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巫老司机》
第14节

作者: 龙鸽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知道,平生第一次设计施展的巫术成功了,谢富华马上就要倒大霉,可心里却高兴不起来。
  用土把那堆火盖住后,我下山顺着原路返回,走到体育馆门口时,那里聚集着许多人,正在议论纷纷。没一会儿功夫,谢富华被几个人死死逮住搬了出来,他的面目疯狂,大张着嘴巴,发出“嘶嘶”声响,不停向四周伸脖子想要咬人。
  体育老师被惹急了,上去一把揪住他头发,用力一扯,死死拽进大喊:“赶紧送四院去!”
  一群人吵吵嚷嚷走了,方小梅跟在最后到了我面前,小声冷冷问:“是不是你做的手脚?”
  我装作自然,耸了耸肩,“我可没那本事,到了医院查过就知道。”
  方小梅又狠狠剜了我一眼,跟在人群后面跑向校门,对着她的背影,我怪腔怪调吹了个长长的口哨,一副轻松的姿态,心里却闷得很是难受。

  未来几天里,谢富华没有来上学,二十七中里谣言四起,有说他疯了,有说他傻了,还有人干脆说他死了……
  这一点我还是有谱的,疯傻的可能性不大,死是完全不可能。那就是一条普普通通的蛇,又没得道行,在人体内呆不了几天。可结果似乎比我预料的要严重很多,几天过后,传来谢富华转校的消息,他不是转到本市别的学校,而是直接和他们家人一起去了南方。
  这时候我把事情捋了捋,才发现自己漏算了一件事,那条蛇的确很普通,可被我那样活活冻成冰坨子后,就不普通了,动物和人一样,也是有怨气的……
  原来我预计,也就最多折腾三天,现在看来,没个把月出不来,这下够那小子受的。
  听到这个消息的当天,放学后,我心情复杂骑行在回家的路上,脑海里一直在琢磨这事。这时候我倒是没多少内疚了,一路都在想着关于巫术的事,真用过一次后才发现,这东西远比我想的深奥,威力也要大很多。
  我施加在谢富华身上的巫术,说起来不过就是个小把戏,搁在上古,应该就是初入门的“见习巫觋”倒腾的恶作剧,可就是这么个不起眼的小巫术,竟然就造成了这么严重的后果。

  自此以后,我对巫术多了一份敬畏之心。
  胡思乱想中,我骑着车子进了单位大院,发现方小梅正站在大院门口,看见我来了后,招手示意我过去。
  我以为她是要质问我关于谢富华的事,心里有些气,也不下车,就这么两脚踩地瓮声瓮气问:“说吧,找我什么事?”
  出乎预料,方小梅并没有如我想象般咄咄逼人追问,反而低着头,嗫嚅着欲言又止。我觉得挺尴尬,可又得拿出姿态,也不问,就这么仰着头看天。

  僵持了一会儿后,方小梅终于先开口说话,细如蚊讷,“我……我爸爸辞职了,全家都要搬去南方,等期末考完了后,就得走了……”
  这话听得我一愣,方小梅爸爸可是造船厂的实权人物,端的是金饭碗,怎么会突然要辞职?要知道,那可是个“吃拿卡要”的年代,贪污受贿都是摆在明面上的,他爸爸这个科长的各色收入……我也不知道,反正据说是个惊人的数字。
  不说科长,就是我爸爸小小一采购员,各种灰色收入都不少,足够我们家过得滋滋润润的。而且方小梅刚才说的明明白白,他爸爸不是停薪留职,而是直接辞职了,这代表他连将来的退休金和待遇都不要了,这事情透着一股不合理。
  面对我的质疑,方小梅低着头不停摇,也不知她是什么意思,临了丢下一句“你保重”,转过身逃也似的跑了,把我给闹了个莫名其妙。

  过了没几天,我就明白了方小梅爸爸为什么要这么做,同时也体现出了人家那才是大鱼,有本事,而我爸爸,不过是大浪里的小虾米。
  那是我期末考的最后一天,整个考试过程还算顺利,既没有惊喜也没有意外,我估计还是班上倒数几名。我爸爸早就对我不抱太大希望了,但凡考试后,他只问一句话:“是不是倒数第一?”
  不是的话,那就毫无问题,他继续喝自己的酒,打自己的麻将,对我不闻不问。在他心目中,只要不是倒数第一,那就没什么好丢人的,下面不是还有嘛。
  不得不说,我还是挺喜欢老爹这个性格,尽管不太靠谱,可我完全没有压力,活得自在。
  这一天,考完早早回到了家中,推开门爹妈都在,我打了个招呼,直接钻进了卫生间。我想先一个人琢磨下,待会儿该怎么回应爹妈的提问,我得掌握好这个度。
  可现实却是,我今天以及以后,都不需要再面对爸妈这方面的质问了。
  我在卫生间里蹲了半天,这才想起来事情有些不对劲,我刚打招呼的时候,爸妈都没搭理我,这态度似乎有些不寻常。
  我把卫生间的门打开一线,向外偷偷看,发现爸妈依然维持着刚才的姿势,一动不动坐在客厅里。
  我们家是单位的筒子楼,两室一厅,进门的客厅正对着卫生间。从我的角度看过去,爸爸坐在沙发上,低着头抽烟,面前的烟灰缸里已经塞满了烟蒂,呈现菊花状。
  爸爸是个讲究的人,平时总穿的人五人六,发型一丝不乱,可现在的他用蓬头垢面都不足以形容,整个人显得萎靡不振。
  妈妈侧身坐在爸爸旁边,神情凝重,俩人全都不说话,屋子里乌烟瘴气也不开窗。

  我那时候已经懂些事了,看见爹妈这架势,心里“咯噔”一声,出事了!
  原来,造船厂要搞什么股份制改制,首先要清除冗员,而我的爸爸,就在这其中。在这一天,我听到了一个新的名词——下岗。
  厂方给被下岗职工两条路,要么拿一份股份,要么就给两万块钱彻底买断工龄,总之从此后你就别再来造船厂上班了。然而,我爸爸哪一条路都走不了,他被人举报了有贪污受贿行为,即将接受审查。
  这一天,我家陷入一片愁云惨雾中。
  那时候对这方面管的还不严,私人财产受保护这一条都还没有被正式写入法律条文,我爸爸并没有侵占公款,所以不是什么大罪。说白了,改制合作方就是用这个来要挟我爸爸,让他“净身出户”。
  他们的目的达到了,后来我爸爸就这么干干净净被从造船厂赶了出来,一毛钱没捞着,从此变成了无业游民。家里的顶梁柱塌了,一家三口的重担压在了妈妈身上,原本宽裕的生活转眼变得清苦。
  在家里闷了一段时间后,爸爸开始整日整夜不着家,说是在外面和朋友倒腾做生意,就是基本不见有钱回来。妈妈倒是没抱怨什么,依旧勤勤恳恳持家,从不让我冻着饿着。
  而我仿佛一夜之间长大了,学习努力了很多,也基本不再胡闹了,成绩开始逐步提升。
  我家这样的并不是孤立事件,在那一拨下岗大潮中,许多下岗家庭都有过类似经历,有些夫妻双双下岗的,比我家的境遇还要艰难。
  这件事情的影响,直到我初中毕业的时候才渐渐平息了下来,经过两年的卧薪尝胆,我出人意外的考出了个好成绩,被市第九中学录取。九中在本市高中里算是第二梯队的排头兵,仅次于一中和附中,能被录取,家里人一致认为,我出息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