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巫老司机》
第11节

作者: 龙鸽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只是祝由术只能由巫来施展,不具有广泛性,渐渐被可以用验方治病的医生代替。外公虽然也是用中药材给人治病,用的却是巫术,没有验方可言,一旦失去了能力,就无法再配药了。
  不过这事我并没有太往心里去,没了巫术似乎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至少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没感觉到这东西有什么大用。
  可不管暂时有没有用,我还是得学,自从开了眼后,我仿佛发现了新大陆,无数从前难以想象的事物摆在了眼前,我仿佛干燥的海绵,拼命吸收着巫术的水分,以至于连暑假作业都扔在了一边。到报名前一天的时候,为了赶作业,外公外婆加上我,三个人整整忙活了一天,才算把作业赶完。
  说到这可苦了他们两位老人家,为了模仿我的笔迹,他俩都是用左手写的……
  暑假过去,再一次回到校园,我仍然把大部分心思都放在了秘密学习巫术上。好在那时候的学业很轻松,随随便便就能完成,我的功课并没有因此被落下。

  以后的日子里我才发现,这所谓的开眼并不是真的多了一只眼,而是展开了某个视界,眉心部位从外表看并没有异常。另外开眼必须要闭上正常的眼睛,也就是说,两个视界绝对没法共存。
  这股狂热劲维持了整整一年,到我满十岁的时候,终于逐渐消退,而这时候按照约定,我该回自己的家了。
  那一天,我爹妈首次以父母亲的身份出现在我面前,与外公家的寒酸不同,我爸爸骑着一辆锃亮的摩托车,油箱盖上俩大字——雅西,一看就是高档货。
  小伙伴们羡慕的注视着我,说实话这感觉不错,大大满足了我幼小的虚荣心,可爬上后座,回头看着日渐苍老的外公外婆,我的心里满是不舍,当时就哭了出来。
  打我记事起,我就是和外公外婆住在一起的,感情深厚自不待言。而相较于二老,父母亲却给我陌生感,并没有多少亲近,我只知道他们是我的亲生父母,仅此而已。

  二老挥手送别,摩托车绝尘而去,载着我离开了这个乡下的小村庄,也离开了我的童年。
  我父亲那时是造船厂采购员,没什么实权,油水却不小,母亲在纺织厂工作,两人收入都还不错,在当时绝对算是“小康”家庭。回到城市后,我跟着住进了造船厂单位大院,转到了船厂职工子弟小学继续读书。
  城市不像乡下,没多少地方让你折腾巫术,这事情又不能让别人知道(包括我父母),再加上我兴趣逐渐变淡,也就慢慢放了下来。不过我已经开过了眼,这一点基本不会退化,就好像骑单车一样,学会了就是一辈子。
  初到城市,我对一切都不太习惯,在新学校里也显得有些孤僻,只有一个叫郭大江的同班同学和我关系不错,经常一起玩。他父亲是回城知青,母亲是个农民,他自小也在农村长大,我俩基本上算是同一类人,能玩到一块。
  郭大江的名字不是白叫的,尽管他和我同岁,却比我高了半个头,膀大腰圆,无论外貌还是性子都虎里虎气的。他在学校里横行霸道没人敢惹,连带着我也成了成了老师眼中的坏学生,不过我压根就无所谓,我那个不靠谱的老爹除了成绩单什么都不在意,而我每次还都考得不错。
  这么说吧,在我还没听说过“早恋”这个词的时候,我老爹就已经怂恿我去追求对面楼里的方小梅,而那一年我才五年级……
  在这样不靠谱老爹和郭大江的陪伴下,我顺顺利利完成了小升初,走了个后门,进入了全市最好市二十七中,开始了我的初中生涯。
  我的成绩在子弟小学算拔尖,可距离上二十七中的标准还差了那么一点,好在我有个路子野的老爹,花了些钱上下打点后,又交了不菲的择校费,把我给弄进去了。
  郭大江的成绩那是一言难尽,我俩只好分开了,不过,在二十七中分班第一天,我竟然遇到了一个熟人,我老爹向我强烈推荐的……方小梅。她不但也来到二十七中上学,还跟我是同班,不同之处在于她是凭成绩实打实被录取的。

  在子弟小学的时候,我属于异类,成绩不错,却没什么人缘。可方小梅不同,她不但品学兼优,而且人也长得漂亮,脾气还特好,走到哪里都讨喜。
  最最关键的是,她爸爸是造船厂供销科的科长,我估计老爹就是基于这一点,才鼓励我和她多亲近,没有底线的那种……
  说实话我这人打小脾气就挺拧的,方小梅的确好,没毛病,可看着她见谁都笑的做派,我就是没兴趣和她交朋友,小学同学三年,和她说过的话屈指可数。只是进入初中后,这种状况变了,整个年级就我俩算是熟人,自然也就走的近了些。
  14岁,搁别人身上叫情窦初开的青葱岁月,搁我身上那就是**年华,我除了上学外,剩下的只知道玩闹闯祸,偶尔温习下巫术,也仅仅限于理论,基本就没有实践过。和方小梅的关系在我看来,那就是纯友谊,至于她怎么看,我就不知道了。
  生活不可能总是线性发展,在我初中第一个学期就要期末考试的时候,平地起波澜。

  那一天早上,我蹬上自行车出门,照例停在了大院门口等着。由于这个大院里就我和方小梅俩人上二十七中,在两家大人的要求以及我俩的默认下,每天上学放学都是一起的。
  过了没一会儿,穿着白色羽绒服的方小梅走了过来,对着我甜甜一笑“小米早”,自自然然坐上了自行车后座,这是我俩半个学期以来的套路。说实话,带着这么个美女上学,我尽管懵懂未开,心里还是美滋滋的,浑身是劲。
  出了大院前面是一条小巷,拐过去就是大马路,我脚下生风踩得飞快,到了巷子口向右猛撇龙头,准备上大道,就在这时候,出状况了。
  毫无预兆,巷子口闪出两人挡在我前面,我连忙把刹车捏到底,一路大喊大叫,总算在将要撞到的时候停了下来。
  不等我开口质问,那俩人一左一右抓住我胳膊,在方小梅的惊叫声中,把我拽下来按在了地上。
  当时我处在懵逼中,还没反应过来,眼前金星一闪,我被打了一拳。接下来不等我开口,又是一拳打在我面门上,这一拳更重,我只觉鼻腔一热,鼻血流了出来。
  我捂着鼻子坐地上往后蹭了一段,瞪着打我的俩人,还是没弄清楚状况。这俩人都是二十出头的小青年,留着在当时还很少见的爆炸头,一看就是小混混。
  我疑惑啊,这俩人显然是找我麻烦的,可我根本就不认识他们。

  “看什么看?再看打死你!”其中一人指着我喝骂,做了个反手欲抽的动作,我下意识缩了下脖子。
  另一个小青年拉了同伴一把,龇牙咧嘴阴森森对我说:“你小子把我撞出内伤了知道不?明天早上带100块钱来,要不然,见你一次打一次!”
  俩人对着我不断威胁恐吓,临了一脚把我的自行车踹飞,骂骂咧咧扬长而去。方小梅被吓得在一旁瑟瑟发抖,根本不敢动,直到那俩人走远了才回过神,跑到了我身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