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巫老司机》
第7节

作者: 龙鸽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些事情我哪儿能知道,只好在一边陪着。
  看着水面,脑海里又出现了今天下午小扁头的样貌,我心里就根坠了铅似得难受。也不知过去了多久,外公摸了摸我脑门,叹了口气,“先回家去再说吧。”
  说完,外公把我喊起来,牵着我的手走上了回家的路。
  第二天天不亮,外公就出门去了,我这一夜压根儿就没睡着,他老人家走的时候,我还在迷糊着。
  又过了一会儿,生产队大喇叭开始广播,让每家最少出一斤米,越多越好,去晒谷场集合。
  那年月大喇叭就代表着上面的指示,大伙儿虽然不解,不过还是各自挎着淘米箩向晒谷场集合,我也赶紧下床跟了过去。
  到了晒谷场,那里已经站满了人,全村男女老少几乎都在,把我外公围在当中,队长和他儿子亲自上阵,挑着两担箩筐接米。

  大伙儿带来的米汇集到一处,差不多正好两担,外公一挥手,“全都跟我去后塘。”
  人群乌泱泱杀奔后塘,现在是大晴白天,大家伙儿也不怎么害怕。
  到了后塘后,外公开始分配任务,几个水性好的大小伙子把米搬上渔船,划到角落待命,其他人围着后塘站成了一圈,没隔一段分派一张渔网。
  交代一番后,外公跑到我身边一挥手,大喝一声,“开始!”

  那几艘小渔船立刻散开,对鱼塘展开地毯式扫描,他们每条船上四人,除了撑船的外,由两人负责往水里撒米,剩下船头那人手里拿着一根棒槌,不停敲打船帮子,大声怪叫呼喊。
  水面上顿时闹成一团,岸上的人面面相觑,噤若寒蝉,这样就能赶出来水鬼?
  “五谷是太阳精华凝聚,阳气最盛。”外公在我身旁小声说,眼睛死死盯着水面,我当时也听不太懂,就觉着这些话可能会很有用,侧耳细听记在了心里。
  外公接着说:“昨晚我想了一夜,这东西估计不是一般野兽,应该和阴气有关,肯定怕阳气。”
  说话间,水里的四艘渔船扫过了一条边,开始沿着池塘边并排向前推进,船上的人紧盯着水下,抓着米向水里撒。
  都是庄稼人,无论播种还是施肥都靠手撒,他们的动作轻巧熟练,米撒的非常均匀,沉入水底后,疏密有致铺了一层。大家伙儿粮食都不多,事出无奈出此下策,不敢糟蹋。

  一路轰一路闹,四条小船眼看就要转过来一圈的时候,果然有所发现!只听其中一条船上拿着棒槌的人冷不丁吼了一嗓子,“在这儿!”
  这一声喊,全场哗然,真的大白天见水鬼了?!
  “哗啦”一声响,那个角落里泛起一团水花,有什么东西贴着水面一蹿而过。
  “游到塘心里啦!”四条船上人同时大喊,他们全都看见了。
  外公立刻出言阻止他们追上去,大喊:“先不用管,按事先的安排来。”
  四条船立刻稳住,继续按部就班并排围着池塘向内划,米被一把把撒了下去。
  池塘里暂时又恢复了原来的状态,小船上的人在闹,水里再无动静,可岸上的人却全都心跳如鼓,面色紧张。水鬼人人都听说过,可在场还真没人见过,简直是奇闻。
  外圈大,内圈小,四条船绕圈的速度越来越快,逐渐逼近池塘中心,米筐里的米也将要见底。这时候从岸上看,原本黝黑的池塘底变得斑斑驳驳,水里游鱼背衬着点点米白色,清晰可见。
  大约还剩最后两圈的时候,没有撒到的部位只剩下了几丈方圆,大家伙儿的紧张情绪也达到了顶点。
  果不其然,毫无预兆,顶着池塘中心突然泛起了一团水花,似是有什么东西在囚笼中剧烈挣扎。看见这一幕,外公松了一口气,这东西怕米,自己事先的预估没错!

  “全倒过去!”外公大喝一声,“岸上的人准备!”
  划船那帮小伙子早就紧张的两腿筛糠,听见外公的大吼,打了个激灵,同时搬起米筐,把剩下的米全都对着水花鼓起来的方位倒了过去。
  刹那间,仿佛冷豆腐扔进了热油锅,池塘中心顿时就炸了,水花激射,伴随着刺耳的“吱吱”尖叫声。
  这声音不好形容,还真有些像猴子尖叫,只不过比我在动物园听见的猴子声要疯狂百倍,当时我吓得腿一软,差点瘫在了地上。
  再看池塘中心,水花炸开后,尖叫声不绝,一道黑影在水下猛蹿,差点撞翻了一条船。划船的汉子站稳,抡起手里的竹竿返身对水面狠狠一抽,尖声大叫:“往那里跑啦!”
  “啪”一声,长长的竹竿抽在水面上,劈开表层抽不下去。

  岸上的人瞪大眼睛看,撒了一层米的水底根本就藏不了东西,可以清晰看见,一团黑影在水下向岸边游过来,速度比黑鱼还快!
  只用了几秒钟,黑影蹿到岸边,外公刚喊出“撒网”,它就已经上了岸。
  根本看不清这玩意长什么样,只能看见浑身黑毛湿漉漉的,大概一米来长,上岸后跑得比兔子都快,一路疯狂尖叫。
  首当其冲是个妇女,还没反应过来,那玩意“呼”的一声从她脚边冲过去,把她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当场就尿了裤子。
  外公急得跳脚,出动这么多人,搞出这么大场面,好浪费了这么多宝贵的粮食,要是让这玩意儿跑了,那可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情急之下,他也顾不得老胳膊老腿,从旁边人手里抢过一张渔网,大吼大叫追了过去。
  追也没用,这东西速度太快,都看不清样子,眨眼间就被它硬生生穿透了包围圈,所有人都急眼了,大声怒骂向这边靠拢,做着无望的努力。
  人就是这样,离着远没心理压力还好,真的面对面,有几个人能不怕?
  还真有人不怕。

  就在这东西刚穿透包围圈的时候,前面堵过来一人,刘老汉。他手里提着一张撒网,咬牙切齿看着撞过来的黑影,毫不退缩。
  “***!”黑影到了面前,刘老汉根本来不及撒网,大骂一声直接向前扑。
  那东西估计也是慌不择路了,竟然忘了躲闪,被抱着渔网的刘老汉扑了个正着。
  刘老汉瘦小枯干,个子连一米六都不到,顶多九十斤,被狠狠一撞,顿时飞了出去,在田垄上翻滚出老远。不过他的努力没白费,尽管撒网没撑开,可那东西冲的太急,一头钻了进去,顿时摔成了一团。
  被绊住的水鬼立刻开始拼命挣扎,嘶声尖叫,挠的尘土飞扬,声威骇人。好在它再也跑不起来,只能在原地发疯,再难寸进。
  追赶的人围过来一看这架势,好家伙,这比拖拉机头甩断皮带还吓人,谁敢靠近?好在又过来了几张网,他们远远围着,一张接着一张往上盖,眨眼间就盖了四、五层。
  这下那水鬼被裹了个严严实实,再也挣不脱,可仍在激烈挣扎,叫声越发的尖利。

  眼看着动静小了些,有些胆子大的人冲上,抡起锄头瓦锹就打,虽然大部分落空,偶尔拍到都“嘭嘭”作响,显然使了死力。可这东西生命力顽强的难以想象,任由敲打,依然拼命挣扎。
  男人们在那里抡着农具拼命打,乱糟糟的渔网里水鬼在挣扎,我们小孩子和女人远远看着不敢靠近,心惊肉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