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巫老司机》
第17节

作者: 龙鸽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瞬间,我开了眼仔细一看,果然证实了事先的推断,这小男孩额头的疖子上有一团灰气,凝聚不散。以我过去的经验,这种颜色状态的气团,代表的正是所谓的阴气。

  搞清楚状况,事情就好办了。
  “大姐,干脆您带着孩子去我家,他的病,我能治。”睁开眼,我自信满满说。
  那女人听得一愣,“你是医生?”
  我摇了摇头,笑而不语,这事和她也解释不清,“走就是了。”
  这东西并不凶恶,我有百分百的把握能祛除了,并且很简单。
  我把自行车扶起来,推着领头往回走,女人又是好一番挣扎,终于挡不住治好孩子的诱惑,扛上蛇皮袋小心翼翼跟着,小男孩直愣愣紧跟在了她后面。
  我回头看了眼神色决然的女人,心头唏嘘不已,这女人为了儿子,是真豁出去了,我要是人贩子,他们母子俩今晚就算是交代了。
  其实这事我也冒了很大风险,爹妈都在家,要是看见我带着他们娘儿俩回去,非得把我审出黄汤来不可。
  事情比我想象的简单,由于夜太深,到家后,爸妈已经睡了,客厅里一片漆黑。我竖起中指对着女人“嘘”了一声,蹑手蹑脚走过去打开自己房门,那女人会意,拽着孩子贼头贼脑钻了进去。
  等他俩进屋后,我在厨房抓了几把米揣口袋里,赶紧溜回了自己房间。
  关上房门后,我松了一口气,一切顺利。
  “大……大哥,你真能把我儿子治好?我可没钱了……”屋子中间,那女人面对我把儿子揽在怀里,紧张的声音都发颤了。
  我没说什么,悄悄把手插进兜里攥住一把米,笑眯眯走了过去。

  这东西一般只缠着老弱妇孺,壮年男人不怎么敢沾,很好对付,首先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吓吓它!
  它现在占据着这孩子的大部分思维,就好像一个人稳稳坐在椅子上,不容易拽走,得先让它自己站起来。
  我不动声色,一步步逼近,那叫“东子”的小男孩直愣愣站着,毫无反应。估计我现在可能一脸坏笑,孩他娘看着不断靠近的我,倒抽一口凉气,紧张的簌簌发抖。
  我也是无语了,又不是要吓你,你紧张个什么?
  走到男孩面前,我尽量堆上满脸慈祥的微笑,在他对面慢慢蹲了下来,目光深情地看着他。
  毫无预兆,我的脸色陡然一变,对着小男孩脸“哇”的吼了一嗓子。这下我酝酿了好久,声音既大又难听,甭管它是什么都受不了。

  这一下事发突然,东子总算脱离了呆傻状态,怪叫一声,全身汗毛都炸起来了。站在他身后的女人本就高度紧张,被我这么一吓,直接就瘫在了地上,差点没晕过去。
  以后大家但凡遇到什么邪门事,就照着我这么干……吓它!这事其实就是比谁怂,你怂你倒霉,它怂他滚蛋。
  我明显看见小男孩脸孔变得扭曲,机不可失,趁着他娘瘫在地上,我左手一把把他揽在怀里,右手抓着一把米用力按在了他脑门的疖子上。打铁要趁热,既然被吓站起来了,就不能给他机会坐回去。
  他脑门上那团“疖子”就是阴气聚集的地方,那东西应该就藏在里面,阴气这东西对死物是补药,对活物却有毒。反过来说,阳气对活人大补,对那些东西就是毒药,并且具有极强的吸附力,只要把阴气拔光了,那东西铁定待不住。
  那么点大小男孩,被我单手箍住,根本动弹不了,米刚压在他脑门上,他挣扎了两下动不了,立刻开始尖声大叫。我强忍着刺耳的叫声,按住不放,手里的米肉眼可见开始发黑。
  说实话,这速度比我想象得慢,估计因为是杂交米,成熟的太快,阳气不够。
  可就算是这样,只过了十几秒钟,小男孩就恢复了过来,他的目光中恢复了男孩子该有的灵动,凄厉的尖叫声变成哭喊:“爸爸,爸爸!”
  听见孩子喊爸爸,我心里松了一些,那东西应该已经脱离了,估计正在屋里飘着不肯走,应该就是孩子死去的爸爸。我担心那东西还会回去,也不急着撒手,继续用力按着米。
  孩子娘这时候才算回了魂,看见我把她儿子紧紧箍着不放,小孩大哭大闹,顿时急了眼,扑上来掰我的手,三个人搅成了一团。
  不等我解释,只听那边“哐”一声响,房门被从外打开,我妈穿着睡衣站在门口,看着屋子里目瞪口呆,嘴巴张成了“O”型。
  被我妈这么一吓,屋子里立刻安静了下来,我们三人维持着刚才的姿态,看着我妈一动不动。

  紧接着,更惊悚的一幕出现了,只见我妈身后冉冉升起一个脑袋,那是我爸,嘴巴张得比我妈还大!
  我妈意识到我爸在后面偷看,立刻把门摔上,发出“嘭”一声响。我被吓了一跳,自我审视,发现事情糟了。
  现在我们三人的姿态是这样的:我蹲在地上抱着小男孩,小男孩冲着我哭喊“爸爸”(这一点很关键),然后孩子娘抓着我的手……
  我发现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大姐,你松手,孩子没事了。”我弱弱地说,那女人仿佛被烫了一般,赶紧缩回去。
  这时候孩子已经恢复了镇定,哽咽着对他娘说:“爸爸走了,走了……”
  我知道没事了,垂头丧气把那把黑米揣进兜里,坐在地上怅然若失。小男孩东子终于脱离束缚,莫名其妙看了看我,跑回了他母亲身边。
  女人赶紧把儿子抱进怀里,仔细打量,阴气被拔除后,他脑门上的疖子已经消了,只留下了一块红斑。

  看着母子俩亲热,我欲哭无泪,你们好了,我可完了……接下来我该怎么解释?
  该面对的总得面对,磨蹭了一会儿后,我鼓起勇气走向房门,到了门口回头对母子说:“你俩今晚就睡我房间吧,我出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