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99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情绪激动喷出更多眼泪,“如果你肯回家,这辈子我都不会踏入这里半步,怎样骗我都好,为什么要用死亡 的方式,你知道我会疯掉的。”
  我紧紧握着他肩膀,“我不懂深明大义和家国天下,我很自私,我甘愿愚蠢。那些是非善恶和我毫无关系,天 下人死绝又关我什么事,我失去了丈夫,失去了安稳人生。谁又真心可怜过我 ”
  我感觉自己并不能攥住他,他不受我的掌控,随时都会像一阵风,一缕烟,从我的世界里飘溢消散,一丁点 痕迹不留。
  “你恨我是不是,恨我背叛你,恨我在你离开后没有守身如玉,恨我像一座钟在两个男人之间揺摆不定,我也恨 这样的我,你打我骂我,把我绑起来,时间久了一切都会忘掉,我会把除你之外的男人从我的世界里清除。”
  我慌张无措握住他的手,“是我不够好,我都会改,我可以永远不见他,我会打掉孩子。我会帮你杀掉他。我 已经拼尽全力保住了你留给我的,我会拿到更多,只要你跟我回去,我再也不会做一件让你不髙兴的事。”
  我浑身颤抖将他的掌心贴住我脸颊,“求你原谅我,不要丢掉我。我做梦都想回到以前,回到你还在的时候。
  我不知自己说了多少,说到声嘶力竭,将呼吸的力气都用来哀求,他终于打断我,他眼底没有任何波涧,甚至 没有一丝怜悯,只是一片死水般的沉寂。
  “我不是你说的那个人 ”
  我脸上狰狞痛苦的表情倏然僵住,仿佛一颗石子投注入我的心湖,封锁了一片水流。
  我眼前忽然什么都看不到,浓郁苍茫的雾气中,只有他冷漠的脸孔,那双熟悉到骨子里,又散发出陌生寒光的 眼眸。
  “你认错了,如果他死了,这世上不会有人死而复生,在金三角这样骨头都剩不下的地方,更不可能 ”
  他扶稳我揺晃的身体,告诉我尽快离开,不要等到走不了时,再后悔就晚了。
  他留下这句话毫不留恋撤手,朝走廊另一端大步离去,在他快要抵达包房门进入时,我对着他背影拼尽全力喊 ,“我没有力气离开了 ”

  他脚下停住,我哭着说能不能把我送出去。
  他背对我沉默良久,我间这样小小的请求,你也不能满足吗。
  他肩膀髙髙起伏了一下,似乎在深呼吸,他揑着眉心转过身,“我希望这是我和你这辈子最后一次见。我与你 找的人毫无关系,如果有 ”他顿了顿,“没有这个可能。”
  他朝我返回,将我打横抱起,我搂住他脖子,任由他抱着我一级级迈下楼梯,他无声无息,仿佛我人生里美好又 凄凉的一场雨。

  我凝视他刚毅冷峻的脸庞,他比周容深更决然,更冷漠,周容深根本不舍得看我这样狼狈哀戚,一个人怎么会 变得这么快,怎么可能和从前斩断得如此千净。
  也许是我错了。
  我来这里不过看风,看雾,看云,看山和树,或许我还会看一看那座山,永远埋葬了我丈夫尸骨的山,除此之 外,我带不走任何东西。
  “你有没有爱过一个女人 ”
  他说没有。

  “活了几十年,就没有碰到过吗。”
  他抱着我走出五光十色的大门,站在微弱的霓虹下,毫不迟疑说,“没有 ”
  我心底颤了颤,“是不值得,还是什么 ”
  他根本不再纠缠,他问我那辆车是我的,我指向角落,他将我抱过去,拉开车门放在后座。
  关上的霎那我仓促伸出手,可惜仍旧晚了一步,我指尖触碰到他衬衣袖绾,没有来得及握住,那块衣袂脱离我 的手,不做丝毫停留。
  我和周容深的故事,开始于一座繁华的城,结束于一座拥有着雨林,阳光与黑暗的城,我不愿意,也不想抽身 离开,只是他不曾给我反驳的余地。
  三年的情爱,只剩下一副空荡荡的皮囊,没有骨与肉,了无生气,我找不到它原本的模样,更不知该去哪里找
  我隔着玻璃凝望黑狼远去在浓浓夜色里的背影,那么熟悉,一切都那么熟悉,是我的错觉,还是我太贪婪,我 只要做了便不肯失望而归,非要拿到结果,才会对他就是周容深发疯执着到这个地步。
  他迈上台阶即将进门的一刻,站在周边的十几名保镖忽然关闭对讲机冲下,直奔我这辆车而来,从东南西北四个 角落团团包围住。
  为首的马仔凶相毕露,重重拍打车窗,车门在他大力下震开一道缝隙,他就势拉开,试图拖我下车,我脸色一 变,用另一只手扼住他腕子,“千什么。”
  马仔冷笑,“丽萨小姐,隐藏得挺深啊。老K要见你,他已经从后门到了。”
  台阶上的黑狼听到我们对话,身影一住,转身蹙眉间,“老K见她千什么 ”
  保镖回头朝他鞠躬,“不清楚,老K让把她扣下。这娘们儿蒙了咱。”
  我脊背一僵,男人不容我反应,非常蛮横将我拽了下去,我完全没有招架之地,被这伙马仔强行扣押回包房。
  这条一两分钟走完的过道,视线所及令我心底一寸寸沉没寒冷,我看到瓷砖上大滩的血迹,颜色有深有浅,
  来自不同两个人,也看到了王峰摔在墙角四分五裂的手机,他们或许已经遭遇不铡。
  我不自觉冒出一身冷汗,咬牙想挣脱,男人冷笑说早知这个下场何必过来,老坏是你能算计了的。
  他骂完这一句,将我推进一扇门,我重心不稳朝前扑倒,本能护住小腹,以膝盖着地,骨头磕碎般钻心的巨痛 令我眉头一皱,狼狈哼叫了几声。
  面前站立无数双脚,最靠前的一双,就在距离我不到半米之处,我脑海飞快运转着,该怎样化险为夷绝处逢生 ,然而几秒钟的时间对方都没有给我,我感觉到一只大手伸向了头顶,下一刻男人攥住我头发,撕心裂肺的切肤之 痛令我眼前一黑,我哀嚎出声,男人无动于衷,不止抬起了我的脸,甚至我的身体都在他残暴的力量下离地。

  我在被揪起的同时,看清楚他的长相,男人个子很矮,至多一米六五,脑袋两边的头发剃光,只留中间一撮绑成 辫子,光秃的地方纹着缅甸文字,身形不胖,却很津壮。
  这是典型的恶人模样,贩毒集团做到大头目需要买卖的本事,和条子周旋的能力,一把子宁死不屈的硬骨头,而 大头目再想往上升,成为顶级毒枭,除了头脑手腕,更讲究震慑人心的气势,很显然在黑狼出现之前,金三角没 有比他气势更强大的毒贩,他的五官非常凶悍,组合在一起就好像一面招魂的鬼王。
  这就是老K。
  日期:2017-10-01 06: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