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巫老司机》
第16节

作者: 龙鸽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这话他就不怕违心,就他那怂样,从来就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说完郭大江大大咧咧拍了拍我肩膀,“小米,老久不见,今晚也别回家去了,我请客,咱兄弟伙去五香居搓一顿!”
  我正心里烦闷,有老朋友喊喝酒,求之不得,当下俩人挤上一辆自行车,调头奔了市中心的五香居菜馆。
  到了后,菜点上,酒杯端起来,我俩打开了话匣子,开始聊起分开这一年的经历。
  原来,郭大江并不是什么黑#社会,而是给某个乡镇企业家当了拎包马仔。那年月,第一批发家的人兴这一套,走到哪都带着个貌似黑#社会的人给自己拎包,不为别的,就为了那个范儿。
  这些马仔跟在老板后面,被打扮的气派风光,其实收入很低,也就是个装样子混吃的角色,郭大江脖子上那根链子,其实是镀金的……
  一来二去酒喝了个五、六分,郭大江能说的加不能说的全倒了出来,越说越难受,长吁短叹。看看他那样子,再联想自己的现状,我心里也不是个滋味,好好一工作,怎么就摊上了这事。

  我也不是傻子,无论经理现在怎么给我好处,既然我撞破了他的好事,早晚得把我整走。我就是卡在他喉咙里的骨头,不吐出来,他就活得不痛快。
  看见我也唉声叹气,郭大江不解,“我说小米,听说你混得还不错,怎么也这样?”
  我也不瞒着他,把白天的事情全说了出来,心里顿时痛快多了,我也憋得难受。
  听完我的叙述,郭大江沉默了一会儿,苦笑着摇了摇头,说:“看来这也不是什么好工作,不如,辞了下海吧,天大地大,哪儿还能没口饭吃?”
  听见这话,我不由心里一动,现在人人争着下海,到处是辞职后发大财的传奇故事,既然别人可以,为什么我就不行?
  社会上流传着一句话:造导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拿手术刀的不如拿剃头刀的,从前我也就是贪图一份安逸稳定,现在这工作肯定是没法安逸了,还有什么必要死守着?
  这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我的心思立刻就活络了起来,家里这时候尽管有所改观,可日子过得还是有点紧,要是我能闯出一份家业来……
  可问题来了,我究竟能干什么?
  茶叶蛋我不会卤,剃头刀我也不会用,学校里学的东西在社会上基本就用不上。这么一捋下来,我才发现自己一点用都没,还不如郭大江,人家至少还有个能唬人的身板。
  转过来我问郭大江,“你有什么打算?”
  郭大江在我面前毫无隐瞒,推心置腹交了底,他一直想开饭店,只是不够本钱,也怕忙不过来,这事就一直搁在了他心里。
  听到这儿我的心动了,开饭店,似乎是个很不错的行当,听说也很赚钱。可问题是,我有心辞职去和郭大江开饭店,奈何压根就没有本钱,拿什么开?
  思来想去,这酒越喝越闷,俩人都没再说什么,只管喝酒吃菜。
  都说喝闷酒容易醉人,这话很有道理,一瓶白酒下肚,郭大江当场就喝吐了。好在他家离五香居不远,我愣是用自行车把他这一百七十多斤推回了家,累得一身臭汗。

  这时候已经快到午夜,我带着一身酒气跨上自行车往自己家赶,一路琢磨着明天究竟要不要去上班。
  也不知是因为酒喝高了,还是走神走得太厉害,临到大院门口的时候,我根本就没发现旁边走出来两人,一不留神就撞了上去。
  这俩人是一对母子,穿着粗布衣裤,母亲肩膀上还扛着个蛇皮袋。看见自行车冲过来,她一把掀飞了袋子,抱着小孩往地上一趴,大喊大叫。
  我本来就骑得不太稳,被她这么一吓,一脚踩空,没撞到人,自己连人带车摔在了地上。
  “大姐,你没事吧?”顾不得摔得生疼,我赶紧爬起来问。
  那个女人在地上坐起来,摸索着把小孩往怀里一抱,哭唧唧摸着孩子的脸,也不理我。这时候再看,那个小孩横躺在女人怀里,任由抚摸一动不动。
  看见这一幕,我心里一惊,酒性立刻去了大半,心说糟了,人家孩子摔坏了!
  走上去借着大院的门灯看,这女人三十左右的年纪,穿着打扮很淳朴,不像是城市人。她怀里的是个小男孩,看上去大概四、五岁,闭着眼睛一动不动,脑门上顶着个鹅蛋大的包,青紫发亮。
  我吓得魂飞魄散,没想到女人这么一扑,竟然把孩子给摔成这样,看架势都昏过去了。
  “你等着,我去打电话叫救护车!”我对着女人喊了一声,跑向大院传达室,“大哥大”那东西得一万多,只有土豪才用得起。
  刚跑了没两步,身后传来女人哭喊:“大哥,我们刚从医院出来,这孩子的病,医院治不好。”
  听见这话我一愣,醒过神来,看来这孩子并不是刚才摔的,而是本来就有病。我心情顿时放松了些,还好这女人朴实,要换了刁钻的,指不定怎么讹我。
  再次回到女人身边,我仔细打量起来,这才发现,男孩脑门上那个并不是包,而是一个大疖子,那他昏迷不醒又是怎么回事?
  “大姐,您孩子究竟什么毛病?”我好奇问。
  女人坐在地上抱着孩子,哭唧唧说:“娃冬至给他死去的爸爸上坟,回来后就傻了,这次我带着他来城里,钱花光了也治不好,连回去的路费都没了……”
  说着说着,女人止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我给闹了个不尴不尬,这在自家门口,一女人抱着个孩子冲我大哭,传出去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
  “大姐,您别哭啊,要哭也不能坐在大路上。”我连忙安慰,先把她稳住再说。
  听见我的劝慰,这女人当真就不哭了,抱着孩子抽抽搭搭站起来,对我说了声,“谢谢大哥。”

  想了一会儿,我有了主意,说:“我带你们去居委会吧,他们会帮你们母子的。”
  女人思考了一番,下定决心,咬牙拍了小男孩后脑勺一巴掌,“那就拜托大哥了,东子,快谢谢叔叔。”
  看来这女人是真的走投无路了,要不然也不会大半夜跟着我这个陌生男人走。
  说来奇怪,那好像昏过去的小男孩听见妇女的声音,立刻睁开眼,一骨碌从怀抱里挣出来,直挺挺对我鞠了一躬。
  看见这姿态,我心里一惊,这小孩有问题!
  从他对话语的反应速度以及执行力来看,这孩子既没有疯也没有傻,而是五感受到了蒙蔽,说白了,就是有另一个思维占据了他的灵魂。

  以上说法可能有点难懂,直白点说,如果不是故意装的,这孩子他很可能是撞邪了。
  “撞邪”这种事,从古到今也说不清,现代道门给下的定论是有鬼附身,可巫术中却不这么认为。
  远古时候所谓的“鬼”,其实是等同于神的存在,也即是自然之灵的一类,那时候可没有什么阴曹地府之说。至于现代意义上的“鬼”,在巫术描述中,更接近于某种思维信息,就这一点来说,反而更接近现代科学关于鬼魂的推断。
  发现这个小男孩的异常后,我双手抓住他的肩膀,近距离面对面蹲下,闭上了眼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