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934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突然,她双手捧着顾秋的脸,没头没脑吻过来。
  嗡——那一刻,顾秋完全傻眼了,整个人变得木木的,白若兰搂着他的脖子,很激动,很激励地,将自己的****,伸进了顾秋的嘴里……。
  身子用力一挤,将顾秋压倒在沙发上,双脚一踢,茶几上剩下的小半瓶红酒,咚隆一声,倒下去了。
  这闹哪出啊?
  好当当的,怎么又哭了?
  喂——顾秋喊了一句,白若兰坐起来,朝顾秋喊,“你过来一下!”
  顾秋就走过去,还没来得及坐下,白若兰拉着他的手扯下来,然后抱着顾秋的脖子,继续哭/顾秋明白了,原来她是拿自己当垫子,刚才这个姿势不方便,趴着太费力。
  看来是在墓地的时候,她尝到了甜头,觉得这个姿势比较靠谱。糟了,糟了!
  顾秋在心里暗道,今天晚上成白若兰的发泄工具了
  这个动作太暧昧了,顾秋有点尴尬,他轻轻拍了拍白若兰,正准备劝劝她,没想到白若兰通着双眼,定定地看着顾秋。
  突然,她双手捧着顾秋的脸,没头没脑吻过来。
  嗡——那一刻,顾秋完全傻眼了,整个人变得木木的,白若兰搂着他的脖子,很激动,很激励地,将自己的****,伸进了顾秋的嘴里……。
  身子用力一挤,将顾秋压倒在沙发上,双脚一踢,茶几上剩下的小半瓶红酒,咚隆一声,倒下去了。
  顾秋心里的确有些恼火,可不等他说话,白若兰指着门口,“出去,你太可恶了!”

  这个女人不可理喻,顾秋怒了,爬起来穿上裤子,头也不回地走了。
  砰——门,被重重的关上,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绝情。
  白若兰很气愤,抓起一只倒在地上的酒瓶子,朝门口扔了出去。砰——又一声响,瓶子砸在门上,又掉到地上,滚了好几滚。
  自己只是需要一个男人的安慰,一个可以令自己发泄的工具,可没让他侵犯自己。可恶的家伙,居然趁人之危。
  白若兰隐隐感觉到,某处有点不太对劲。刚才在那一瞬间,她感受到了人生中,最紧张,最害怕的一刻。
  当某个物体入侵自己的时候,她突然无比的清醒。

  光着身子在地毯上坐了好久,她才爬起来,走进了浴室。
  顾秋也很生气,自己又没有招她惹她,都是她主动的。
  没想到在关键时候,她居然这样对自己。
  想到这事,他就心里烦躁。

  自己从来都不勉强任何人,对她也不例外。再说,自己一直以来,都没有把她列入自己的女人这个圈子。
  今天晚上,的确是个意外。
  一个来得太突然的意外,顾秋都没有预料到。
  点了支烟,坐在沙发上抽了起来。
  脑子里,乱糟糟的。

  刚才在隔壁房间的一幕,反反复复浮现在眼前,你真不想去想它,它偏偏很顽固地出现,怎么也控制不了。
  顾秋很郁闷,脑海里,总是白若兰那主动索吻,疯狂的一幕。还有自己抓住她的胸,用力的揉搓,以及……
  唉,不想了,不想了。
  抽完一支烟,顾秋站起来去洗个澡。
  在洗澡的时候,他又苦笑起来。
  今天可够憋屈的,都三十岁了,第一次碰到这样的事。顾秋洗了澡出来,懒洋洋的躺在沙发上,睡意全无。

  跟陈燕,发展得那么自然,一切顺理成章。
  跟从彤,那是更不要说了,两人都结婚生子。
  跟夏芳菲呢,虽然有些意外,却是自己主动多一点,说实在的,如果不主动,夏芳菲也未必肯。
  顾秋不否认,自己对夏芳菲的爱恋,所以,他很渴望。不过,他还是如愿了。

  但是夏芳菲好象有些忌讳,很少答应自己的要求。
  到目前为止,顾秋对夏芳菲,多少带着一种尊敬。
  至于程暮雪,那只是这个小妹妹,对自己心存感激,又那么主动,两个人真真假假之间,也就把那事做了。
  白若兰,虽然美丽,却冷艳无比,顾秋对她没太大的感觉。如果不是她突然发神经,又哭又笑,还强吻自己,自己也不会有这种冲动。
  搞得顾秋到现在,还有些抛不开这些情节。他不得不承认,白若兰接吻的技巧很棒。
  让顾秋体会了,这种从来没有过的感受。
  他在这里回味,隔壁的白若兰呢,洗了澡出来,把那条丨内丨裤剪了,扔垃圾筒里。
  本来她蛮喜欢这条黑色的小丨内丨裤,但是现在她已经不想再穿了。换了衣服之后,打电话给助理,“备车!”

  助理刚刚躺下,接到电话,立刻爬起来,三分钟时间,出现在白若兰面前。
  “白总,要去哪?”
  “回省城!”
  白若兰的脸上,没什么表情。
  手里提着一个LV的包,率先走在前面,助理立刻拉起行李箱,屁巅屁巅跟在后面。
  进了电梯,他惊异的发现,白总脖子上,有好多怪怪的红印子。助理就在奇怪,“难道是什么过敏了?”
  他不敢问,只能闷在心里。不过他却暗自嘀咕,还是顾书记有办法,总算把白总劝回来了。

  跟随白若兰这么久,他很了解白若兰,不该问的,千万别问。虽然经历了很多,他还是觉得,白若兰是最坚强的女子。
  两人上了车,直奔省城。
  顾秋在房间里坐了一夜,刚才洗澡的时候,他也发现了,自己脖子上好多红印子,都是被白若兰咬的。
  天亮之后,顾秋都没有下楼去吃早餐,而是叫叶世林送上来。
  在清平呆了四天,从那个晚上之后,他再也没有看到白若兰。这个女人的脾气,他惹不起。但两人毕竟都这样了,顾秋还是出于好意,关心一下。
  可宾馆服务员说,她半夜走的。

  顾秋心道,算了吧,把事忘了。
  回到达州,顾秋猜测着,白若兰应该是去了省城,所以他没有去省城了,免得两人见面之后尴尬。
  可有一个问题,脖子上的印子,还没有完全消褪,顾秋有些郁闷,这可不能让老婆发现了,否则以从彤的精明,肯定会识破的。怎么办呢?
  后来,他想了一下办法,给自己刮痧。

  对着镜子,把脖子上扯得到处都是印子,及到把那些吻痕全部遮住才罢手。
  晚上回家,从彤一眼就看到他脖子上的印子,“你这是怎么啦?”
  顾秋装出很难过,没精神的样子,“应该是热的,心里不舒服。”
  从彤盯着他,“这几天都下雨,你不会吧?”
  “来,我给你看看。”
  顾秋说算了,让我睡一会,浑身无力呢!
  从彤哦了声,“可能是感冒,我给你煮碗姜汤去去寒!”
  喝着老婆煮的姜汤,顾秋有些过意不去。就在心里暗骂,白若兰这个女人真是疯了,害自己羊肉没吃到,弄了一身骚。
  的确,顾秋也不知道,自己这样,算不算是吃到了。白若兰呢,肯定认为,他得逞了。
  可顾秋心道,不管有不有,至少没有让自己爽。

  这个女人,真的是个怪物。
  从彤看到他发愣,柔声问,“怎么啦?不好喝吗?”
  顾秋说,“好喝,好喝!”
  然后他就一口把汤喝了,放了碗,对从彤说,“休息下吧。出去几天了,都没时间陪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