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940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杜省长明显不悦,从医院里出来之后,就进了休息室。
  顾秋想过去请示,又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的问题,于是就在门口徘徊。
  幸好这个时候,叶世林回来了,气喘吁吁的。“书记,查清楚了。”
  他在顾秋耳边说了几句,顾秋拉下脸,“这就算查清楚了?糊涂!”

  叶世林说,“冯局说了,他会继续深挖,一定会把幕后主使人查出来,只不过这样,需要一些时间。”
  顾秋骂了句,“乱弹琴。”
  进去见杜省长,杜省长正在喝茶,姜思奇书记小心翼翼的陪在旁边。只听到杜省长说,“不要小题大作,让他们查清楚再说,其他的事情先放放。”
  他的意思是,视察的项目,就不继续了。
  姜思奇书记忙着点头,好的,好的。
  看到顾秋来了,他马上问,“快说,结果怎么样了?”
  顾秋走进来,跟杜省长打招呼。杜省长现在倒是平静下来,只听到他不急不缓的声音,“说吧,查到什么了?”
  顾秋道,“查到了,这名男子是独岭乡的村民,几年前因为老婆出轨,他出手伤人,被判了三年。出来后,他就成这样子了。看到谁都说,人家偷了他老婆。”
  杜省长的脸拉下来了,手里的杯子重重落下,茶水跳得老高。姜思奇书记一见气氛不对,马上追问,“那枪呢,枪是怎么来的?”
  顾秋说,“枪是他从人家家里偷的猎丨枪丨。据他父母交代,他要到市里来寻找老婆。他老婆在他入狱之后,跟别人跑了。”
  “混账!”
  杜省长终于发火了,“治安工作是怎么抓的?我看你们是挂羊头卖狗肉。弄虚作假。一个精神有问题的人,就可以拿着枪出来随便伤人,成什么样子了?”
  其实,很多人心里都有疑问,对方这个神经病,怎么就偏偏看准杜省长?还有,他的位置,好象是有预谋的。

  有些问题,冯局也不清楚,这家伙究竟是怎么瞄上杜省长的,一切好象算计好的一切。
  时间,地点,人物。
  都这么巧合?
  冯局在分析,真有这么巧?偏偏有人在省长视察其间,出来捣乱?他有些怀疑,背后有人指使。
  但是又拿不出证据,冯局很头大。
  其实他知道,如果是阴谋论,对他,对整个达州市都是件好事。如果不是阴谋,不是有人故意搞破坏,那就说明一个问题,达州治安真的不行,以前一切都是吹牛的。
  这个问题很严重,可冯太平拿不出证据。
  杜省长下午就打道回府,取消所有视察项目。
  看着车队浩浩荡荡离开,大家心里都压着一块石头。愣是站了半天,顾秋才说,“回去吧!”
  好好的视察,搅黄了。杜省长对达州的印象极坏,这还是杜省长手下留情,要是他一怒之下,撤了顾秋或葛书铭,他们也无话可说。
  临走的时候,姜思奇书记下了指示,“你们一定要把这个问题查清楚,三天后到市委来汇报。”
  顾秋回到办公室,再度叮嘱冯太平,给你二天时间,把结果拿出来。
  别他MD到时候又是一个老婆偷人的故事。
  这名男子虽然是精神病人,肯定有原因的,你们要把案子查清楚。要搞清楚他为什么去那个地方,为什么独独向省长开枪。

  顾秋也知道,如果不是省长回护之意,他早就被撤了。
  冯太平回到办公室,带着程暮雪,又一次亲自提审这名男子。从独岭乡回来的同志反映,他们已经查到了这支猎丨枪丨的主人,而且带回来了。
  也有医院证明,这名男子是精神病患者。主要原因已经清楚了,他的确是出来寻找自己妻子的。
  冯太平看着照片,发现这名男子的妻子的确还算不错,至少面容娇好,难怪会红杏出墙。

  冯局立刻下令,“马上追查这名女子的下落。”
  猎丨枪丨的主人来了,承认这支枪是自己丢失的。至于什么时候丢的,他自己都不记得了。
  当初以为是朋友借走了,没怎么在意。
  冯局拍着桌子,“你没事折腾枪干嘛?知不知道这支枪差点害死了杜省长。”
  猎丨枪丨的主人吓傻了,六神无主。

  冯局把手一挥,“下去吧!”
  又有人把一名六十多岁的老人家带进来,他是疑犯的父亲。听这名老人家说,儿子自看守所回来,就已经精神失常了。之后一直嚷嚷着去寻找他的妻子。
  他也不知道儿子什么时候偷了人家的枪,还跑到市里打伤了杜省长。冯局问他,儿子一般都与什么人有往来?
  老人家摇头说不知道,他一个神经病,谁会跟他来往?

  人家要到就是耍他,要么就是对他不屑一顾,他不会有什么朋友的。
  冯局听了,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耍他?什么人会耍他?”
  究竟是什么人?会耍一个精神病人?
  据邻居反映,这名男子在入狱前,多次怀疑妻子有外遇,而且外遇对象不止一二个。所以他在工作的时候,经常跑回家捉奸。事实上,他老婆作风也不检点,经常和男人在外留宿。
  出了这事,只要有人跟他说,他老婆又跟谁谁上床了,他准会拿着刀子找人家算帐。
  冯太平立刻联想到一点,会不会有人故意搞破坏?随着调查的展开,他的怀疑越来越得到应证。
  于是,冯太平下令对事发地点这一区域进行排查,查看所有路口监控,走访周边群众,看看有没有人见到其他可疑人员与这名男子接触。
  原本平静的达州,一下变得紧张起来。
  警方更是马不停蹄,寻找犯罪分子的线索。顾秋在办公室里跟葛书铭等人讲话。
  “现在我们只是持怀疑的态度,但是要拿出证据来证明这件事,否则说什么都是空谈。”

  一名副市长说,“达州好久没有发生这样的恶性案件了,今天这事来得太突然,还真让我们无从下手。”
  顾秋敲了敲桌子,“散了吧,等警方拿出结果。”
  有人边走边嘀咕,“太过份了,居然用这种手段。”
  好多人都这么想,可这人究竟是谁呢?
  达州发生的事情,终究还是传出去了。
  有人在网上发布了几张图片,说达州摊上大事了,在省长视察期间,居然遭到身份不明人士抢击。
  这个消息传出来,立刻引起了轰动。
  被调到宁德市当粮食局局长的罗汉武看了新闻,坐在那里自言自语,“太过份了,什么人这么胆大。”
  他老婆在旁边应了一句,“你还当自己是达州市委书记啊?达州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

  “你知道个什么?妇人之见。”
  他老婆不服气,“你别忘了自己是怎么下台的,人家都背后捅刀子,就你傻乎乎的为人家数钱。”
  罗汉武不跟她扯了,女人嘛,头发长,见识短,不懂又要插嘴。他站起来,进了书房。
  他的大儿子在市区的一家酒吧,上次在达州的生意折了,被戴裕丰这伙人搞得他灰头土脸,最后一分钱好处没有捞到。
  此刻正和几个朋友在喝酒,这时有人说,“哎,你们听说了没有?今天在达州闹市区发生大事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