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184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听着,倒抽一口凉气,每次去的时候,都是晚上,所以我没有看清楚李瑜的手,难怪,每次见到她,她都穿着长袖,即便是在内比都这么闷热的地方。。。
  都死过了啊。。。
  “邵飞,我打电话的那次,你还记得吗?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四联的一个股东,他在追求李瑜姐姐,想要跟他结婚,但是李瑜姐姐拒绝了,从那以后,他就处处针对李瑜姐姐,有一次,还在公路上逼停了李瑜,还得她撞了车,我实在太担心了,害怕出事了,所以,只好打电话给你了,但是被李瑜姐姐知道了之后,她回来痛骂了我一顿,还警告,以后她的事情,不要我在过问了。”王翠委屈的说着。

  我深吸一口气,女人啊,有时候比男人还要执着,都遇到了那么多事情,为什么就不找我说一说呢?折磨自己有意思吗?
  我现在想想,很心焦,真的,内心很痛苦,陈发是输了,但是他在我心里埋下了痛苦的种子,在我跟李瑜之间埋下一根刺,这根刺拔不得,但是不拔,我们都会痛。
  我说:“我知道了。”
  “邵飞,你会回来的,对吗?”王翠哭着问我。
  我笑了笑,我说:“当然,那家,是我的家,那人,是我的人,我怎么能让别人霸占了,让别人欺负了。”
  我说完,就挂了电话,我靠在沙发上,广东,我一定会在去的,我要看看,是哪些猴子在带着帽子装人,哼,敢抢我的女人!
  雨季的内比都,早晨大雨磅礴,这一届公盘,开在了雨季,大雨,让人觉得发愁,我的后背很疼,像是时时刻刻都有人拿着刀子在刮我的肉一样。
  这社会,钱难赚,屎难吃,我有今天,都是拿命换来的,身上也留下了一身的伤口,苏芮给我换了膏药,说:“少活动一点。”
  我点了点头,我问:“冷超跟你说什么?”
  “他让我想办法从你这里得知你标王的预算是多少。”苏芮说。
  我笑了一下,我说:“他还真是执着啊,想要跟我们玩,魏忠就算在怎么信任他,但是也不可能拿三十几亿赌的,他没这个资格的,你去告诉他好了,我今年标王的预算是三十亿,也就是四亿欧左右。”
  苏芮点了点头,就出去了,我皱起了眉头,冷超太希望上位了,他想要迫切的得到在亚洲所有的地位,但是魏忠不会那么轻易的相信他,放纵他的,至少,三姓家奴的名声并不好,而金丝眼在他身边,就证明了,魏忠在掣肘他,冷超想要用今年的标王来证明自己,所以,他让苏芮来我这里探消息。
  如果知道了底价,那么杀起来就容易了,他不用耗费心思跟那么多钱来对付我,这件事,我告诉苏芮没什么大不了的,因为三十亿这个数字,魏忠怎么都不会给他的。
  我走了出去,拿着电话,给梁英打电话,我说:“喂,梁律师,帮我办件事。”

  “邵先生,你说。”
  我听着就说:“你帮我查一下广东四联翡翠珠宝公司的股东分配情况,以及市值,还有收购的可能性。”
  “邵老板,这恐怕有难度,现在,我们的房地产公司还是一边预售,一边贷款,我们没有多余的钱,去收购别的公司。”梁英说。
  我笑了一下, 我说:“穷走夷方急走场,我现在不是在缅甸吗?说不定我这次回去,就能有钱了呢?是不是?”
  “知道了邵先生,我会尽快调查清楚的。”
  我挂了电话,下了楼,我看着楼下有不少丨警丨察,张奇过来给我开门,几个泰国人给我打雨伞,笑着说:“昨天晚上,把他按到了厕所里,狠揍了一顿,龅牙都给他打碎了,哼,这个老小子的保镖还挺怂,差点没吓跑了。”
  我看着赵奎他们,我说:“这些泰国人,黑的跟鬼似的,看着都吓人,对了,昨天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我说着就上车,车门关上了,一排车朝着珠宝交易市场走,张奇点了一颗烟,说:“飞哥,我已经跟泰国的兄弟联系了, 按照他们的要求,在普吉深水港等着,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但是具体的货,我们根本就看不到,他们要求对方上船拿货,这个金丝眼,做事很隐蔽,还有飞哥,这天线是国际路线,我在泰国也算了解一些,这条线,外国来的渡轮,一般只做停留,不会卸货,看样子,在口岸他们不会停留多久,想要查到什么,估计很难。”

  “对付魏忠这头大老虎,本来就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慢慢来吧。”我说。
  我不是丨警丨察,但是跟魏忠的仇恨,已经无关乎什么是正义了,只要能干掉他,我觉得做什么都行。
  我回想着上次的惊心动魄的一幕,我的家门口都是丨警丨察,我不会再让任何人威胁到我的家人,为此,我可以变得卑鄙,变得龌蹉,韩凌,如果逼不得已,你不要怪我!
  赌石,赌石,石这个字是放在后面的,重要的是一个赌字,如果你连赌都不敢赌,畏手畏脚的,他就是一块仙石,跟你也是没关系的,在公盘上,好料子很多,但是能一夜暴富的料子依然是稀少的,像陈辰这样的蠢货,遇到这种蟒带缠身的料子,居然还害怕是表皮料。。。
  居然还找我给他相玉?真的,他活该赚不到钱。
  赌石,看中石头,要立马出手,要不然,在这个抢钱的社会里,你连渣都摸不到。
  我看着料子,拿出来放大镜,还有强光灯,这种料子,既然有争议,就要好好的看,我虽然想要赌,但是也不能盲目的赌。
  料子是要仔细看的,一千两百万欧的底价,也很高了,最后的成交价是什么价格,很难说,有可能超过了三千万欧,这三千万欧的价格,加上税收,就是六千万欧了,相当于五六个亿的价钱。
  所以,我也不能不在乎,毕竟,最终的目的,我是要对准那块标王的。
  “邵先生,有什么高见吗?”周欢笑着问我。

  我看了他一眼,瘦高瘦高的他,比这个陈辰要舒服多了,但是,虽然他没有跟陈辰一样,来威胁我,不过谁知道,是不是一头笑面虎。
  我没有说话,而是看着料子,料子是木那的不错,这是典型的第三层的翡翠,显示出绿色的蟒带,在新料之中是极其耀眼的,我就从来没见过新料有这么耀眼的蟒带。
  但这个石头赌性很大,按常规推理,这个带子肯定在里面连成一体,先不说这块料子是不是满料,我就算他不是满料,里面只有蟒带的部分有绿色,这个绿色达到了一级绿,那么绿色部分应该不超过500克,就算有500克,也就是说单价超过1200万元人民币一千克。
  可以想象,如果要投到这件石头,至少从这个价起步,迫使你去做成高档的首饰级的戒面,也就是说以单个戒面5克计,其价值全部超过10万元以上一个戒面。
  一千两百万一克,这样的料子谁敢赌?就算是我,我也要仔细的看清楚,当然,这是只考虑料子蟒带下面有色的可能,这么大一块料子,巨蟒缠身,想要只是表皮料,也很难。
  日期:2017-09-13 07:1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