做好架势,以防黄裕松突然发难,目光警惕的盯着对方。黄裕松把头发一甩,“没错,就是我!”
  眼前的黄裕松,根本不是顾秋的对手,如果他想动手的话,后果很严重。当然,以顾秋现在的身份,他也不会轻易跟人动手。

  黄裕松这模样,分明已经堕落了。
  他再也不是以前那个意气风发,神气活灵的省长公子。想当年,顾秋还救过他一命,只可惜,黄家的人并不领情。
  黄副省长出事之后,他的后台老板就视他如弃子,所以,他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
  看着黄裕松,顾秋并没什么好担心的,目光盯着他,“你这是什么意思?”
  黄裕松冷笑道,“怎么,你堂堂一个处级干部,还怕我这个平民百姓?没必要吧?”
  “哦,我差点忘了,你已经不再是什么市委书记,哈哈哈哈——”
  顾秋道,“你倒是消息灵通。”他看看表,“有事就说,没事请让开,我没工夫跟你闲扯。”
  黄裕松冷冷道,“都这时候了,跟老子装什么必?哼,你有今天,难道就不想知道真相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