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928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白若兰没有理她,恭恭敬敬跪在那里,也不吭声。
  表妹过来了,“若兰,回去吧,大家都在等你了呢?走吧走吧,人死不能复生,哭有什么用?”
  白若兰一脸悲切,这些人怎么都这样?
  她说,“我不去,你们要去你们去,我要多陪一会爷爷。”
  堂姐和表妹拉不动她,气得跺脚,开着车子往回跑。
  别墅里一大群人,听说白若兰不回来,他们就急了,“搞什么嘛,老爷子在的时候,也不见她回来陪陪,如今人都走了,才在那里假惺惺。”

  “嘀嘀——”
  外面开来一辆宾利,律师来了。
  这辆车还是当年,老爷子送给律师的,律师开了多年,一直保护得很好。
  “律师来了,律师来了!”
  几个人喊了起来,律师扶了扶眼镜,拿着公文包走进来,“若兰回来了吗?”
  “她在殡仪馆不肯回来。”
  律师哦了一声,“那大家都去殡仪馆吧,刚好当着老先生的灵位,读一下遗嘱。”
  所有人都朝殡仪馆跑,一时之间,路上多了二十几辆豪车。
  庞大的车队,纷纷来到殡仪馆。
  殡仪馆里空荡荡的,只有白若兰一个人跪在那里。老先生的音容,带着一丝亲切的笑。

  象是在看着自己这个孙女。
  其他人都进来了,律师道,“大家都安静吧,既然人到齐了,我们就在这里宣读一下老先生的遗嘱。”
  听说要宣读遗嘱了,大家静下来,一个个伸长脖子。
  律师喊了句,“若兰,你也过来吧!趁大家在,把这个事情宣布一下。”

  白若兰说,“我在这里听得见,你读吧!”她还是跑在那里,不肯起来。
  律师只得把封好的遗嘱拿出来,庄严而肃穆。
  律师宣读:自白氏创业以来,能有今天的规模,完全是众人拾柴火焰高的结果,所以我也希望,你们在我离世之后,依然秉承公司持续发展为宗旨,任何人不可提出分割财产。公司必须继续经营,现在我宣布,自己名下所有股份,全部归孙女若兰所有,从现在开始,她就是公司的董事长和最大的股东……。
  “什么?”
  “不可能!”
  “不对,不对,我们绝对不相信。”
  “太荒唐了,怎么可以这样?”

  大伯听到这段话,猛地站起来,“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我才是家族的长子,我才是公司的董事长!”
  姑姑愤然起身,“白若兰究竟给爸灌了什么**汤!你太过份了。”
  叔叔也阴着脸,气愤不过了。
  老爸的股份,居然全部留给白若兰,那其他人呢?
  婶婶喊,“太偏心了,我们不服!”
  堂兄走过来,抢过遗嘱,“什么狗屁遗嘱——呲——”用力一扯,遗嘱就化为一片碎纸。
  大家面面相觑,堂兄随手一甩,“现在好了,没有了遗嘱,大家可以分财产了。”

  “你——”律师指着他,“你这是犯法!”
  堂兄说,“犯什么法?家产是我们白家自己的,我们要分财产,关你什么事?谁知道你和白若兰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关系,爷爷怎么可以立这个的遗嘱。你骗人!犯法的人是你,知道吗?”
  所有人都跳起来了,“不行,不行!太过份了!”
  大伯又一屁股坐下去,这时伯母推他,“你倒是说句话啊!”

  “说什么话,爸都已经定下来了。”
  “那是假的,你怎么就这样傻,这些年,你为公司付出了多少,他这样对你,你服气吗?干脆分了吧!免得他们吵。”
  大伯摇头,“公司不能分,一分就没了。现在我们的竞争对方巴不得我们乱,如果我们一分,公司就会被垮掉,大家都会变成穷光蛋。”
  姑姑道,“怎么可能,我们只是分一下,继续重组。”
  叔叔道,“还是分了吧,重组之后,谁股份多,谁就是董事长。”
  大伯摇头,“不能分。分了就没了!”
  于是伯母跺了跺脚,“你真是个笨蛋,一点都不知道为自己想。你为公司做牛做马,老爷子什么时候想过你?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想着公司。倒了就倒了,关我们什么事?”

  “浑账——啪——”
  大伯一巴掌打过去,打得伯母嘴角出血。“妇人之见,你懂个屁!”
  伯母捂着脸,“你。你,你居然打我!我跟你拼了!”
  两个人居然打了起来,殡仪馆里乱糟糟的。
  “够了——”
  白若兰突然站起来,冲着他们大喊。
  白若兰从来没有过这么愤怒,只见她霍然起身,怒目圆瞪,“你们还有没有人性?有没有一点知良,财产对你们来说,真的那么重要吗?爷爷刚走,尸骨未寒,你们居然对他不闻不问,扔在这里冷冷静静的,你们的眼里除了钱,还有什么?你们喜欢钱是吧?拿去啊,拿去啊!全部都拿去!一群没有人情味的畜生!”
  翁——美女发火,众人皆惧。
  白若兰气得娇躯乱颤,浑身发抖,这些人,太不象话了。简直就是一群畜生。她这是头一次,对自己的长辈不尊重。
  也是唯一一次这么骂人,太令人心寒了。

  钱,真的那么重要?
  难道这个世界上,除了钱,就什么都不剩下了吗?
  白若兰完全被这群人气疯了,指着这些人大喊,“滚,滚。你们都给我滚——”
  婶婶第一个说话,“白若兰,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你把我们这些长辈都当成什么了?你太无礼了。按规矩,应该逐出家门。”
  白若兰凄笑道,“我知道你早有这个想法,一直以为,就你看我不顺眼,总是千方百计想赶我出去。所以爷爷才让我去大陆的,就是为了不让你们见了心烦。好吧!我什么也不想说了,你们走,你们走!公司的财产,我一分钱也不想要,你们爱怎么办就怎么办?”

  婶婶还愣在那里,白若兰突然来了个河东狮吼,“滚——”
  一些人面面相觑,纷纷离开。
  律师愣在那里,半晌都没有说话。大家都走了,他才走过来,“若兰。”
  白若兰挥了下手,打断他的话,“答应他们吧,他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公司所有财产,由他们自主分配,我一分也不带走。大陆那边的资产,谁也别想染指。你去跟他们说一声。”
  “可是——”
  “没有可是,就这样吧,我不想再看到他们这嘴脸了。等爷爷的事一完,我就回大陆,我要把爷爷的骨灰,带回他的家乡。”
  律师点点头,“好吧!你真是一个好心人。跟他们相比,你太伟大了。”

  唉——律师叹了口气,匆匆离开。
  助理站在那里,木木地看着白若兰,“白总,你就这样放弃了?那可是上百亿的财产。”
  白若兰道,“不放弃又能怎么办?”
  助理说,“可大陆那边,还差几千万呢?”
  “到时再说吧,芳菲姐能搞定。”
  助理还是不想放弃,“老先生说得对,公司不能分,一分,对手就趁机而入了。”
  白若兰不说话了,挥手让他退下。
  殡仪馆里,冷冷清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