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将士归玉门》
第25节

作者: 吴人呓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9-20 11:51:46
  第二十五章 请罪
  媚七娘一走,萧战已经面露怯意。
  “拿下!”耿恭大喝一声,身后禁卫齐声应诺!
  萧战面色一变,还没等耿恭动手,便如惊弓之鸟般悄然远遁!

  耿恭冷冷地看着萧战背影,没有追出去。
  太子安危关系大汉社稷,耿恭当然不会因为萧战而将太子放在一边,随即就听夜色中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啸,接着广陵楼前传来的喊杀声渐渐稀少,想必是贼人已经撤退!
  耿恭不敢大意,仍然严密保护着太子,慢慢来到后院一处院落,而后将周围彻底封锁,正好菁郡主也赶了过来,于是一行人将太子引入内室。
  太子惊魂初定,心中余悸尚存,见大家都是一脸紧张,反而轻笑道:“应该没事了,今夜幸苦你们了!”
  第五颉当即跪在太子面前,愧疚道:“臣护卫不力,给了贼人可乘之机,请殿下责罚!”

  耿恭跟着单膝跪地,沉声道:“臣身为东宫禁卫统领,肩负护卫之责,却让殿下犯险,是臣的失职,请殿下责罚!”
  菁郡主见耿恭和第五颉纷纷跪地请罪,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跪吧?太子是自己熟悉的炟弟弟!
  不跪吧?耿恭和第五颉都跪了,而且太子在自己家中遇刺,广陵王府本来就有责任!
  情急之中菁郡主吞吞吐吐道:“炟弟…菁姐姐对不住了…”
  “菁姐姐这是哪里话!”太子朗声道:“这和你又有什么关系!”
  菁郡主道:“可是,这里毕竟是我家啊!”
  “是你家,也是我大汉疆土,菁姐姐不必因此自责!”太子笑着安慰菁郡主,随后将耿恭和第五颉扶了起来,急道:“快起来!快起来!今天你们非但无罪,反而有大功!”
  耿恭和第五颉起身站了起来,躬身道:“多谢殿下!”
  太子看着耿恭,似笑非笑道:“耿统领真厉害,天字号地牢都能出来?”
  耿恭嘿嘿一笑,知道太子话里有话,扭头看了菁郡主一眼,说道:“多亏了郡主!”
  “菁姐姐?”太子大感意外,菁郡主偷听自己和第五颉的谈话,一怒之下离开广陵楼,按理说应该是去找耿恭的麻烦,怎么还会把耿恭给放了?于是问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菁郡主脸色一变,心中大骂耿恭卑鄙无耻下流,这么快就将自己扯出来,随即又想到太子在广陵王府遇刺,并且刺客萧战是王府常客,这些自己兄妹如何能轻易摆脱干系?
  菁郡主不禁看了耿恭一眼,这家伙是不是给自己提供了一个主动交待的时机?但此时也无暇想太多,并且殿下已经主动相问,自然不能再有任何隐瞒,于是正色道:“中午我追着范羌出了王府,却又追丢了,回来的路上正好碰见萧战!”
  “萧战?”太子讶然。
  “刺客萧战?”第五颉失声道:“郡主与萧战认识?”
  “是!”菁郡主肯定道:“萧战是二哥认识的朋友,曾来过王府不少次!”
  “刺客萧战竟是广陵王府的座上宾!”太子震惊不已,看了第五颉一眼,面色凝重起来。
  第五颉同样震撼莫名,一时惊的说不出话来!
  忽然门外林动恭声禀报:“殿下,太守郅大人、都尉刘大人、城门军统领落将军求见!”
  太子当即吩咐道:“进来!”
  太守郅善两步并作一步,急急忙忙地跪到太子近前,颤声道:“臣郅善护驾来迟,请殿下赎罪!”
  都尉刘张和城门军统跟着跪在郅善身后,大声道:“请殿下责罚!”
  太子急忙问道:“广陵仓怎么样?”
  郅善趴在地上不敢稍动,惶恐道:“火势太过猛烈,根本不从扑救!”
  “那粮食呢?至少能保留一些吧?”
  “我回来的时候,整个广陵仓已经一片火海,想必是颗粒无存!”
  太子大惊道:“怎么会这样?”
  第五颉说道:“郅大人,起火原因是否找到?”
  “有贼人蓄意纵火!”

  第五颉惊道:“可否有贼人落网?”
  “贼人蓄谋已久,早就准备了很多鱼油等助燃之物,乘夜偷袭了广陵仓,等我赶到的时候,他们早已逃之夭夭!”
  太子脸上愈加凝重,盯着郅善道:“郅大人,广陵怎么会有这么多贼人?”
  “臣有罪!”郅善趴在地上不敢稍动,惶恐道:“让贼人混进广陵,臣罪该万死!”
  太子没有继续理会郅善,看着刘张说道:“今日多亏了都尉运筹得当,拼死力战,孤才没有被烧死在广陵楼,所以今日都尉当记首功!”

  “多谢殿下褒奖!”刘张跪在那里,朗声道:“臣拼死护卫殿下是有的,但运筹之功臣不敢取!”
  “哦?”太子讶然道:“难道还另有他人?”
  刘张沉声道:“今日臣之所以能早做安排,实际上得多谢耿统领的提点!”
  耿恭急忙道:“刘将军运筹得当,与耿某无关!”

  第五颉微笑道:“你们不必谦让,功过朝廷自有公论,不过当下形势依然危急,还没到论功行赏之时!”
  “起来说话!”太子沉声道:“你们现在当务之急是缉拿贼人,彻查真相!”
  “诺!”郅善从地上爬了起来,刘张与城门军统领亦跟着站了起来。
  耿恭忽然发现这位城门军统领自己有些面熟,随即想起来此人正是在揽月楼与自己过招的锦衣男子,顿时忍不住道:“落将军!”
  城门军统领听有人喊自己,转头看向耿恭,顿时面色大变道:“你…你是…”

  “在下东宫统领耿恭!”
  城门军统领惊慌不已,脸上尽是乞求之色,当即躬身行礼道:“城门军统领落英石见过耿统领!”
  耿恭不为所动,淡淡道:“没想到阁下是落将军,今天真是打扰将军好事了!”
  “没…没有!耿统领这是说哪里…话!”
  耿恭当然知道当面揭露落英石意味着什么,但此人看守城门不力,让这么多贼人混进广陵城;并且在太子亲临广陵期间,不知尽忠职守,竟然还敢流连风月之地,实在是太过份了!
  此人身为城门军统领,俸禄虽是不低,但肯定不足以支撑他成为揽月楼头牌的座上客,那么他的钱从何而来?
  此人与萧战同为揽月楼贵客,私下会不会有牵连?
  耿恭心中冷笑,淡淡道:“新月姑娘正在揽月楼翘首以盼,落将军可别让佳人久等了!”
  “你…”落英石敢怒不敢言,盯着耿恭双眼几欲喷火!
  “落将军!”郅善终于听明白两人在说什么,当即怒喝道:“刚才让你去救火,你竟然晚了一个多时辰,却推说母亲重病回家照顾去了,原来你是去了揽月楼!”
  太子面有怒色,看着郅善不悦道:“广陵怎么还有这样的官员?”
  郅善急忙躬身道:“臣失察!”
  落英石吓的腿脚一软,噗通一下跪在太子面前,惊恐道:“殿下恕罪!殿下恕罪!”
  太子抬头,看都不屑一看。
  郅善怒火中烧,厌恶道:“带下去!”
  “诺!”刘张当即拽着落英石的后背衣襟,将他拖了出去。
  “广陵之事,就交由郅大人处理!”太子盯着郅善,冷冷道:“查!一定要给孤彻查,绝不能放走一个贼人!”
  “诺!”
  广陵骤生巨变,事情千头万绪,郅善不敢久留,正要离开的时候,忽听耿恭道:“郅大人,不妨详查落英石!”
  “多谢耿统领提点!”郅善向耿恭拱一拱手,随即躬身离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待续首页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