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120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倒是个大问题,那你们以前都是以什么行业来发展经济的?”
  “石油!”瓦西里道:“在前苏联时期,我们这边一直是重要的石油生产基地,就算现在也一样,只是因为战争,采油厂都已经停产了,我们搞石油政府不允许,他们想搞,我们就给他们捣乱。”
  “就没想过结束这种日子吗?”李牧野道:“大家不打仗,开开心心的坐在一起,你们用石油换面包,一定可以生活的很好。”
  “这不可能的。”瓦西里道:“这些年我们炸死了许多政府要员,他们也屠杀了我们许多人,我父亲和哥哥都死在这场战争里了,放弃仇恨就是对他们的牺牲的背叛,双方都没有可能接受。”
  这的确是个大问题。别说是他们,就算是包容性更强的联邦政府恐怕也未必能答应回到和平谈判的轨道上。
  “这儿的自然条件这么好,为什么不养一些鸡鸭和猪羊?”李牧野感觉到瓦西里不喜欢刚才的话题,又把话题拉回到开始时候。道:“种植业搞不好,养殖业也受到限制吗?”
  瓦西里道:“政府军经常进山搜剿,差不多一个月左右就要转移,怎么可能搞养殖业。”

  李牧野心中有数了,道:“你们经常吃的那个黑面包太难吃了,里面还有煤面,那东西根本咽不下去呀。”
  瓦西里龇牙一乐,道:“吃下去还容易些,最难的是出来的时候,我们都是带一根小棍子辅助着才能通畅些。”
  “**。”李牧野惊讶之余爆了一句粗口。心中暗忖,看样子他们是真熬不住了,不想投降,又没别的办法搞到粮食,所以才找到了自己。里无粮草,外无援助,他们已经走投无路了,自己差不多就是他们最后的救命稻草啊。
  “其实那兔子和老鼠肉都还不算难吃,关键是你们的手艺太烂了,而且也没什么像样的调料,不然交给我炮制,还能弄的好吃一些。”李牧野道:“如果再来两杯浓烈的伏特加,那滋味我管保你吃了这顿想下顿。”
  瓦西里神往的笑了起来,口水都上唇角了。

  李牧野忽然道:“要不这样吧,亲爱的瓦西里兄弟,你帮我传递一个消息出去,我让我手下人送一批调料和食物进来。”
  瓦西里走在前面,一边走一边回头看着李牧野,道:“没有必要这么麻烦,一会儿给你个电话随便你打给谁,如果你想逃离这里,我也不会阻拦,只要你能走出这大山去。”他又特意提醒道:“这周围的山里有许多小股特种部队,随时随地都在搜索游击队成员,见到可疑人物就会格杀勿论,除此以外还有成片的沼泽,只有到了冬季才能在上面走动。”
  “那你们是怎么跟外界接触的?”李牧野恼火道:“又是拿什么把我们弄到这里来的?”
  瓦西里笑了笑,走进了他自己住的地方,不大会儿又出来,手里托着点东西,递到李牧野眼前,道:“就靠这个。”
  那是几颗花花绿绿的石头。李牧野如今也算是珠宝行业里的人,就算是甩手大掌柜,必要的功课也还是做了的。一眼就认出这些石头都是价值不菲的天然宝石。
  “这东西你们有很多吗?”李牧野的眼睛一亮。
  瓦西里把手里的宝石放在李牧野的掌心,道:“山里的洪水冲下来的时候河床里多的数不尽,孩子们捡回来做玩具,只是找不到卖出去的渠道。”
  “看来我有必要跟叶甫根尼将军再谈一次了!”
  “只要有面包和牛奶,无论你想要什么都可以。”叶甫根尼说道。
  “不但有这些,还有最美味的鱼子酱和伏特加,保证不比你少年时在莫斯科吃到的差!”李牧野无耻的说道:“其实就算是打游击,你们也有追求更高生活质量的权利。”
  叶甫根尼笑着说道:“李先生,你真是个有趣的商人啊。”
  李牧野道:“有趣没用,有胆色才是最重要的,现在这时候,也就我敢跟你们做生意。”

  叶甫根尼道:“我们的政治抱负已经不可能实现,但我很乐意看到家乡人民生活的更好,如果您能办到这一点,我其实并不介意做出更大的牺牲。”
  “什么意思?”李牧野愣了一下。
  叶甫根尼道:“我的身体不成了,长期便秘和营养不良毁掉了我的肠胃,为了减少排便的痛苦,现在我一顿饭只敢吃一点点食物,这样的日子对任何人来说都太难了。”
  李牧野若有所悟,道:“你是想让我拿你去邀功?”

  叶甫根尼点点头:“这个结果对我来说是一个解脱,对整个地区同样是一个福音,我离开以后,游击队会化整为零,除非政府或者你出尔反尔,否则,他们不会再拿起枪。”
  李牧野万万没想到事情的真相会是这个样子,不有诧异的问道:“既然是这样,那你又为什么把卡尔平他们捉来?”
  “我要用他们跟联邦政府交换一个人。”叶甫根尼说道:“我的儿子杜尔姆,我离开以后他会成为继任者,他的威望足以让这块土地的纷争平息下来,只要你能跟他建立友谊,我们这个地方就可以为你的财富增长提供源源不断的动力!”
  “说实话,我有点不敢相信你。”李牧野看着这貌似平凡,却在十几年当中成为俄联邦心腹大患的军事强人,不是很有把握的说道:“你怎么能证明你的诚意?”
  “其实我也不相信你,但遗憾的是我时日无多又别无选择。”
  叶甫根尼缓缓的解开了衣服,翻起毛衣的下摆,露出毛乎乎的肚皮。在左侧部位有一道令人触目惊心的刀口,根本没有愈合的迹象,贴身挂了个塑料袋子,有黄绿色的液体在里边。气味散出来,简直人畜勿近。

  “小伙子,活着真是一件非常非常痛苦的事情啊!”
  李牧野强压下心头不安,点头示意他可以放下衣服了,道:“是的,对您而言,的确是这样。”
  叶甫根尼道:“无论怎样,我这辈子足够了。”
  李牧野心里头恨不得这老家伙立即死了才开心,看在宝石和钱的份儿上,脸上却还是装模作样的流露出惋惜之色,虚情假意的叹了口气,道:“说吧,您需要我怎么做?”
  时值四月,等待的日子里,高加索地区的春季悄然来临,山谷里开满了野花。
  李牧野惬意的坐在石头房子的屋檐下,看着瓦西里的几个儿子在草地上练习摔跤。品尝着新鲜的蓝莓果酱,身边的桌子上摆着安德烈派人秘密送来的法式面包和意大利乳酪。
  瓦西里的妻子在山外的城市里工作,一年到头省下来的微薄收入甚至不能为孩子们添件新衣服。安德烈在李牧野的授意下通过基里琴科的渠道把百货商店开到了格罗兹尼。瓦西里的老婆被安排进去主持局面同时负责联络事务。

  之所以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儿,也是不希望被提莫夫察觉到自己的小动作,尽管这点小事儿并不足以构成任何影响。但李牧野还是秉持老千们宁肯绕行百里绝不犯险百米的原则这么安排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