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巫老司机》
第10节

作者: 龙鸽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些真正的难题不仅仅是内容多,并且组合也非常复杂,稍微移动一点位置或者改变顺序,特性就会完全改变,应对的方法也跟着会完全不同。这么说吧,只是这一个暑假下来,我那原本在本年级倒数的数学成绩直线上升,鹤立鸡群。
  事先我是万万没想到巫术竟然是这么玩的,这时候想后悔,已经晚了。
  接下来的假期中,我基本上就是在白天做题晚上开眼中度过的,苦不堪言,做题还好,外公也不纠结我能不能做对,错了就耐心讲解,真要命的还是开眼。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还有这只眼,毫无头绪,更何况蚊叮虫咬的,怎么静得下来?
  毫无进展中,日子一天天过去,转眼假期只剩下了一半。这时候我发现,原本还算健硕的外公仿佛生了什么慢性病病,日渐苍老,只是个把月,他老人家仿佛就老了至少十岁,原本挺直的腰板佝偻了下来。
  外婆也变得越来越沉默,经常可以看见她在暗处叹气,只是任由我追问,什么也不肯说。好在这一个月过去后,外公的状态似乎稳定了下来,没有进一步衰老,情绪也逐渐恢复了乐观,我也就把这件事淡忘了。

  一切似乎又恢复到了从前的状态,至少表面上是这样,直到八月上旬的一天。
  这一天晚上吃过晚饭,我照例来到后院,在那张凳子上坐下,开始了例行的开眼。
  经过这一段时间后,我是一点进展没有,不过小孩的急躁性子倒是彻底压了下去,说沉静就沉静了下来。能做到这一点,还因为外婆心疼我,在我脚边点了一盘蚊香……
  没了那些烦人的蚊虫骚扰,这一晚我进入状态很顺利,闭上眼睛几秒钟后,感官就变得极其敏锐。我能听见有几只蚊子在不远处翻飞,可忌惮蚊香的味道,不敢靠近。

  都说瞎子耳朵特别灵,我现在深有体会,可问题是,我要开的是“眼”,不是开耳。
  按照惯例,不管有没有效果,我的开眼要持续的12点才能回屋睡觉。我例行公事的把注意力集中在眉心伤疤上,无聊的感受着一片黑暗,盼着时间快一点到。
  说实话,这时的我对能开眼已经不抱什么幻想了,只想赶紧到点交差。
  漫长的等待中,我突然察觉到有一丝异常,以往的时候眉心也会有感觉,可今晚特别明显,酸胀感强烈了好几倍。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我的开眼有进展了?
  胡思乱想中,我的注意力愈发的集中在眉心里,感应也随之越来越强烈,到最后,简直好像有人用手指戳在那里似得,整个脑仁都被顶得有些发晕。可我不敢睁开眼,生怕这许久以来好不容易出现的变化就此消失。
  这种感觉其实很难受,并且还在加强,我所有注意力都潮水般向着眉心那一点集中,似乎灵魂都在被向一点挤压。我的身体虽然比以前健壮了一些,可总的来说还是有点瘦弱,很快就觉得有些吃不消了。
  我的身躯在簌簌发抖,呼吸开始变得困难,脑子里“嗡嗡”作响,就在我觉得要坚持不住的时候,难以想象的一幕出现了。

  毫无先兆,我注意力高度集中的眉心部位,竟然竖着裂开了一条缝隙,有光从缝隙里透射了进来!由于缝隙开的太窄,只能看见一线竖立的红芒,仿佛紧闭的大门被微微打开了一条缝。
  我被彻底惊到了,真的有眼睛!
  我就好像梦魇中的孩子看到了醒的希望,拼命想睁开这只也不知是不是真实存在的眼,由于过于用力,胸腔中憋出沉闷的“嗯嗯”声。
  就在我拼死力的时候,突然,面前似有若无传来人声,“巫觋。”
  听见这声音,我用上全身的力气狠狠一挣,那条线终于应声打开,眼前豁然开朗!

  呈现在眼前的,并不是熟悉的后院,而是一团模糊不清的红芒,正顶在了这只眼睛前,几乎遮挡住了所有视线。我的视线刚打开,那团红影立刻向回收缩变小,逐渐露出一团人形红影,似乎正在打量着我。
  这时候我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大喊一声“外公”,睁开了正常的双眼,眉心里的视界瞬间消失。这时候再看,自己坐在后院,眼前空荡荡,连个鬼影都没有。
  年幼的我疑惑了,这是怎么回事?从刚才看到的古怪画面来判断,那各种颜色构成的世界有些类似彩色X光片,明显不是正常的场景,难道刚才看见的是……
  想到这儿我打了个激灵,这才发现,自己浑身上下已经被汗湿透了。

  我这人性子倔,那种情况下一般的小孩可能早就吓跑了,可我却不甘心,非要看个明白,于是我喘了几口气后,又闭上了眼睛。
  这一次要顺利得多,我刚把注意力集中在眉心上,那里立刻就出现了一条竖立的光线,只不过不是红色。努力了一会儿后,我再一次睁开了第三只眼,可这次我失望了,并没看见那条人影,只能看见各色光晕。
  我试着看向两边,依然无所发现,直到我看向身后。
  又是毫无预兆,我身后赫然站着一条灰白色的人形光晕,一动不动,我被吓得尖叫一声扑到在地,第三只眼视线随即闭合。
  再次用正常的双眼看,我松了一口气,身后站着的是外公,正皱着眉头发呆。
  “外公,我好像开眼啦!”我献宝似的队外公说,外公一震醒过神,点了点头,招手示意我跟他回屋。
  看着有些神不守舍的外公,我很是好奇,按说开眼是大事,怎么外公会是这样的神情?还有,刚才站在我前面的红影又是不是他老人家?

  带着满腹疑问,我跟在外公身后走进了屋里,不等问什么,外公就摆了摆手示意我不要说话,坐在了椅子上沉思起来。
  “开眼了?”良久后,外公涩声问,我点了点头,外公也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接下来,外公根本就没给我问话的机会,解说起关于开眼的事情来。原来,我看到的那些颜色,其实就是万事万物的基本属性,也就是巫觋所谓的沟通神灵。
  这里面每一种颜色,每一种结构,都有自己独特的属性,只能靠日后摸索熟悉,然后是该用这些特性救人还是害人,就随便了。
  我正琢磨着,外公忽然问:“你开眼看我是什么样的?”

  我听得一愣,怎么外公还要问我这个,他自己不会开眼看吗?
  外公看见我目露疑惑,连忙摆了摆手说:“算了,你也累了,早点去休息吧。”
  说完,外公撑着膝盖起身,走进了自己房间,看着外公老态龙钟的背影,我的心里闪过不好的念头,难道外公自己已经看不见了?
  往后的日子里,似乎证实了我的想法,外公再也没有去给别人家驱邪,连小病小灾也不给人家瞧了。要知道,外公以前在这一带可是出了名的神医,给人家治好过许多大医院都束手无策的疑难杂症。
  这道理在许久后我才想明白,外公肯定是失去巫术,已经配不出药了。
  巫在上古还有个敬称——巫祝,其中的“巫”代表作法沟通神灵,“祝”则是指的用沟通神灵的方法给人治病,所以最早诞生的医术,其实就是从巫术里演化而来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