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98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视线上移,看他胡茬滋生的下巴,“把你优惠给我怎么样”
  他不语。
  包房气氛变得嗳昧又火热,冷静而微妙,分明有十几个人,但却像只有我们两个,其余人都愕然沉默。
  我动作越来越放肆,趁他不言不语时,解开了他的领带,剝开了衬衣纽扣,他一只手夹着点燃焚烧的烟,另一 条手臂搭在沙发靠背的边緣,他身体完全敞开,慵懒又魅惑。

  他对我突如其来的举动,充满了玩味和好竒,也有怀疑,我嘴唇含住杯口,留下一枚性感的唇印,一滴不饮离 开。
  “我是你的客户,你都不喂我喝一口吗。”
  世哥嘶了一声,他看出我有点其他意思,上前两步蹙眉阻拦,“丽萨小姐,我们五哥不碰做这行的女人”
  我媚哏含春叮着黑狼,他垂着眼眸,看自己手上的扳指,我不依不饶说我没有让你碰,一口酒而已,男子汉大 丈夫,我女人都玩得起的应酬,你还拿着什么。

  他发出几声沙哑的闷笑,“我不会喂,但丽萨小姐喂我,我不介意”
  我风情万种,身体拉成一条蛇,一枝迎春草,含了一口酒,对准他微微张开的唇压了下去,我非常大胆探入进 去,他比我更揭求,他刚刚咽下这口酒,便吻住我舌尖,霸道吮吸吞吃,将我拖入他口中,和我肆意纠缠。
  这样的吻,好像是容深在吻我。
  "五哥,,
  世哥有些呆住,他没想到黑狼不推开我,反而任由我戏弄撩拨他,暗红色的酒水顺着我们的唇角溢出,流滴过 黑狼的胸肌和菔沟,染了一层艳色。
  我意犹未尽吮吸光,他唇上沾了我的颜色,我满意说,“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很像我的故人。”
  他嗤笑了声,“有”

  我间他是谁。
  他目光在我巢湿艳丽的唇上掠过,“你”
  我咧开嘴,洁白牙齿在红唇衬托下,充满纯情的诱惑。
  “丽萨小姐和我用美人计吗,不得不说你成功了,八百一克,我可以做主,一半价格卖给你”

  我歪头笑说我是美人吗。
  他说算是。
  我笑得更柔轮,“如果我是美人,为什么我男人不回来”
  他脸上没有任何波湖,仿佛只是一个听故事的人,我摸遍了他全身,他没有拒绝,可也不回应,我放肆而大胆 抓在他裤裆,他那里此时轮趴趴的,但经不住我挑逗,很快在我揉揑下有些膨胀之势,我小声凑过去,舌尖挨着他鼻 梁,用只有我们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我之前用没用过它”

  他笑容逐渐敛去,变成了一张荫森的,复杂的脸。
  我说我问到你不能回答的痛处了是吗。
  他还是不语。
  我朝前逼近,和他唇挨着唇,我用唇语说,“你是不是他”
  我们这样僵持了半分钟,他哏底深沉如海,我看不透,一点也不。直到走廊外传进女人的娇笑声和男人的叫骂 声,才终于打破了这份无休无止的沉寂。
  黑狼推开我,他伸出手,食指朝我脸探过来,我没有躲闪,他指尖停在我唇上,从左至右抹掉了我紫色的口红
  周容深不会这样,他都是胡乱涂抹,带着厌弃我化妆的怒意,不是如此平和,我身体一垮,没了刚才的气势 ,倘若不是那双太过熟悉的哏睛,我也许放弃了,放弃试探,放弃让我不断惊喜又失望,失望再惊喜的强大折磨。
  我从他身上下来,把杯子放在桌角,理了理快要露出臀部的裙摆,“五哥,我想让你和我去个地方”
  我留下这句话,不理会任何人,目不斜视走出了包房。

  黑狼默然半响,最终也从沙发上起身,世哥拦住他,“这位丽萨小姐不简单,澳洲黑市的女毒枭,恐怕也玩儿 过黑吃黑这一套,五哥当心”
  黑狼笑了声,别人看不出他的笑,只有我明白,他对我杜撰出的身份压根不信,要么他认识我清楚我的底细, 要么他已经看出,我根本不是买主。
  他从门内走出,吩咐其他人不要跟上。
  我走在他前面,几步站在走廊尽头,一扇木质天窗在夜风里嘎吱作响,我默数着他的步伐,在确定他已经到达我 身后时,我转身将他一把抱住,他身体一僵。
  我趴在他胸口,仰起头看他,失掉了浓妆清秀芬芳的脸孔如桃李般明艳,被月色笼罩,被星光遮盖,纯情而妖 娆。
  “你想不想我。,,

  我放荡娇憨的模样,该是曽经磨人的何笙,我赌上了我最后的筹码,我那么不想使用,使用意味着得到审判 和结果,要么喜极而泣,要么失望而归。
  我毫无办法,根本不知该怎样掲开他的面纱,或者根本没有。
  他沉默良久忽然溢出一丝笑,“我们之前认识吗”
  我反问他你觉得呢。
  他说我觉得不,所以谈不上想。
  我慌忙用掌心捂住他的唇,堵住他还要说的话,“嘘。就这样抱着我,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被你抱过了。
  我说到最后一句,忽然红了哏睛,里面氤氲出大片ff气,在他的注视下,扑簌坠落,掉在他手上,衣领和裸露 的胸口,他身体微不可察的颤了颤,仿佛蜡烛燃烧的一滴蜡油,滚烫,灼热,又浓情倜怅。

  他牺牲的消息传来时,我咬着自己的手哭成了傻子,我以为我把这辈子所有的眼泪都流尽,或者说,所有还带 着感情的,而不只是悲痛的哏泪流尽了。
  这一刻,我知道我没有。
  我的哏泪是想念他,愧对他,揭望他回来。
  我说你根本不知道,你的怀抱有多好。
  黑狼沉默无语,他垂在身侧的手臂,在漫长的静止与我的啜泣里,忽然缓慢上移,5不绕住了我。
  世哥的几名手下从另_条通道找过来,看到我抱着黑狼,都是一愣,下意识开口喊五哥,哥这个字还没有吐出, 黑狼伸出一根手指压在唇上,脸色冷意森森,示意他们闭嘴。

  手下点头,朝原路后退,避到墙根之外。
  我和黑狼拥抱了许久,久到我昏昏沉沉几乎要在他怀中睡去,我无比贪恋这一刻的宁静,久违的令我朝思暮想的 温暖和宽厚。
  我仰起头看着窗外越来越浓烈的月色,“你还记不记得,我有一次吃甜豆糕,卡住了嗓子,你深更半夜抱起我 去医院,其实那次啊,我根本不觉得难受,我只是想撒娇逗逗你,谁想到你这样当真。”
  我嗤嗤笑,“你讨厌拍照,你总是严肃不肯笑,这几个月我找遍了每一处,竟找不到一张属于我们的合影 你 连一点念想都不给我留,你的心是肉做的,还是铁石做的。”
  黑狼听出我的哽咽,他将我推开,我脸孔迎着白光,几滴刚刚滚落的泪挂在眼角,欲落未落,他怔了怔,沉默 片刻伸出手抹掉。
  他沙哑的嗓音说,“这种地方不是你该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