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941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另一个人道,“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这样的事情,哪个地方不经常见。”
  首先说话的人道,“那你就不知道了,这次发生在达州,而且被打击的目标居然是杜省长。你知道达州这地方,意味着什么不?安定,和谐,安全,达州样板。电视里天天播放达州样板,就是它在治安方面,独具一格。这事要发生在其他地方,都不算新闻,在达州才是新闻。更不要说,还有杜省长遭到枪击,两件事加起来,你说问题有多大?搞不好,有人要下台。”

  有人冲着罗少说了句,“达州这次事件,也能让你出口恶气了,当年你爸爸在达州下得有点冤。肯定有人在背后搞鬼。”
  罗少一句话也不说,一口干了杯酒,走人了。
  “哎,罗少!”
  “别喊了,哪壶不开提哪壶,你这是故意嘛。”

  “我只是觉得不公平才说,当年他老爸在达州,那也是挺牛必的人物。”
  “都跟你说了,这种事,你还当他的面提。他对现在的达州书记恨死了。”
  几个人在议论着,包厢里气氛又热闹起来。
  北源市别墅里,左安邦架起二郎腿,端着茶杯。

  对面坐着清平现任县长怀志远,怀志远说,“达州出大事了,听说了没有?”
  左安邦冷笑了下,“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我堂堂一市之长,你说呢?”
  左安邦现在在北源当市长,北源就在达州与清平之间,两地各距二百来公里。
  怀志远虽然身为清平县长,但是他一直跟着左安邦,因为他知道,没有左安邦,就没有他的今天,所以,他要好好拍这位左家大少的马屁。
  达州发生的事件,马上传到他的耳朵里,而这时他正好在北源市出差。
  两人在别墅里见面,左安邦微微翘起的嘴角,略带着一丝不屑。达州事件,迅速引起了很多人关注。
  左安邦那表情,怀志远看在眼里,不过他一直很困惑,既然左安邦与顾秋这么搞不到一块,为什么左书记还那么维护顾秋?

  其中的内幕,他不是太懂,他只是打心里怀疑,左安邦有点妒忌顾秋。可级别上,左安邦是厅级,顾秋矮他整整一个级别,他有什么好妒忌的?
  怀志远说,“这下有戏看了,达州不是号称样板达州嘛,闹出这样的事情,还不成了一个笑话?杜省长肯定也不爽,不会放过这个顾秋。”
  左安邦道,“这就叫做,哪里痛打哪里。达州治安历来被南阳省委看好,现在可是打了他们自己的脸。估计达州那些人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在自己的强项上出问题。”
  其实,治安问题,是最缠解决的。谁也不能保证,一个地方不出任何意外。只是看别人怎么说,怎么看。
  你说治安好的地方,就能保证什么事都没有?影响达州治安的因素太多了。

  有时流窜作案,你也不能怪达州。
  但今天这事,有点反常,开枪的人竟然直指杜省长,这个问题太有针对性了。
  警方查到的结果,更是令人惊讶不已。疑犯竟然是一名精神病患者,而且他杀人的原因,还是为了她老婆被人拐走一事。
  这不是打人家杜省长的脸嘛,杜省长拐走了他的老婆?所以,这个案子,充满了太多的讽刺性。
  既针对了杜省长,又针对了达州班子,这事传出去后,说什么的都有。
  怀志远说,“如果出了这样的事,他还能不倒,那就出鬼了。”

  左安邦淡笑着,“这就要看杜省长的心情了。如果他出面维护,事情可能就不了了之。”
  怀志远说,“不可能啊。就算杜省长不追究,组织上也不允许。再说,这一招本来就是冲着他们两个去的,这是故意离间,杜省长还能维护他?我认为不会。”
  的确,对方此举,大有这个意思。
  顾秋的后台,应该是杜省长这棵大树,现在领导在你的地盘上受到伤害,你怎么向领导交代?

  再说,杜省长嘴上不说,他再怎么大度,恐怕也会有想法。因此,怀志远说得对,人家这是故意冲着他们两个人去的,要离间他们。
  如果顾秋失去了后台,结果会怎么样?他在南阳就站不住脚了。好毒的策划。
  可策划这案子的人,究竟是谁?
  远在东临县的何汉阳听到这个消息,心里就在琢磨,怎么又有人针对顾秋?

  他可是顾秋的老领导,只不过顾秋转眼间,已经成为跟他平起平坐的人物。
  何汉阳在想,看来顾秋得罪的人不少,这案子的针对性太强了,现在这事情就看杜省长怎么想。要是杜省长中了人家的离间计,顾秋就完了。
  这是十分明显的,人家要打掉顾秋的后台,再落井下石。
  何汉阳本想给顾秋打电话,琢磨了一番,还是犹豫不决。如果顾秋出事,自己这个电话就变得有些说不清楚了。

  唉,人在官场,流言可畏。
  何汉阳还是没有打这个电话,却给陈燕打了个电话。
  陈燕正准备回安平,把孩子交给父母抚养,听闻这个消息,心里有些惊讶。
  她立刻意识到,有人要搞顾秋的明名堂。可自己又帮不上忙,陈燕正在着急之际,何汉阳的电话打进来了。
  省委,左书记生气地道,“这是怎么回事?竟然有人针对省委常委,杜一文同志做出这种事?这个问题要查,不能辜息养奸。”

  左书记很生气,“这件事情,要追究当地领导班子的责任。达州不是号称南阳治安样板城市吗?闹出这么大一个笑话,太不象话了。”
  孔秘书在旁边说了句,“有没有可能是有人故意捣乱?”
  左书记语气很不好,“那就拿出证据来,如果没有证据,就是他们无能。”
  孔秘书说,“要不省城派出专案组,协助他们查清楚这事,我总觉得有点悬。”
  左书记就看着孔秘书,眼神很可怕。

  孔秘书也不敢再说话了,但这件事情,必须由省里派出专案组查处,如果不是有人故意陷害,那就要追究达州班子主要领导人的责任。
  在安全工作上,麻痹大意,太不应该了。
  幸亏杜一文没事,真要是出了事,后果谁来承担?
  为此,左书记打电话,慰问了杜省长。
  杜省长说,“没什么,擦破点皮而已。书记您就不要费心了。”
  左书记道,“我已经通知下去,免除达州班子几位重要干部的职务,这件事情必须给你和社会一个交代。”
  杜省长道,“这样是不是有点小题大作,没必要了吧?事情还没有查清楚,我看不宜这样急着处理。”

  左书记道,“不要说了,就这样决定。”
  省委书记一句话,消息下传达宁德市委班子。姜思奇书记接到消息,心情也非常沉重,昨天的事,他可是亲眼所见,差一点就把自己打中了。
  直到现在,他还有些后怕。如果真打在自己身上,什么兴衷荣辱,什么前程地位,一切都跟他没什么关系了。
  唯一的希望,就是地狱装个空调,不要再这么冷。
  消息很快就下达达州,常委班子立刻会议。
  大家心里都非常明白,今天晚上这会,意味着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