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929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在家里跟从彤说起白若兰的事,从彤心里一惊,“怎么会这样?白老先生身体不是还算好吗?”
  顾秋说,“心脏病这种东西,虽然能延缓,不一定能治好。这几年是不错,但谁知道他在那边之后,有没有因为其他原因,加速了病情恶化?”
  从彤叹息,“我给若兰打个电话。”
  电话打过去,没有人接。
  顾秋说,“让她静一静吧!这段时间估计她的心情都不会太好。”
  从彤道,“我听说她家里的伯伯叔叔们,对若兰都不是太好,她从小就跟爷爷一起生活,跟爷爷的感情很好。现在老先生突然出事,她不知道该有多伤心。”
  顾秋心里想着那些事,也没有说话。

  从彤最近把工作调动了一下,单位到了国土局,过几天开始正式上班。天天呆在家里的日子也不好,她还是习惯工作,让生活变得有节奏。
  晚上,葛书铭来窜门,齐妃也一起来了。
  两人又坐在沙发上谈工作,从彤说,“你们除了工作,还有其他的话题吗?就没看到你们说的别的,比喻生活,家庭,情感什么的。”
  葛书铭道,“男人和女人不一样,那是你们两个的共同爱好,我们还是谈工作吧!”
  顾秋问,“关于对教育工作的调整,进行得怎么样了?”
  顾秋现在是市委书记,很多实质性的工作,都不需要他亲自去抓,他只要定好调子和发展方向,政府那边就会把工作抓起来。

  比喻在会议上决定,要在哪里扩搞个项目,大家商量之后决定了,由政府去执行。
  所以顾秋完全没有必要象以前一样,什么都抓得紧紧的。他只要管住人事,权力交替,其他的完全都可以扔给葛书铭。
  有一个葛书铭这样的左膀右臂,顾秋的工作还是很轻松的。现在政法委一线,由冯太平来抓,经济建设由葛书铭来管,宣传那边嘛,吴承耀慢慢走向前台。
  在达州的布局,顾秋已经很稳了。
  只要不发生什么重大变故,他完全可以高枕无忧。
  对于教育口的整改,顾秋说了,要孩子们都能上得起学,这才是真正的达州。否则你们天天说达州好,达州好,有什么意义?

  真正的好官,是要解决群众衣食住行的问题。
  顾秋一直注重,把工作重心放在教育事业上。因此,他曾说过,不要怕花光所有的钱,只要教育事业搞上来了,我们就成功了。
  葛书铭也遵从这宗旨,大部分资金都投入教育口,从教职工的工资问题,衣食住行问题,还有教学环境问题等等,达州正在步步改善。
  葛书记在会议上说,“我们要教师住得舒服,睡得安稳,穿得体面,这样才能安心教书。但是,如果在教育工作中,发现有人向学生和家长,索取红包等现象,必定要严肃处理。”
  这话,葛书铭说得极重,大家心里都清楚,以达州的形势,再想贪污点什么,你就得好好掂量一下了。
  葛书铭说过,组织上给你解决一切困难,你还有什么理由向群众索取的?所以,贪字头上一把刀,大家不要撞在刀口上。
  当然,如果谁想在刀口上舔一舔,达州以有先例,所以我并不反对。
  葛书铭和顾秋讲了很多,顾秋道,“现在绿化工作已经基本完成,我们不要一味引进工业,以后搞宜居达州,开发商自然就会涌进来了。还有,对于开发商有不良记录的,要坚决阻止其进入,不要捡到篮子里就是菜,这种方式已经不适合我们了,我们要做有档次,有高度的项目。”
  葛书铭对这个调子定得比较满意,现在的确有很多开发商,想在达州建别墅群。他们都看中了,达州打造的绿水青山项目。一个城市能够优先考虑到这一点,看得出来他们的眼光。
  开发商也很聪明的,他们知道,一旦达州形成规模,到时地价将飞涨,再想拿地,已经不太可能了,成本太高,是他们要考虑的问题。
  所以顾秋提出,“关于地皮的事,一定要经过政府公开拍卖,绝对不允许私人成交。还有,地皮必须有具体规划,我们只能限量推出。不能一脑古全扔出去,由他们挑选。”
  这个方案,比人家苹果公司还恨。

  顾秋决定在地皮的事上,搞限量版。不是你看中哪块,就要给你哪块,而是我要卖哪块地,你们才有机会竞争,但是没有太多选择的余地。
  这一点,将为达州积累不少资本。
  葛书铭更清楚,假如有一天,顾秋调走,达州就是他的天下。所以他现在更要苦心经营,把达州建设好。现在是个吃苦的时期,享受的日子还在后面。
  葛书铭和顾秋商量着这些事,而达州目前的现状,一二把手通力合作之下,其他人基本上没有太大的话语权。
  从彤和齐妃在房间里试衣服,两人发出格格的笑声,颇为悦耳。
  压力好大,有兄弟说再拿不下前三,不看我的书了。好吧,如果拿不下前三,我自宫以谢各位苦心支持我的兄弟姐妹!以后改行去做别的。(兄弟们,别真必我挥刀啊,55……还有好多东西没享受过呢!)
  顾秋还道她们笑什么,原来是两个在房间里比身材,齐妃高一些,腿长一些,胸部显得小了。

  从彤一米六几的个子,矮她二三公分,看起来那么饱满,两个女人在卧室里,发出格格的笑声。
  若是她们两人同时躺在床上,应该别有一番风味,环肥燕瘦,各具千秋。
  葛书铭跟顾秋在客厅里喝茶聊天,呆到十点半,他就喊齐妃,“走了,走了!”
  齐妃应了声出来,跟顾秋打招呼。
  晚上睡觉的时候,顾秋问,“你们两个嘀嘀咕咕什么?笑这么开心。”
  从彤说不告诉你。看她弄得神神秘秘的,顾秋还真有些好奇。两人做那事的时候,顾秋又问起了这事,从彤说我们在比身材。

  然后说,“你问这事干嘛?别色眯眯的盯着人家,齐妃再好,也是人家的老婆。”
  顾秋日了一声,加快了速度,从彤也就没了说话的机会。
  一周后,舅舅从东华省飞过来,要看夏芳菲那个项目。
  顾秋只得抽时间赶过去陪他,如果少了顾秋,他们之间的合作,将无从谈起。
  虽然二千万不多,但舅舅历来讲究,要把每一分钱都花在刀刃上,一分钱当一分钱用。
  在投资这方面,可能正因为他这么较真,才把公司搞得如此红火。
  顾秋没有让夏芳菲出面,自己去接的机。
  很低调的接到舅舅,立刻返回芳菲公司。
  舅舅五十多岁,很成熟的男人,在某种程度上,他跟那个叶树铭有些相似,不管怎么看,都是那种儒商气质的男人。
  秘书也是名年轻的男子,可能是舅母不放心,所以舅舅每次出门,总带一男秘书。

  其实舅母不知道,一个男人真要寻花问柳,根本不要在秘书身上打主意,外面多的是女人。
  但是舅母也有舅母的想法,她认为,一个男人身边没有女秘书,至少可以在相当程度上,降低风险。
  老板与女秘书之间发生的机率太大了。她有很多理由,第一,大公司的妇秘书,一般都气质出众,身材好,否则拿出去影响客户的心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