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937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说,“是箫声。”
  从彤有些不解,“箫声与笛子声,有什么不同吗?”
  顾秋道,箫声悠扬,具有穿透力强。笛子轻快,活泼,不一样的。
  从彤静静的听了会,“好象还不错。”
  她就望着箫声传来的方向,顾秋道,“那是西楼先生的别墅。”

  从彤点了点头,“他是什么人?”
  “这里的老板。”
  南阳唯一的温泉项目,竟然是西楼先生开发的,从彤有点惊讶,“我听说,在整个南阳也就这里有温泉,这么独得天厚的条件,他是怎么搞到手的?”
  顾秋早想过了,肯定有背景,否则一般人哪拿得下来?
  这时,一对人影朝这边走来,从彤扯了扯顾秋,“看,那是若兰和芳菲姐。”
  顾秋望过去,两人正朝西楼先生的别墅走去。
  顾秋没什么心思看湖,而且今天晚上也没有月亮。还要半个月才过中秋,所以这月亮也没什么看头。

  从彤说,“我们也过去坐坐吧,反正这么早也睡不着。”
  顾秋说,“回去吧,睡不着可以做别的。”从彤误会了,以为顾秋说的是那事,就拧了他一把。
  被从彤拉着过去,很快就追上了夏芳菲和白若兰,夏芳菲说,“这么巧,你们也出来散步?”
  从彤道,“我想去看看西楼先生的别墅。”

  夏芳菲说了句,“我们正要去呢,一起吧!”
  白若兰转身丢下一句,“你们去吧,我不去了。”
  说完,她头也不回,朝酒店里走。
  三个人愣在那里,“额!她怎么啦?”
  没有人知道,她究竟怎么了。

  白若兰回到酒店,把门关了。
  从彤这会觉得好奇怪的,“你们去吧,我去陪陪若兰。”
  顾秋望着夏芳菲,夏芳菲问,“那我们呢?”
  “随便走走吧!”
  两个人一边走,一边谈话。顾秋问,“现在还有没有什么地方需要帮忙的?有的话,一定要告诉我。”
  夏芳菲说,公司倒是上正轨了,现在我们必须把精力放在医院上。刚刚起步,看看再说吧。省委给了我们这么便利的条件,我们至少可以保障利益上不亏。
  顾秋说,“我有个建议,你们要做个阶梯价。”

  “怎么个阶梯法?”
  顾秋道:“对于那些穷苦人家,可以适当考虑便宜些。既然是济世医院,不能象那些风钱眼开的医院一样,见死不救。至于那些有钱人嘛,只要他们愿意花钱,该收多少就收多少。”
  夏芳菲笑了,“这些我们会考虑的,你就把心思放在工作上吧,需要你的时候,我会告诉你。”
  顾秋伸手过去,拉着夏芳菲,“这可是我们最后的资本,加油了。”
  夏芳菲笑了下,“你啊!别想那么多。只要你那边不出问题,这边我会帮你看好。我现在担心的是,若兰的情绪。白氏集团突然变故,给她的打击很大。她在这里举目无亲,我们都应该多关照她。”
  顾秋说,“生活上的事,大家能帮,其他的恐怕就帮不上了,她这脾气太怪了。”
  夏芳菲幽幽道,“也不能怪她,不论是谁,受到这么大的打击,都会不好过的。”
  夏芳菲突然提起,“哎,你说若兰和西楼先生,他们两个怎么样?”

  听到这句话,顾秋的心猛地一跳。
  要不是天黑,夏芳菲估计能看到他的表情,也幸亏了这天黑,才让他掩饰过去。
  夏芳菲见他半天没有反应,斜过头来,“你怎么啦?”
  顾秋说,“一只蚊子。”

  “哪来的蚊子?”夏芳菲倒是真没发现,还有蚊子。顾秋缓了口气,“好了,你刚才说什么?”
  夏芳菲道,“我是觉得,若兰在这里人生地不熟,举目无亲,新加坡呢,估计她也不想回去了,所以我想,能不能给她找个男朋友,这样的话,至少她不再孤单。我看西楼先生挺好的,不如掇合一下。”
  顾秋道,“若兰的意思呢?”
  夏芳菲道,“不是太明朗,不过我认为,要是西楼先生能够主动一点,或许有希望。我看得出来,若兰对他有好感。”
  顾秋试探着问,“你要问问若兰的态度,看她有什么想法?”
  夏芳菲道,“我今天本来就是带她过去的,可不知为什么,她突然发脾气,莫如其妙。”
  顾秋说,“给她一点时间吧,她这会估计也没什么心思谈感情的事。说实在的,我们也挺同情她。遇到这种事情,谁的心里都不好过。唯一让我感到欣慰的是,她还保留了大陆的投资权。”
  夏芳菲道,“我们应该帮帮她,让她度过这个难关。”
  时间不早了,顾秋说,“我们回去吧!”
  夏芳菲点点头,两人一起返回酒店。
  从彤和白若兰在房间里聊天,她一个劲地劝白若兰,白若兰说,“我真的没事,从彤,看起来你比我还紧张。其实我很坚强,真的。”
  从彤笑了,“那就好,我可不希望我的若兰妹妹有什么心事,却不跟我说,闷在心里闷坏了。”
  顾秋和夏芳菲来了,从彤打开门,白若兰却站起来,拉着从彤,“从彤姐,今天晚上能不能留下来陪我,我想跟你聊个通宵。”
  从彤说,“好啊,当然可以了。”
  顾秋发现,白若兰好象有意无意瞟了自己一眼,不过他没怎么在意,见三个女人在一起,没自己的份,他就回房间睡觉去了。
  第二天一早,顾秋习惯性的去抱身边的人,却摸了个空。
  睁开眼睛,这才记起从彤昨天晚上没有回来。
  回达州的路上,从彤说她们昨天晚上聊了一通宵。顾秋问她们聊什么,从彤说什么都聊。
  顾秋也没在意,从彤突然冒出一句,“她还说到你呢!”
  顾秋吓了一跳,车子闪了一个S,还好,路上车不多。却把从彤吓了一跳。“你怎么啦?”
  顾秋说,“没事,可能是轮胎碰到石头了。”
  从彤斜着脸过来,“大坏蛋,你是不是对若兰有什么想法?”
  “别疑神疑鬼行吗?她这性格,有几个男人受得了,冷冰冰的,还怪里怪气。”
  从彤说,“才不,我跟她聊了一晚,发现她其实很好相处。只是一般人没有摸准她的路子。”
  顾秋脑海里冒出一个古怪的念头,昨天晚上三个女人,自己已经拿下二个。难道不成,白若兰还能和她们融洽相处?

  仅仅也就是闪过一个念头而已,顾秋没有继续YY下去,因为那样,太不现实了。
  书上说什么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那是骗人的。你以为是古代?混个皇帝当当,就能三宫六院?
  现在这社会,可没有这么两全其美的事,很多人就栽在生活作风上。
  顾秋一直在想,自己身边的这几个女人,该怎么处理好关系?所以顾秋在心里对自己说,应该注意一下这个问题,别看到女人就想上。
  男人,应该把握好分寸。
  没有谁,能把天下美女一网打尽。
  自己要想更上一层楼,踏上权力巅峰,就得花一番心思了。顾秋之所以不想让舅舅介入济世医院这个项目,就是想在以后能有一番作为。
  如果舅舅介入的话,自己就没什么秘密可言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