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会透视,老子要报仇》
第188节

作者: 龙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蓝珠玑现在推介天珠,还是根据当初既定的台词介绍天珠,诸如什么存世量极少,极其罕见,极其珍贵一类的。
  他们完全能够肯定的是,既然刘富贵手持天珠有备而来,准备在晚会现场让蓝家出丑,那么一旦台上推介天珠,刘富贵绝对不会坐视不理,肯定会站出来提出不同意见,并且以手里的天珠为佐证,来驳斥蓝珠玑的言论。
  蓝珠玑一边介绍天珠,一边偷眼看刘富贵,盼着他站起来说话,知道对方肯定会耐不住的。
  但是大出意料的是,蓝珠玑开始推介天珠,刘富贵却把手里的天珠收起来了,既不再跟桌上的客人讲解手里的天珠,也不见他站起来提出不同意见。

  蓝珠玑推介天珠都要结束了,刘富贵还是丝毫没有说话的意思,居然好像困了,一只胳膊肘撑着脑袋,开始打瞌睡。
  这就好像一个人攒足力气打出一拳,却打空了一样,蓝珠玑一下子恐慌起来,难道刘富贵发现他手里的天珠被人调换成高仿,他临时改变计划,不再站出来说话了?
  可是,人家既然不说话,蓝珠玑总不能毫无理由地点名把刘富贵叫上来吧!
  蓝珠玑准备了大量讥刺的话语要对付刘富贵,想不到居然一句也用不上,他满腔的怒火无处发泄,堵得心口都疼,感觉都要急怒攻心一头栽倒在地。

  直到天珠的推介结束,刘富贵也是一句话都没说,而且分明是他的电话响了,他掏出电话,优哉游哉去洗手间接电话去了。
  现在正是晚会的高丨潮丨阶段,洗手间几乎没有人,只有一个五十来岁的矮胖子在擦手,那胖子白净面皮,眼睛不大,长得很和善的样子。
  刘富贵顾自接起电话。
  电话是母夜叉打来的,富贵来南方快半个月了,家里还扔着一大摊子事呢,花湘蓉问他什么时候能回去。
  刘富贵变成孤儿两年多了,两年以来一个人照顾果园,卖水果的时候也从来都是一个人披着星星去,戴着月亮归,没有人知道他出去了,也不会有人问他什么时候回来。
  现在突然有人打电话问他什么时候回去,虽然母夜叉一张嘴,浓浓的女汉子味道就扑面而来,可是刘富贵在她大大咧咧的话语中,还是能感受到母夜叉对自己有那么些许牵挂。
  一股暖流在内心升起,久违的温暖让刘富贵差点掉下泪来,自己居然也有家人的牵挂了,那母夜叉居然跟自己说“家里的事”!
  感动归感动,温暖归温暖,刘富贵这张嘴跟母夜叉是一样的,明明心里柔软,但是嘴上强硬,当下跟母夜叉唇枪舌剑又斗了一番嘴,告诉他自己在最近三两天之内就会回去,这才恋恋不舍挂了电话。
  那个慈眉善目的矮胖子擦干手,一直没走,在旁边盯着刘富贵呢。

  因为刘富贵在打电话,他不便打扰,就静静地站着,只是眼睛一直在打量刘富贵手上的电话。
  刘富贵看出对方的眼神来了,心说难道这又是个小偷?他是不是看到自己的黄金手机挺值钱,准备下手偷啊?
  一见刘富贵打完电话,矮胖子终于满面堆笑近前两步打招呼:“你好,我叫杜慧三,兄弟你怎么称呼?”
  “我叫刘富贵。”

  哦,杜慧三点点头,目光还是落到刘富贵手里的手机上,他也不隐瞒自己的注意力,直接问道:“我感觉兄弟有点面熟,一时又忘了在哪见过,在哪见过一面呢……”
  他故意做出思考的样子,其实是在等刘富贵说话。
  但是刘富贵完全可以肯定,自己从来没见过这个矮胖子。
  自己只不过就是一个山中小果农,今年二十岁而已,长这么大离家最远就是去上了一个月的大学,其他最熟的人就是村里人,一共见过多少陌生人用指头数都数的过来,自己虽然名为富贵,自诩既富且贵,但还没染上贵人多忘事的毛病。
  杜慧三略微沉吟着说:“我大约想起来了,是不是在齐家呢?京城齐家,咱俩是不是在齐家见过面?”
  “齐家?”刘富贵一听,什么齐家,整家的,自己一个小果农怎么可能去过京城齐家!
  这个矮胖绝对实在试探自己,只是不知道他意欲何为?
  “是不是在齐姜的生日晚会上有过一面之缘?”矮胖子那模样,好像一个不知道答案的学生被老师点名站起来,在猜答案。
  “齐姜?”说起那个野蛮女,刘富贵倒是记忆深刻,脑子立刻浮现出嫩刮刮一身肉的女孩,下边差点有了反应。
  “对,应该是在齐姜的生日晚会上见过面。”见刘富贵若有所思的模样,矮胖子更加肯定起来。
  “别跟我说齐姜,说起那妮子我就生气。”刘富贵想起齐姜把自己的衣服偷走,连同里面的手机和钱都给顺走了,自己打电话跟她要,这妮子居然把自己手机中的战斗机直接给摔碎了。
  虽然只是区区一块旧手机而已,但自己用了那么长时间,也是有感情的,你凭什么就给摔了?
  想起这事刘富贵就很恼怒。
  杜慧三一看这话题勾得刘富贵生气,表示歉意说:“齐姜性格就是活泼了点,年轻嘛,都那样,她是不是惹你生气了?”
  “生气?我火大了!”刘富贵大声说道,“下次见着她,我非打她屁股不可,我家的露天洗浴还没完工的就偷偷溜进去洗澡,还把我的衣服给偷走了,什么人不生气?”

  家里居然有露天洗浴?杜慧三吓了一跳!
  齐家的别墅他不是没去过,那是相当豪华,别墅里也有很大的泳池。
  可是现在一听刘富贵的话,感情这位年轻人家里的露天洗浴比齐家的还要奢华,馋得齐姜急不可耐,等不及人家完工就偷偷溜进去洗澡,这样想来的话,刘家的露天洗浴那得多豪华?
  慢来慢来,杜慧三突然想到,刘家?京城各大家族,没有姓刘的这么一号啊?
  难道这个刘富贵是化名?
  接着杜慧三就释然了,肯定是化名,没见京城那个大家族的子孙起名叫“富贵”,要不然的话齐姜也不用叫这个名字,直接叫“齐翠花”就行了。
  “你这个手机看起来挺精致。”杜慧三说。
  他之所以对刘富贵手里的手机感兴趣,是因为这部手机就是他送给齐姜的。
  同样作为矿业大族,京城杜家跟齐家关系一直不错,去年杜家为了取得一处矿藏的开采权,各大矿业集团争得很激烈,最后齐家坚决站到杜家一边帮了大忙,杜家投桃报李,也给了齐家很多好处。
  今年齐姜过生日的时候,杜慧三专门从国外给齐姜定制了一款黄金手机,请名家手工打制,全世界仅此一部。
  齐姜性格刁蛮,活泼可爱,是齐家老太爷最喜欢的孙女,没有之一,讨得齐姜高兴,就是讨得老太爷欢心,所以杜慧三送礼物才这么用心。

  现在一见手机居然在刘富贵手上,杜慧三猜测刘富贵肯定跟齐姜关系非凡,要不然的话她也不会把自己的生日礼物送给一个男的。
  现在一听矮胖子说起手机,更加勾起刘富贵对于自己老波导的思念,掂着手机怒道:“那小妮子看我的手机好,偷了我的手机,扔下她这破手机跟我换,比我那个差得远了。”
  破手机?杜慧三又是吓了一跳,出自大师之手独一无二手工打制的黄金手机,在他嘴里居然成了破手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