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182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朱贵深吸一口气,对我没辙,我笑了起来,这个京爷,从一开始的看不起我,到现在被我弄的没脾气,这人生,算是栽到我手里了,朱贵说:“五五,我出一半钱,咱们对半入股。”
  “嘿,我说了,我不喜欢合赌,我就一个人赌,回头把钱打我账户里,有多少拿多少。”我说。
  朱贵有点愤怒,指着我,说:“你怎么跟强盗一样?活土匪,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嘿,我凭什么要被你拿捏着?没好处的事情,凭什么都要我干?”
  我听着就笑了,我说:“还他妈京爷,出息,一分利息,我他妈算是借高利贷了,行不行?”
  朱贵听着,眼睛就挑了一下,说:“这还差不多,但是,这个钱,我是没有,我都是从北京帮里面的款爷手里拿的,利息的钱,我收,回头直接打给我,但是出好货,一定要先卖给我。”
  我点了点头,这个时候屏幕又刷了一大票,我一看,盈江赌石公司邵飞中标,我就笑了一下,看来,李吉是出手了。
  李吉我很看好你,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我把手机还给这个金丝眼,笑了笑,他也笑了笑,那种标志性的危险笑容,让人有点难受。
  他说:“邵先生,相信,你看的懂,百格丽是翡翠珠宝公司,翡翠很赚钱。”

  我点了点头,我说:“翡翠呢,在亚洲很赚钱,尤其是在中国,但是在美国,他来珠宝市场十分之一的份额都占不到,你们百格丽翡翠珠宝公司,每个月能赚那么多钱?真的是匪夷所思啊。”
  金丝眼笑了笑,说:“邵先生,卖关子了,我相信邵先生,对我老板魏先生是有了解的,我们魏老板的生意,要追溯到上世纪八十年代,那个时候,在美国,有一个著名的攻击目标,叫做魏氏兄弟,他是臭名昭著的毒枭,只卖丨毒丨品给美国。”
  我点了点头,我说:“魏氏兄弟,我知道。”
  他笑了笑,说:“我的老板,是魏氏兄弟的人,在美国,继承的是他的地下势力,相信邵先生,应该知道我说的是什么了。”
  我点了点头,我说:“知道,你们根本就不是想卖翡翠,而是想卖丨毒丨品。”
  “邵先生,你说笑了,我们只做翡翠生意,这是我们的矿区。”金丝眼说。

  他说着,就把手机点开,给我看了照片,我一看,震惊了,矿区里开满了美丽的大红花,这花红的鲜艳,娇艳欲滴,我咬着牙,很愤怒,他们果然,把矿区变成了毒瘤。
  “邵先生,每年你能赚多少钱呢?根据我们的了解,你的公司流水,在三十亿左右,还是可怜的人民币,如果你跟我们合作,我一个季度,就可以为你赚这么多钱。”金丝眼说。
  我皱起了眉头,我说:“这从来都不是一向好生意,会死很多人。”
  “只要操控得当,没有人能发现的,我们只是要一个中转站,一个合法的公司,东西不会到盈江的,在口岸,跟着石头一起,直接会转向泰国。”金丝眼说。
  我不知道他们的运作方式,这个金丝眼当然也不会跟我说,他只是拿着金钱在诱惑我而已,不得不说,这些钱,真的很有诱惑力,每个月五亿多美金的流水,是个人都会心动的。

  我捏着手指上的戒指,我当然心动,但是我绝对不会做的,脑袋只有一个,枪子却又无数,虽然云缅边境有很多毒贩,而且很猖獗,但是,我是不会做的,光看贼吃肉,不看贼挨打是不行的。
  我说:“你想我做什么?没有白吃的干饭吧。”
  “邵先生,我们都是老实人,就不要耍滑头了,如果你真的做,就从我这里拿第一批货,过了缅甸,直接运送到泰国,到时候,会有人接头,活很简单,顺水而下就行了,只要过了湄公河,带了泰国的港口,一切,都是别人的事情了,交货,拿钱就可以了,你是第一手货源,保证你翻倍赚。”金丝眼说。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他什么细节都不告诉我,我很难猜到他要做什么,我把张奇叫过来,很快张奇就到了我身边,我小声问:“他要走一批货到泰国,能不能接?安全不安全?”
  “飞哥,能接。”张奇认真的说着。
  我点了点头,我说:“多少钱?”
  我觉得舍身喂虎,看看他到底是什么路子,不过不管什么路子,一定很野。
  金丝眼说:“邵先生,这是我们的账户,打一千万进来,准备好人手,在景康码头接货,准备好你们公司的进出口文件。”
  我看着他提供的账户,我皱起了眉头,他是想要我下水,当然,我是不会下水的,我用的是张奇,反正他也是在泰国那边混,先摸清楚他们的路子再说,被我摸清楚了路子,哼,我到时候,把他们一锅端。
  金丝眼站起来,说:“邵先生,希望你看到的财路,而不是什么良心,在北美,几乎每个人都抽,在美洲,这个东西几乎才是硬通货,当然,每个地方都在打击,但是他真的就是黄金,运送出去之后,你的一千万就能变成两千万,这种生意,你想想,合适不合适。”
  他说完就走了,张奇坐下来,说:“飞哥,你不会真的想做吧?真的会死人的,泰国这玩意很多,而且那边很腐败,只要货过去了,几乎就被抢购了,但是哪里龙蛇混杂,要是我们突然做。。。”
  我给了张奇一巴掌, 我说:“几岁啊?做这种生意?短命鬼才会做。”
  张奇笑了一下,我冷着脸,说:“他肯定有一条完整的链条,从缅甸种植,到美洲,据我的了解,魏忠有一百多个皮包公司,这说明,这个链接里面的人很多,但是最关键的有三条,缅甸,泰国,还有最终的目的地,其中泰国是最重要的,好像是个中转站,只要过了泰国,一切就顺风顺水了,所以,我们想要连根拔起来,得先把他在泰国的接头人找出来。”

  听了我的话,张奇就点了点头,说:“你的意思是,你要走一批货,然后让我去联系,找到在泰国的接头人,然后干掉他?这就断了魏忠在亚洲最的根,就算在缅甸他能种出来,也卖不出去,是不是?”
  我点了点头,我说:“是的,张奇,这件事,你也可以不用做,等光哥出狱了。。。”
  “飞哥,不用,我们是兄弟,只局限于我们,我不会跟他有什么妥协的,更不会让他参与到我的地盘里来,我告诉你,他来我的地盘,我就搞死他。”张奇说。
  我听着就很无奈,能够作为魏忠联络人的人,一定不同凡响,所以张奇做这件事,是存在十分巨大的危险的,但是他在泰国发展,也是最方便的,所以,我觉得还是找张奇做比较合适。
  我捏着戒指,他们都过来了,满脸的疑问,想要问我什么,但是都不敢问我,我也什么都没说,有些事情,他们是不适合知道的,所以,就什么都不知道就好了。
  那片花地,让我心里很难受,虽然那些花很美,但是我想一把火给烧掉,翡翠已经很美了,用不着那些花红柳绿来点缀。
  等我找到了在哪里,我就去一把火给烧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