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674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到我点了点头,王灿接着说道:“而这个名叫阿莫的小道士,则是剑修里天赋最好的那一种,被称作天生剑胎。”
  “天生剑胎?那是什么?”我挑了挑眉,这个词同样也没有在里出现过,我一直有些好奇。
  “所谓天生剑胎。就是最适合剑修的那一种体质,从修行刚刚开始就可以凝聚剑魂,可以说,这种体质的人简直就是上天为了剑修而创造的。”王灿连忙接着解释。
  “所以,就引起了各方势力的窥视?”我叹了口气。问道:“那个剑奴又是什么?”
  “剑奴这件事,说来话长。”王灿叹了口气,犹豫了一下,接着说道:“所谓剑奴,就是把拥有天生剑胎之人用秘术提炼魂魄,封堵七窍,变成灵智不同之人,这样修行剑修之术反而会事半功倍,只不过下场同样凄惨,剑奴已经不是所谓的人了,被当做剑奴的人,只是一把武器,一把可以被随便使用的武器。”
  玄学界内光怪陆离之事极多,修行多年,时至今日,已经少有能撼动我心神之事,但听王灿解释完“剑奴”的含义之后,我依旧心头一震,遍体生寒。
  那可是活生生的人,活生生的修行者!听王灿说的意思,这剑奴就仿佛尸傀一般,被人祭炼成增强自身武力的法宝武器!
  饶是我如今已有天师修为,尚不敢把凡俗世人当成蝼蚁草芥,更别说修行者了,可这玄德洞天,却把修行者祭炼为失去灵智的奴仆,对生命毫无一丝敬畏。
  仔细想想,不光玄德洞天如此,王屋洞天内,也有阿福、阿禄、阿金等等奴仆,只是这些奴仆保存了灵智而已,论其根本,两者相差也没有太多。无非一个怀柔。一个血腥罢了。
  这些所谓的洞天福地、传承千年的玄学世家,或许正是凭着这种残酷的规则,方才存世前年,并拥有超凡地位的吧。他们的势力,他们的根基,正是由这些所谓“奴仆”的血肉铸就。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世间本就是个修罗场。丛林法则之下,想自身崛起就必须踩在别人的头顶上。道理上来说,这些洞天福地的做法也无可厚非,只是人之所以为人,总该要跟茹毛饮血的禽兽区分一下。王屋洞天供养奴仆,使其拱卫家族的做法,还算能接受。可玄德洞天,豢养剑奴之事,却已经超越了底线。
  我叹了口气,想了想,对王灿问道,“所以这玄德洞天很善于制造剑奴?”
  “是这样,玄德洞天如今也和我王屋洞天一样人才凋零,他们唯一能依仗的,只有两名已经凝聚剑道真灵的阳神剑奴。”
  王灿说完犹豫了一下,叹了口气,又道,“那两名剑奴,正是小阿莫的父母。”
  我眉头一皱,方才那老道说了阿莫的父母因不愿被奴役,自绝惨死。怎么还存活于世?
  询问之后,王灿告诉我说,当初阿莫父母的确自杀,但玄德洞天豢养剑奴千载,个中手段极为玄妙,剑奴之物又不需灵智,所以依旧保存了阿莫父母一丝生机,成功祭炼成了剑奴,此事连那老道都不知,但王灿身为王屋洞天当代家主,自然是知道的。

  “简直丧心病狂……”我叹了口气,只觉得心里沉闷不已。
  而此时,我也理解了那老道,他之所以表现的那么神经质,不光是因为仇恨,更多的还是因为恐惧吧。
  当年阿莫父母被抓,他带着小阿莫逃到王屋洞天之事,我虽不知其中详情,但也可以想象得到,必然是九死一生的惨事。哪怕残喘多年之后,老道心弦依旧还是紧绷着的,猝然与我相遇,心底的恐惧彻底爆发出来,所以才引发了诸多误会。想到此处,方才心头对老道的一些怨愤,此时也全都消散了。
  沉默片刻之后,我猛地想起一种可能性,转头看向王灿时,已经面沉似水,厉声对他问道,“王灿,你告诉我,你有没有把小阿莫练成剑奴的心思?”
  同为洞天家族,王屋洞天现在的日子也不好过,一个战力超过阳神天师的阳神剑奴,我不信王灿不会心动!
  王灿听了我的话之后,愣了一下,方才肃然回应道,“绝对没有。我王屋洞天虽有所没落,但祖训不敢忘,欲修道,先修人。只有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才有资格修道,这是我王屋洞天的立身之本!若非如此,当年那黄竹老道带着小阿莫逃命之时,也不会选择投奔我王屋洞天。更何况,剑奴之法,乃是玄德洞天不传之秘。即便我有那个心思,也没那个方法。”
  听完他的辩解,我才松了口气。
  王屋洞天与我牵连极深,不管是因为身份,还是因为先前的交情,我们都已经彼此分不开了,若王屋洞天也是玄德洞天那样残忍的家族,我还真不知该如何处理。

  我俩谈论了半天,胖子忍不住插嘴对王灿问道,“刚才那个老头呢?他也是剑修吧,我看他只有识曜初期的修为,可轰出的那一剑,连我都胆战心惊,要不是周易在,我恐怕根本挡不住那一剑。”
  听到胖子的话,王灿眉头一皱,冷声道,“你我同为九鼎家族,共尊圣人为主,你好大的胆子,敢直呼圣人名讳!”
  他的忽然发怒。让我和胖子都是一愣。当初在蚩尤墓里,因为称呼之事,王灿和胖子就曾起过争执,被我劝住了,不想此时又闹了起来。
  我有些尴尬,伸手按住同样面色不渝的胖子,对王灿解释道。“我和他关系不同,自幼一起长大,名讳左右不过称呼而已,你莫太过在意,还是说说他问的问题吧。”

  劝解之后,王灿才暂时放过这个问题,冷冷瞥了一眼胖子,继续开口道,“论战力,剑修本就比其他修行者更强,那老道本是小阿莫父母生前好友,本已有识曜圆满修为,当年带小阿莫逃难之时,受创太重,境界跌落到如今识曜初期。如今修为虽未恢复,但论起战力,依旧远超普通识曜初期,能用出那一剑,也算正常。只可惜他损了道基,无法恢复,也无法更进一步。否则的话,他若进阶天师,一口道剑使出,恐怕圣人也不好应付。”

  说完之后,王灿似是有些感慨,又道,“我辈修士,修行路上讲究的无非有两点,一是天资,一是资源。两者缺一不可。那老道受伤太重,天资受损,若是有足量的修行资源,这些年来逐渐也能恢复,只可惜的是,他对我王家不甚信任,当年不远进我王屋洞天,借住其内资源疗伤,否则的话,恢复修为,乃至进阶天师,也不是难事。”
  他这话倒让我想起了当初我被陆家人废掉经脉之后。借住真龙涎重新疏通经脉之事。
  那真龙涎便是修行资源,王灿的说法的确没错。不过真论起修行路上的条件,他说的却还不够全面,我笑着回应道,“关于修行,凡俗道家有个说法,叫做‘法财侣地’,倒是颇有借鉴之处。”
  王灿先祖也是出身道家,不过久居洞天福地之中,跟凡俗世界已经脱离,听了我的话,并不明白其中意思。倒是一旁的胖子,同样出身道家,且在世间修行,一看王灿被难住,颇有些自得的接过了我的话。
  日期:2017-09-13 07:1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